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樂/健康

如果我不能決定自己的死亡,是誰擁有我的生命權呢?

作者/陳儀芬 日期/2016-12-07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

嘉義高工退休教師賴台生發起的「安樂死合法」網路連署活動,獲得逾5000人響應,台灣即將邁入高齡化社會,這個問題勢必無可回避。

目前全球實行有條件安樂死的國家僅10個,加拿大是今年6月剛加入安樂死合法化俱樂部的國家,為了杜絕安樂死被濫用,加拿大嚴格規定尋求安樂死的病患,必須符合一些條件:

1.   因患上無法醫治重症,久經身心磨難,或嚴重殘障,且身體機能已無可挽回地衰退。

2.   必須18歲或以上,精神狀態健全,能夠就其健康問題做決定。精神病患者不適用於此法案。

3.   必須是合資格參與加拿大醫療保健系統的公民(以防止外國人大舉以旅遊方式到加拿大尋死)。

4.   必須以書面提出,並在兩名獨立人士見證下簽署。

5.   必須獲得兩名獨立醫生或合資格護士評估和同意。

6.   提出者要經過15天冷靜期才能執行安樂死,除非在特殊情況下可以把這段時期縮短,例如病患已瀕臨死亡邊緣。

儘管有倡議安樂死的人批評規定太嚴格,但能走到開綠燈這一步,卻也經過逾20年的漫漫長路,這其中醫生推動的力度遠不及病患自身的努力。

早在1992年一位漸凍症患者Sue Rodriquez上訴法院要求安樂死,遭加拿大最高法院以5:4票數拒絕,當時Rodriquez說了耐人省思的經典之語:「如果我不能決定自己的死亡,是誰擁有我的生命權呢?這究竟是誰的身體?」這激起全國對安樂死議題的討論與重視。

2011年也是漸凍人的Gloria Taylor再度告上法院,控告刑法中禁止安樂死違憲。每天都承載著巨大痛苦的她,連喝水都是折磨,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身體器官漸漸硬化,逐漸無法動彈。有堅定信仰的她說:「我不相信上帝會希望我這樣痛苦的活著。」這一次,加拿大法院有了不同觀感,省級法院先為安樂死按下“贊成”鍵,反安樂死的聯邦政府一路打到最高法院,最後2015年大法官以9票全數認同安樂死應該合法化,2016年6月國會正式通過安樂死法案。可惜Taylor沒等到這一天,2012年10月4日她因感染而死亡。

歷經3年安樂死案公開審訊,加拿大民眾聽到許多正反方的辯論,例如:反對安樂死的醫生Will Johnston引述荷蘭研究發現,評估與執行安樂死的兩位醫生常常是“夥伴”關係,立場不再客觀公正;在允許安樂死的美國奧勒岡州,一位癌症病患Barbara Wagner曾經控訴醫療體系在鼓勵她自殺,她曾收到奧勒岡衛生中心寄來的一封信件中明言:「我們不能再為你支付一種昂貴的抗癌新藥,但是我們會幫你支付安樂死的費用。」

不過支持安樂死的人權律師Joseph Arvay表示,法律禁止安樂死,只會讓更多人選擇”地下化”的死亡方式,反而無法好好控管。一位匿名稱作L.M.的男子,在加國法院作證時坦承曾經兩度協助父母自殺,他說,1996年父親想要安樂死,在母親同意下,他們找了一位醫生願意給父親注射大量嗎啡;2006年在他母親要求下,他又協助母親服藥自殺。也有其他家屬坦承曾協助父母、老伴準備安眠藥、氦氣袋,在互相知曉同意的默契下,靜靜地等待當事人自行結束生命…

安樂死是情感理性的拔河戰,加拿大倡議安樂死者為此奮戰了24個年頭。

根據加拿大衛生部的資料顯示,從6月安樂死合法化上路後,已有逾200名加國病患通過安樂死方式結束生命。

 

相關議題文章:

全球第一個合法安樂死的國家,一年後就反悔

揭開瑞士安樂死組織的神祕面紗

走在世界安樂死的最前方-荷蘭、比利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