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一個人

拋開複雜,每天只是和自己在一起

作者/黃惠如 日期/2017-08-29 文章出處/方舟文化

過去旅行時, 我都會寫日記。

但我在戈卡爾納連日記都沒寫, 每天只是和自己在一起。

被稱為當代最偉大的心靈導師之一、《當下的力量》作者托勒〈Eckher t Tolle〉 說, 美好的生活是與內在的寧靜連接。當你看著一棵樹、一朵花,你的覺知安住在它之上,允許大自然教你寧靜。

當你看著一棵樹, 感覺它的寧靜, 自己也變得寧靜。通過這棵樹, 你感覺到自己與萬物合一, 這就是愛, 這就是生命的美好。你就是這美景、這風光、這寬闊無邊的力量。自己並非渺小, 而是無邊廣闊。瑜伽意喻連結,教導我們連接無邊廣闊與內心寧靜。

橘紅的落日, 我注視著那光影漸漸變淡, 在沙灘靜坐, 享受那日漸升高的安定平和。任憑海浪一波波打來, 就像世間的人事更迭、因緣際會,都回到注定的安排,因為我已經安居在內心更深層的平靜快樂裡, 沒有憂慮。

夜幕急遽落下,在這熱帶的夜晚蟲鳴響起, 一抬頭, 繁星斗斗, 好久沒看到那麼多星星。喜悅、謙卑、寧靜,永遠不想離開。

 

【大人的眉批】

前《康健雜誌》總編輯黃惠如曾獲得國內外大大小小的獎項,並以數篇重要報導引領了輿論,甚至改變了政府政策。看似一帆風順之際,她提出辭呈,離開了待了18年的公司,心情如同離家出走般拉扯,也一夕間變成中高齡失業婦女。
她一個人到了印度瑜伽首都瑞詩凱詩,參加了瑜伽師資班,經歷了受傷、生病,每天四點早起背梵文,終於正式成為瑜伽老師;也參加了寶萊塢舞蹈課,學會了混亂與歡笑,不按牌理出牌更好;也一個人到南方聖地海灘靜坐,學會連結大自然和內心的寧靜,做了許多以前無法想像的事。回到台灣後,再度面對「旅行後」的生活。

一個人的生活,抽開所有的煩惱與念頭,只想回來好好地與自己相處。


(摘錄自方舟文化出版《走吧!有些遠路是必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