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的和解練習曲 不為別人,只為追求更舒心自在的人生下半場

大人的和解練習曲  不為別人,只為追求更舒心自在的人生下半場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每個人從小到大,或多或少,都曾經歷傷痛,這些傷痛,時間久了,傷口結痂了,傷其實還在,成了痂下的鬱結。《大人社團》希望透過這次第二季的主題「女人愛自己—大人的和解練習曲」,邀請每位大人回頭看看受過傷的自己,和自己和那個人和解,化開鬱結,撫平傷痛。

行至中年的小玲漸漸發現童年喪母的不安全感一直跟著她。而這份不安全感影響了她很多人生的決定和伴侶關係。機緣巧合下,小玲透過書上的引導,努力跟自己童年的傷痛和解。自此之後,她對人生很多選擇,更豁然開朗。

乍看《大人社團》這個第二季的主題「女人愛自己—大人的和解練習曲」或許覺得奇怪,「愛自己」和「和解」有什麼關係?行至中年,我們當然也可以繼續享受美食、出國玩、泡湯、與三五好友聚會的樂趣、透過這些實質的享受來「愛自己」。

但更深層地看,如果想要更舒心自在、用更自由的心境邁向人生下半場,我們勢必得跟過往的傷痛和解,不論是父母的偏心、師長的犀利言語,或是來自伴侶關係的傷害。這些長住你我心的「小怪獸」,只有我們自己能處理、面對。

中年的重要任務,整合過往,找出意義感

而這種回頭覺察、疼惜那個曾經受傷自己的過程,正是中年愛自己的重要一環。《活出你的原廠設定》一書的作者、諮商心理師蘇予昕就舉知名心理學家艾瑞克森(Eric H. Erickson)的發展理論強調,人從出生開始,可以分為8個階段,每個階段都有重要的階段任務,而中年的重要任務就是「整合」。

「我們到了50歲後,大概中年這個年紀,就走到了整合的階段,任務就是整合這輩子的美好經驗、當然也要整合這輩子所有的創傷經驗。然後要找到一個屬於你自己的意義感、屬於你的人生價值。」蘇予昕分析。

漱心坊心理治療所所長蔡明娟也強調,很多人生遭遇的問題,其實都與早期經驗有關。「我們會發現,有些問題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一定有更深層的議題。這個議題通常跟他的內在經驗、而且是早年經驗有關。這些一直在影響著這個人現在的處理跟判斷。」

《大人社團》的專欄作家鄭蒂就曾經為文強調,她母親早年對她期待很深,嚴格督促她學鋼琴。正值年輕叛逆的她,卻把鋼琴費拿去買新衣服、燙了頭髮,母女關係也變得緊張。後來她出國念書、留在美國成家立業。近年回台照顧母親後,跟母親走上了一段和解之路。今年初,母親過世了,她很慶幸自己在母親人生的最後一哩路上,與母親和解了,兩個人誰也不再有遺憾。而她,也可以帶著母親的愛,繼續她的人生下半場。

和解之路5部曲,了解再上路

和解之路並不容易。如果大人們想要展開屬於自己的和解之旅,該怎麼做?從什麼地方開始?蘇予昕分析,如果大人們想要開始和解之旅,不妨先了解以下5個和解之旅會經歷的狀態改變。如同研究好了地圖,也更能幫助自己走到目的地。

1. 察覺期:

蘇予昕解釋,和解的第一步,就是覺察自己心裡的傷痛。但要注意的是,這裡所謂的傷痛,並不是會造成「創傷症候群」的嚴重心理創傷,例如性侵、暴力等(這類的創傷,一定要求助專業的諮商和法律協助)。

「今天好像這個主題的創傷比較沒有到這麼嚴重,但他卻會影響我們所有的生活層面,無形中綁架了我們,甚至為我們的生命設下了很多『限制性的心理』,」蘇予昕解釋。

例如童年時期父母的偏心、經常的責罵,可能讓當事人產生一種「我不夠好、我不值得」的自我對話,長期下來就會影響這個人的感情觀,不斷地試探對方,最後就是不斷的分手、找新的伴侶。

「如果他沒有療傷,也許他不一定會覺察,但是他的生命中會一直重複類似的事件不自知,就很像倉鼠跑滾輪。」蘇予昕解釋。


(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2. 逃避期:

在認知到自己曾經的傷痛後,就開始進入了一段來回碰撞的時期,包括或多或少會經歷一段逃避期。當事人可能覺得現在過得也不差、事情那麼久了,有這麼嚴重嗎?「他會覺得說,已經過去那麼久了,誰沒受過傷?就會用一種平淡的用語,去試圖掩蓋這件事對它的影響性,」蘇予昕分析。但即使逃避,只要保持足夠的覺察力,最後當事人往往還是會發現問題仍然存在,過往的重複模式仍繼續影響著我們。

3. 内爆期:

在逃避期之後,緊接著就是一個情緒的爆炸期,會經歷一個情緒從底層湧現的「內爆階段」。「你的內心會有一些東西爆炸出來,也許是憤怒,你就會突然覺得為什麼你會被這樣對待?」這種不平、憤怒的感覺會由底層蔓延。

4. 低落期:

在經歷情緒激烈的攪動之後,會進入一段情緒低落期。「再來這個階段,就是會回到比較沮喪,比較悲傷,比較心疼自己的這一類的低落的情緒」。蘇予昕分析。但也因為開始比較冷靜的面對自己的情緒,當事人同時也會發現,物換星移,當年的傷痛是在自己心裡,旁人或許可以提供協助,但最終還是要靠自己去面對和解決。

在上述兩個時期,最重要的是保持覺察力看待自己的情緒;當情緒來了,不妨透過書寫或錄音,與自己的情緒對話。


(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5. 整合期:

經歷了上述的階段之後(第2到第4也可能會反覆發生),如果能一直抱持的清醒的覺察,去經驗情緒、跟自己對話,那麼最後就有可能達到最後的整合階段,發現傷痛對自己的意義。

比如說如果是一位藝術家,他可能會在經歷和解的旅程後,最後把創傷畫出來,然後帶給別人正面的影響,進而產生更大的意義。「所以你真的要到完整,你就可以把這些創傷的能量轉化成另外一種有建設性的能量。」蘇予昕強調。

《大人社團》在這次的「女人愛自己—大人的和解練習曲」專題中,介紹了多位女性大人與傷痛和解,愛自己的故事。也期待讀者們,能透過這些文章,獲得啟發,過出更舒心自在的人生下半場。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