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之後,才是無限可能的開始!

退休之後,才是無限可能的開始!
圖片來源/大人の社團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闖進年輕大男生的危險世界

(本文分成上下兩集,欲讀上集請見:退休後來當「徒步背包客」,可能嗎?

Pacific Beach 及 Mission Beach 的沙灘,延綿數公里,白白的細沙上,泛著暖和的陽光下,果然有無數俊男美女追逐玩耍,漫長的海岸,更是衝浪者勝地。按照 Google Map找到沙灘邊縁的背包客棧,走進去向正在櫃台低頭滑手機的暑期工讀生,喚叫的問:有空床位嗎?她頓時抬頭,錯愕地不知所措,哪裡來了一位落單的銀髪背包客,沒有上網訂位,還想要住床位?

她再次上下全身打量著我,看我如此堅決,不像是找錯地方,然後體貼地說:我們有一間男生大房,有五張上下舗的單人床位,可以住十個人,我替你找一個比較安靜的下舖床位。接著用平常對大學生背包客說話的速度解釋住宿規定。年輕人平常說話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只聽到床位一晚 39 美元(約1170元),含早晩餐,衝浪板免費借用。她邊解說邊走到櫃台旁的廚房說:我要準備晚餐了,不然那些大學生衝浪回來會叫餓。我問早晚餐吃什麼,她回頭說:晚餐是罐頭蕃茄醬義大利麵,早餐是一個水煑蛋及果醬花生醬吐司,又加上一句:如果夜裡有緊急事件找不到我,可以報警。

走進房間,五張上下床舖沿著牆壁ㄇ字型排開,兩個小窗,透進了夕陽金黃暖暖的光芒,從房頂吱吱作響的吊扇扇頁間,透射在一個一個床位上。每個床位都是衣物凌亂,房中央的地面上,皮箱、鞋子、內衣褲、毛巾、啤酒空罐、零食……散亂各處,看得我眼花撩亂,真是大開眼界,大學生背包客的日子,原來是這樣的。

放下背包在我指定的床位,床單被套潔白清淨,可以安睡。走到大廳準備用餐時,果然看到將近十位的大學生從海邊衝浪回來,正狼吞虎嚥地吃著罐頭蕃茄醬義大利麵。一天走了八小時的路,我也跟大夥一樣,吃了起來。

午夜前回到房間,大學生們都回來了,地上多了些烈酒酒瓶,他們果然會買酒回來喝,不知道會不會是假酒。有一位在洗澡,大家共用一間浴室,有幾位正換上光鮮衣服,準備外出。跟大夥打招呼,有四位是從蘇格蘭來的,今年大學剛畢業,兩位是美國大一學生,全都有點半醉,準備結伴上酒吧。只有一位蘇格蘭來的學生大熱天蒙著頭呼呼大睡,好像生病挺重的。

他們一走,全室安靜,我也疲倦地熟睡了。不知道是夜裡幾點,有一位喝醉了的學生先回來,對著似乎仍在床上發高燒的學生大吼大叫,將地上的衣物,死命地踢到他床上。我開始擔心被硬物或酒瓶砸傷,想起櫃台工讀生說如果遇到緊急事件,可以報警,正猶豫該如何處置,其他喝醉的大學生都回來了,將這位大發脾氣的學生拖出去,全室又恢復了平靜。

清晨了,真沒想到我能睡到自然醒。環顧四週,學生們睡的東倒西歪,有一位睡在地上、腳在床上;有一位睡在床上,腳在地下。幻覺中,真像是我的浪漫基因,遺傳下來給了這些不乖的兒孫們,覺得又氣又疼。

退休的大人還能做什麼?

第二天的行程是回到城裏,徒步聖地牙哥一日遊。從背包客棧回去,需要經過高架橋,不能徒步,而且景點路途遙遠,要坐公車。減去坐公車及休息時間,全天徒步約八小時,經過了著名景點:聖地牙哥動物園(San Diego Zoo),巴爾波亞公園(Balboa Park),瓦斯燈街區(Gaslamp Quarter),海港村(Seaport Village),還沿著聖地牙哥海灣(San Diego Bay) 走了數公里的海灣大道。徒步旅行,的確可以臨近地觀賞到所經過地方的細節,感受到人文及景觀的氛圍。

兩天背包客徒步完滿結束,想說明早清晨坐上火車,應該不會有出軌的風險。阿公做到了!為了慶功,最後的晚餐竟吃掉了大學生背包客兩天的預算,哈!

火車中途停站,在月台上休息,一位老太太指著她腫得像大象的小腿跟我說說:醫生警告她不應該久坐旅行,否則將很快失去雙腿。結果她卻推著扶手輪椅,用她還能挪動的大象腿,一個人坐上火車趴趴走!

六年多前,我還能爬上四千公尺高山、下二十公尺海底(有潛水執照),現在心血管堵塞了,不能上高山;看到水就畏寒,不敢下水。

我一向好酒、品酒,不管是發酵的啤酒,紅酒或是蒸溜的威士忌(用雜糧二蒸),白蘭地(是用葡萄五蒸,香水是用葡萄七蒸),餐前汽泡酒或飯後巧克力薄荷甜酒,美食必配對美酒,好友相聚,必豪飲鬧酒。

一年前,兩次豪飲後,肝臟突然罷工了,不能分解酒精,稍沾點酒,酒精就留在血液中到處流竄,身體非常不舒服。英文稱 Alcohol Intolerance 身體不能忍受酒精,肝臟裏的一種酵素 ALDH2 用完了,從此,滴酒不能沾。

這次出遊,有世界頂尖的海底生態潛水區,不能下去;有陽光普照蔚藍的海水、不敢下水(曾在海邊從此岸游到彼岸)。延綿 100 多公里的細白沙沙灘上,有無數比基尼性感美女,不能碰,只剩下一張嘴,可以問路,幸運地,還剩下了一雙能背背包徒步的鐵腿........。

歲月不饒人,這次背包客徒步之旅,全憑意志力比身體先到,才敢冒險挑戰自己。已經退休的大人,我們還能剩多少時間?何不跳出日常生活的舒適空間 大步地踏出去!因為退休之後,無限可能!

大人都在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