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嘉裕西服總座江育誠:退休前擬定1萬小時興趣計畫、花15年達成

前嘉裕西服總座江育誠:退休前擬定1萬小時興趣計畫、花15年達成
圖片來源/陳德信攝
放大字級

「我的新人生就要起飛了,過去的跟我都無關,那些不是我要的。」今年要滿67歲的嘉裕西服前總經理江育誠回憶起退休時這麼說,臉上閃過一絲帥氣和自信。江育誠回想5年前退休那一天,他先刪掉手機裡大半的通訊錄,僅保留少數幾位好友。接著他揹起畫架,和繪畫同好外出寫生。

「我很清楚,退休後不再有頭銜,我知道自己要扮演的角色是什麼。如果還有職場的牽絆,那些胡思亂想的雜念,讓我無法往前走。」江育誠說。

(談起退休前的規劃,江育誠神采飛揚。)

退休前擬定一萬小時興趣養成計畫,規劃下半生

江育誠50歲時,看到退休的同事頓時失去生活重心,讓他心生警惕,也開始思考,一旦離開職場、脫下職銜,生活該怎麼過?他決定重新拾起年少時對畫畫的熱愛。他拜師學畫,並發願以1萬個小時學成。

多數人看待興趣,是「有多餘的時間才去做」。江育誠卻當成「職涯」來規畫與經營。

「我一天擠出兩個小時,一年就700個小時,15年是1萬個小時,如果1萬個小時做不到大事,那就是我的資質差。」

江育誠從開始習畫、直到62歲退休,累積了將近1萬小時的繪畫經歷。他退休隔年就開班教素描,至今已經4年多。

(江育誠的素描作品,畫中女子同時也擔任他的雕塑模特兒。)

決定要學畫,就把球桿收起,推掉應酬

「剛上課時,我就跟畫畫老師說,我要當大師。」江育誠笑說,當時很多人應該嗤之以鼻。但不這麼設定目標,他就很難找到排除萬難的動力,退休計畫也等於是空口說白話。

「我決定學畫那一天,我就把高爾夫球杆收起來,至今已經15年。」江育誠說,為了成就繪畫路,他白天上完班,下班就去學畫,推掉許多應酬。即使海外出差,也要風塵僕僕地趕回來,一下飛機就拎著行李,直奔畫畫教室,不願缺席一堂課,一路走來始終如此。

「瓶頸一定會有,挫折一定會有,可是熱情從來沒被澆熄過。(畫畫)是與生俱來的興趣,你不會累,不覺得是負擔。」江育誠說。

江育誠自創了一套「油水理論」,一杯水上浮著一層油,油指的是專業技藝,底下的水位,是人的氣度與涵養。「你藝術表現的高度是水,水是什麼?水是你個人的人生涵養。」

「我一直在豐富我的人生涵養。所以以後墊高我成為大師絕對不是技巧,是我那水裡面的內容。」江育誠強調。

從習畫到古董鐘錶達人  體現大師精神

江育誠位於八里的畫室,是他退休後的秘密花園。一進門,是一眼看不盡的畫作和雕塑作品;散落其間的,是一個又一個排得密密麻麻的古董鐘錶和勳章。

(置身於滿室畫作和心愛藏品間,江育誠怡然自得。)

「我收藏的鐘錶有4百多個,未來目標是開個博物館。」江育誠隨手一指,每個鐘錶都是各自揹負著傳奇的奇異珍寶。說起它們的典故,江育誠的臉上也閃著像孩子般興奮的神情。可以想像,古董鐘錶博物館的計畫一旦成真,江育誠一定是最忙碌的導覽員;有他的解說,這些鐘錶的故事,才能在我們眼前活靈活現。

江育誠學機械出身,年輕時候就對古董鐘錶的機械工藝深深著迷。他詳讀各種鐘錶的專業書籍,從維修到裝裱組裝不假手他人。

甚至有人慕名前來,請他修理怎麼修也修不好的傳家鐘錶。許多已經進到垃圾桶的鐘錶,經過他的巧手,不但能正常運作、還改頭換面、變成全新的藝術鐘,一如他對大師精神的堅持。

(除了收藏鑑賞,江育誠對古董鐘錶的熱愛更促使他進一步鑽研,成了機械工藝大師。)

兩萬步漫遊市區計畫 傳遞退休新人生的福音 

江育誠從年輕時,就常爬郊山和騎單車來練體力。隨著年紀漸長,近年來勤於走路,也照例為自己設定了「兩萬步計畫」。不過,這次江育誠並未事先規劃明確而詳盡的達標步驟,而是每次隨機挑選一個行政區,每走滿兩萬步、或走累了,就改搭公車。完成一個行政區,就再挑戰下一個。

(在城市漫步中,江育誠執行他的「兩萬步計畫」,對人生的想法也隨時有新火花。)

江育誠的退休計劃執行至今,除了自我要求與堅持,妹妹罹癌驟逝,也讓他更加確定,退休的夢想,不能僅只於嚮往與空想,一定要即時付諸行動,才不會徒留遺憾。

江育誠說,興趣是一輩子的功課。有熱愛的興趣,隨時都能擁抱生命,直到人生最後一天,都能精彩可期。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