大女人小女人/鄧惠文:女人的力量,可以是無窮的

大女人小女人/鄧惠文:女人的力量,可以是無窮的
圖片來源/林后駿
放大字級

「妳曾經割裂了什麼、痛恨什麼,當這些東西全都放在一起,與身心靈結合後,妳會發現,女人的力量是無窮的。」鄧惠文如此說道。

《康健雜誌》大人社團今年第二場主題活動「大女人小女人」知性對談講座,兩性作家、精神科醫師鄧惠文,剖析女性不斷自我認知與接納的成長歷程。

原來男女有別

「4歲時,父母離異,從小我是外婆帶大的,因為家中沒有男人,讓我從小不太知道男孩與女孩的差別。」鄧惠文說,在單親家庭的環境,很少有機會接觸到男性。小時候與隔壁鄰居的兒子玩遊戲,稍有粗魯舉動就被阻止,被教導女生要有女生的樣子,也讓她深刻體會到男女差別。

印象最深刻的,是小學時遇到的一名陌生男子。他問鄧惠文哪裡有按摩店,接著手就往她肚臍以下的部位摸,當時學校還沒教性別教育,鄧惠文只是覺得很奇怪,情急之下,她大聲喊叫隔壁男玩伴的名字,嚇得對方馬上拔腿狂奔。

為什麼最危急的時候會喊一位男性的名字?鄧惠文也說不上來,但是當她進入青春期,也因為沒有父親可依靠,她曾遭受某種程度的霸凌,她能做的就是努力念書,爭取師長認同。鄧惠文開玩笑說,「書讀很好的人,大部分心裡都有嚴重創傷。」

「小時候對於人的情緒,是很害怕的。」鄧惠文分享,母親是很強悍、要求非常高的人,常對她與妹妹說:「妳們不是男孩子,都沒有用,以後都要嫁人的。」為了瞭解自己的母親,她開始研究心理、星座等書籍。

拋開女性刻板印象

鄧惠文說,根據自己成長歷程的觀察,她並不認為自己的腦力思考與男性有差別;對於關係的感受,是與他們在不同的層次。

當面臨困境時,女性最擅長的,就是切割掉中間的連結。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當女性覺得自己的身體會被觀看、甚至性騷擾,或覺得別人只看外表而非表現時,便不自覺地把全身包緊緊,女性也就在這樣個過程中,離自己的本質、美感愈來愈遠。

鄧惠文坦言,連病患都有嚴重的性別歧視與刻板印象,曾有病患因未發現看診醫師是女性而顯露慌張、不安,甚至質疑女醫師的專業。起初以為是自己太年輕的緣故,後來發現,同樣年資的男性醫師卻不會有類似困擾。

與她同齡的女醫師則為讓自己看起來「成熟」一些,特意將頭髮燙捲,「當妳青春正盛,沒有髮禁限制,卻不得不把自己扮老,好強調自己的能力,我認為這是女性認同的最大分裂。」

當時醫院因為人力不足,醫師需要支援行政業務與兒童門診,鄧惠文其實對兒童毫無興趣,卻因為「妳是女性,總該比較有愛心吧?」讓她不能說不。許多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也因為「女性」而必須承擔。37歲那年,鄧惠文決定離開醫院。

「每個女性都有自己的歷程」,如何成就自己,成為完整的人,全都在這些關鍵裡。妳曾經割裂了什麼、分裂了什麼、痛恨什麼,當這些東西與身心靈結合在一起,便會發現,女人的力量是無窮的。這世界有太多事情不斷地把我們割裂,我們只能拚了命,讓自己不被分屍。

(特約審稿/李國芬)

 

延伸閱讀:

大女人小女人/郎祖筠:「智慧」「勇氣」雙全,女人才能活出自我

鄧惠文談愛情/第一講:怎樣的愛情才能開心又有自我
鄧惠文談愛情/第二講:愛情中理性和感性的拉扯
鄧惠文談愛情/第三講: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真愛嗎?
鄧惠文談愛情/第四講:分手後單身,是負傷還是痊癒?
鄧惠文談愛情/第五講:自我,是女人在婚姻最容易被忽略的角色
鄧惠文談愛情/第六講:承認不完美,才能真正解放自己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開始>>https://bit.ly/2p7NGzX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