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關係

蘇紋雯、陶桂槐|同住、共食、共養的新家人關係

作者/宛家禾 日期/2017-06-04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圖片來源/蘇紋雯提供

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

這天中午,悄悄踏進台中的魚麗共同廚房,儘管下午已跟主人家約了採訪,我卻沒跟店員說明來歷,就像一般客人靜靜享受了一餐。這天的主餐是醉蝦搭配3道蔬菜,外加白飯、湯品。醉蝦酒味醇厚,蔬菜的風味特殊,問過店員,才知拌入了特製雞油。

這間附有書房的複合式餐飲店是兩位曾同住共居、一起養育孩子的女人的生活結晶。蘇紋雯擔任魚麗人文主題書店.魚麗共同廚房執行長,陶桂槐則是主廚。

「嘿?你來啦!」用餐結束之際,留著浪漫捲髮的蘇紋雯迎面打起招呼,蓄著俐落短髮的陶桂槐隨後出來寒暄。望著收銀檯前的彩虹旗,我稱讚她們是合作無間的伴侶,正以為稱讚得體,兩位中年女郎卻不約而同放聲大笑。

「你們不是couple嗎?」我詫異問道。她們連忙搖頭,深怕這樣一寫破壞日後行情,因為其中一位仍未婚。

從共居空間到共同廚房

講到同居共住,蘇紋雯表示,這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兩人大學時代便是學姐、學妹,畢業後成為室友,分別因為人生的際遇,選擇到台中租屋共居,找尋新的工作、生活嘗試。

在台北只能蝸居的兩人到台中後,竟能租下4房2廳、擁有大廚房、大花園的房子,不過她們感覺身體有負擔,無法持續外食,於是開始自己準備飯食。

蘇紋雯對飲食的重視或許源自於廚藝精湛的母親。蘇媽媽婚後為了餵飽一家5口開始學做菜,蘇家當時住在嘉義空軍眷村附近,耳濡目染之下,來自傳統台灣家庭的蘇媽媽除了本省菜餚,也學了不少外省手路菜。

易子而教容易成功,蘇媽媽的好手藝反而被陶桂槐傳承下來。「我在20幾歲時接觸過餐飲,有一些底子,所以在跟蘇媽媽學菜時,上手也算快,」陶桂槐解釋。

剛到台中時,蘇紋雯接下一間診所的企劃案,與陶桂槐一起在家工作,中午因此有時間下廚。蘇紋雯也提到,每當她們去到診所,發現裡面的夥伴中午常隨意買個便當果腹,「我覺得他們吃得很不好」,於是開始為他們準備飯食。

原本只是煮給兩人自己吃的午餐,變成外送服務,訂餐人數最多時,她們得在中午時段準備10人份便當。

「後來從照顧(診所同事)一餐變成照顧三餐,我想就大家都到我們家吃飯好了,」蘇紋雯說。兩人位於台中的寬敞空間成了日後共同廚房的雛型,儘管屋子本身只有蘇紋雯、她的孩子以及陶桂槐3人共同居住,不過終日有人輪值煮飯,大夥儼然形成共煮、共食的生活團體。

成長歷程遭遇母親早逝、父親再娶,自認生命中有許多事情沒被妥善處理、把自己比作「秘雕」的陶桂槐透過烹飪也逐漸得到改變。「一個人(若是)認真想要改變什麼,從飲食開始是最快的方法,」陶桂槐說。

從共養小孩到扶持未婚媽媽

不只共煮共食,蘇紋雯和陶桂槐也幫助未婚懷孕,或遭受暴力的婦女,形成類似「中途之家」的互助團體,提供安置、諮商,及其他心靈、實際層面的協助。

年輕時的蘇紋雯未婚懷孕,陪在一旁的是她超級好朋友陶桂槐。陶桂槐甚至陪她進了產房,後來也與她共同養育稚子。

因為這層緣故,蘇紋雯成為勵馨基金會的顧問,對未婚媽媽的處境有更深的涉入,也為她們提供個人化協助。

後來,蘇紋雯選擇與孩子的爸走入婚姻,兩人也繼續協助受暴婦女與未婚媽媽。不過因著魚麗共同廚房的緣故,兩人一天之中仍有大半時間緊密生活在一塊兒。

蘇紋雯看著坐在對面的陶桂槐說道:「我們之間算是非典型的家庭。而我認為,這個,」她用手指了指自己和陶桂槐,「也是我的核心家庭。」


陶桂槐│畢業於文化大學新聞系攝影組。曾任職於出版社,現為魚麗共同廚房主廚。
蘇紋雯│畢業於文化大學新聞系中文組。魚麗共同廚房.魚麗人文主題書店執行長,勵馨基金會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