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哲青x林麗芳│從日復一日的生活軌道抽身,開啟「朝聖」之旅

謝哲青x林麗芳│從日復一日的生活軌道抽身,開啟「朝聖」之旅
圖片來源/陳德信
放大字級

「所有的旅行都只是逃離,最大的冒險與挑戰,永遠都在日常生活裡。」-謝哲青。

熟年之後,什麼是人生的意義更重要了。《康健雜誌》大人社團今年第一個主題活動「大人的朝聖之旅」講座,邀請旅遊知識學者謝哲青與紀錄片導演林麗芳,分享朝聖之路的過程與感動。

一個人的喜馬拉雅之旅 

紀錄片導演林麗芳隻身到訪印度喜馬拉雅的藏傳佛教區域,主要為位於海拔3,700多公尺、人跡罕至的拉達克與海拔4,250公尺的斯必提(Spiti),前後120天,進行安尼(藏傳佛教女性出家人)紀錄片拍攝。

林麗芳形容斯必提為19世紀的古老西藏,一週有3天停電,搭一個半小時公車到鎮上充電是生活日常,因為沒有自來水,溪水仍是民生用水的主要來源。

經驗當地的人際互動,林麗芳對於「少是一種多」,有更深體會。一位婦人為感謝安尼協助,特地以巧克力相贈。巧克力並不名貴考究,但其中的誠意與感謝讓每個人品嘗得津津有味,「東西雖少,但背後的真心誠意卻是無價。」

林麗芳另外分享了「一朵小花」的故事。4月時,林麗芳常到附近村莊散步,某天下午遇到兩位安尼,一時興起,決定跟隨外出托缽的兩人同行。到了傍晚回程,安尼看到路邊冒出地面的一朵小花,驚喜地要林麗芳拍照,她當下不明所以,但還是意思性舉起相機按了快門。

拍完紀錄片回到台灣,整理照片時才恍然大悟:當地海拔四千多公尺,周遭都是沙漠地形,花是令人驚喜的珍貴存在。林麗芳說,當地人在與大自然的和平共處中,學會謙卑。

前往西班牙的朝聖之路

擁有千年歷史的西班牙聖雅各之路(El Camino de Santiago)為舉世聞名的朝聖路線,旅遊作家謝哲青去年以近1個月,完成步行500公里、單車300公里的聖雅各朝聖之旅。

謝哲青說,朝聖有很多選擇,宗教朝聖是選項之一、並非一定要出國,國內的「大甲媽遶境」就是一種有意義的鄉土朝聖,而所有朝聖只做一件事,就是「走路」,從踏出家門那一刻,全程300、500或1000公里的朝聖之旅已經展開。

朝聖之路第一天,謝哲青就遺失了信用卡,陷入彷彿「一貧如洗」的處境,但他立刻覺得這樣其實不錯,當習以為常的刷卡「保護」沒了,只能學習小心運用剩下的零錢,完成後續旅程。

途中謝哲青遇見一位89歲老先生。這位先生在六十多歲退休時首度朝聖,那次僅步行最後200公里,但覺得意猶未盡,74歲的二度朝聖從法國、西班牙邊界出發,全程約800公里;89歲是第三次朝聖,這次改以自家為起點,每日10公里慢慢向前推進,謝哲青遇到他時,老先生已走了800多公里。

老先生告訴謝哲青,「自己早該在年輕時就做這件事」,因為當時的自己很不開心。謝哲青說,的確有許多正面臨生命、工作、家庭迷惘的人,絡繹踏上朝聖之路。

朝聖過程中看清自己

「當我們全心全意投入某個關係,滿足別人時,別人卻永遠不滿足。」別人的不快樂,使得自己也快樂不起來,於是謝哲青決定出走。朝聖與一般旅行不同,不需要規劃與訂飯店,自己愛走多久,就走多久,它不能給你什麼,因為它將你一層層剝除,你將會看到赤裸的自己。

每年有250萬人走上聖雅各之路,平均每月超過二十萬人,過程中須忍受庇護所的公共空間、腳底起水泡、高溫,更重要的是,忍受孤獨。謝哲青說,當身體適應了勞累、風沙星辰,會開始試著與自己對話,除了發現自己「話不投機」,更開始思考自己為何不快樂。

許多人擔心在朝聖之旅遭遇困境,林麗芳說自己其實膽小,但是在面臨困境時,「我會接受事實」,因為明白自己不能持續受困,自然會想辦法改變。朝聖是一條辛苦的路,事前要做足功課,千萬不要太過浪漫。

「朝聖不一定要花大錢,預算頂多決定旅行的形式」,謝哲青說,只要有5天時間與足夠腳力,就算沒有錢,也能跟隨大甲媽,走完繞境全程。

語言隔閡是許多人共同的擔心,謝哲青認為,只要夠勇敢,這些都不是問題,最重要的是,「離開現有生活軌道,就是一種朝聖」。

(特約審稿/李國芬)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開始>>https://bit.ly/2p7NGzX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