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樂/美食

起士公爵王奕凱的減法蛋糕,癌症、糖尿病患者也能放心吃

作者/宛家禾 日期/2017-04-17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

王奕凱善用減法製作他的乳酪蛋糕,沒有奶油、鮮奶油、麵粉,口感更綿密。糖量更是減少到連糖尿病患也能放心吃。

「第一筆蛋糕出去時,那是同事買的,27個賣9千多塊,我那天超開心,可是晚上就覺得不對,」起士公爵執行長王奕凱坐在咖啡廳的小角落,回憶做成第一筆生意時的心情。

約莫10年前,王奕凱第一筆訂單的蛋糕,與一般烘焙業者沒有兩樣,都是依照坊間食譜製作,該放多少奶油、鮮奶油,一樣也不少。也跟許多創業者一樣,首批產品往往賣給親朋好友。唯一不同的是,晚上製作高油、高糖乳酪蛋糕的他,白天卻從事癌症防治宣導的工作。

頭髮梳得一絲不苟、白襯衫平整、線條分明,一手打造起士公爵的王奕凱沒有烘焙人的浪漫、甜蜜感,反倒多了些嚴肅和拘謹,這與他的醫院工作、嚴厲的家庭背景或許都有關係。

醫院工作背景 做食品必須更謹慎用心

當時的王奕凱捫心自問:「我要用什麼角度告訴他們(同事),這個蛋糕可以讓你吃得很安心?也許是我想太多,因為我做的蛋糕完全合法,用油量不管多少,在市面上都是合法的,至於用糖量的多寡,市面上頂多是要你標示而已。」

「如果顧客愛你、信任你,你所做的任何事情他都接受,那5年後、10年後,如果有一天他坐在診間,我們會是幫兇,」他說。

推力與拉力在王奕凱的心中交戰,不過很快地,拉力戰勝一切。「我那時沒考慮過企業責任,只是想到每天耳濡目染的醫院環境,真的是會有愧疚感,所以當天就下架。」

他認為,既然乳酪蛋糕裡已經有足夠的乳脂,用油量應可減少,甚至奶油、鮮奶油也可以不用添加,再者「重乳酪蛋糕用麵粉也怪怪的」。重新研發兩個月後,王奕凱無奶油、無鮮奶油、無麵粉的三無乳酪蛋糕才重新上架。

剛開始網購時,他親自在台南市送蛋糕,接收顧客第一手的意見回饋,發現有些吃了奶油、香精會肚子不舒服的人,卻願意回購他的蛋糕。「有顧客甚至塞紅包到我的口袋裡面,我必須誠實說我那時眼眶有點紅紅的,」他說。

用乳酪蛋糕 提供給母親抗癌營養

王奕凱的乳酪蛋糕也意外地修復了他與母親之間的關係,並造福患有糖尿病的外婆。

提到兒時,他說:「我們家裡自小就是斯巴達式的教育,每次調皮搗蛋挨一頓打後,媽媽才用藥抹我們的屁股、小腿那些藤條的痕跡,親子之間在感情的表達上含蓄而保守。」王奕凱與母親之間既關心又在乎,卻完全開不了口。

後來母親罹癌,消化黏膜因化療藥物受損,冰涼、全熟又好入口的乳酪蛋糕對食慾不振的媽媽起了營養補給的作用。

「癌症病人有50%其實是因營養不良而離開,因為他沒有體力進行治療,而沒有體力又是因為吃不下、沒有食慾,」王奕凱表示。

每當帶著新研發的口味前去探望,母親仍不免說:「你回來做什麼?你去忙你的。」

由於習慣使然,王奕凱同樣說不出溫暖的言語,「我總是拿蛋糕當藉口跟母親說上幾句話,就算被嫌也好。」

患有糖尿病的外婆則時常需要補充蛋白質,在醫生的建議下一直吃牛肉,「吃牛肉吃到有點煩,蛋糕會稍微派上用場、可以調劑,有時吃牛肉,有時吃這個,」他說。他的乳酪蛋糕糖量少,對外婆的血糖竟也未造成負擔。

每個蛋糕都是一份想被傳遞的心意

王奕凱的蛋糕不但修復了自己的親情,也成為他人的潤滑劑。

一天晚上,他在百貨公司的專櫃正要打烊,一名穿工作服、手上沾著機油的客人上前詢問:「小女生喜歡吃什麼?」原來這位父親因為女兒考得好,答應會買甜點給她,他想趕在女兒睡覺前買個蛋糕回去。

「其實每一個蛋糕代表的是一個家庭,或一個人在某個時間點的故事,可能他是要用來表白,或吵架想要道歉,」他指出。「在這些時刻,你會很清楚你所做的,並不是為了每天的出貨量。」

一個個的蛋糕,一段段的故事,王奕凱的蛋糕故事花上一千零一夜也講不完。

 

★大人的好物-4/17~5/7母親節限時優惠預購中★

1. 【起士公爵】6吋原味乳酪蛋糕+濾掛咖啡組

2. 【起士公爵】6吋原味乳酪蛋糕+國寶茶


王奕凱小檔案

具有公共衛生、醫院管理背景,曾任職於奇美醫院癌症防治中心,後創立起士公爵,設有多處專櫃與店面,製作的蛋糕為金馬獎、上海國際時裝周指定甜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