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父親猝逝、母親失智 中年謝祖武:別跟自己賭氣、過得開心

經歷父親猝逝、母親失智  中年謝祖武:別跟自己賭氣、過得開心
圖片來源/陳德信攝
放大字級

什麼樣的中年男士,可以穿上粉紅格子西裝卻不違和?說也奇怪,穿在已經邁向52歲的藝人謝祖武身上,竟是彷彿量身打造般合拍,只是這層粉紅泡泡,是外人能看到的謝祖武最淺層表面。對他來說,把「演藝人員」這個角色該有的光鮮凍齡演好,是職業道德。但謝祖武坦言,做為人子、人夫、人父,他有與所有人一樣的經濟壓力和家庭責任;出道超過30年,曾經遭逢低潮、與家人兩地分離、父親猝逝、母親失智,人間該有的考驗與揪心,一樣也不少。多年淬鍊後他深刻體悟,「水要夠深,才能養魚。」

(有數十年功底和淬鍊,年過50的謝祖武才穿得好這套粉紅格子西裝。)

一開始訪問謝祖武,有點難以專心聽他講話。他的眼睛、說話停頓、手勢、語調輕重,一舉一動都「很有戲」,只是真的很難分辨:現在他說的是真話,還是開玩笑,實在看不透。

大約20年前,情境短劇《安室愛美惠》紅遍全台。謝祖武飾演正經又寵妻的謝安室,與陶晶瑩詮釋的無厘頭陶美惠,兩人爆笑演繹小夫妻,是許多5、6年級生的共同記憶。長壽劇《麻辣鮮師》和《台灣靈異事件》更是奠立他的知名度。

洋洋灑灑經歷再添一筆,今年在馬尼拉舉行的第24屆亞洲電視大獎,謝祖武以《初戀的情人》拿下最佳男主角獎,在領獎時他特別感謝爸爸,「我父親告訴我,『人生沒有訣竅,人生道路只能自己走。』」

新科亞洲視帝 台上帶給眾人歡笑,台下背負凡人傷痛

謝祖武出身軍公教家庭,爸爸是軍人,媽媽當老師,父母都篤信「棒下出孝子」,「我不是個成績好的小孩,常常在學校裡老師打一次,回到家媽媽再打,等爸爸回來再扁我一頓。」

(父母個性嚴謹、對孩子要求高,學生時代的謝祖武沒少挨打。)

「我爸爸說,你絕對不是天才,甚至不是人才,所以一定要加倍努力,」媽媽也告訴他,「人生只有兩個字,就是辛苦」,謝祖武坦言,連吃演員這行飯,都是媽媽幫他做的選擇,「媽媽看我功課這麼差,但是很會說話,也會背書,那去當演員好了,逼著我去上演員訓練班。」

(15歲的謝祖武。照片來源:謝祖武粉絲專頁)

該說是知子莫若母嗎?謝祖武儘管百般不願意,但完全不敢違逆媽媽,演員班結訓後,17歲時獲得演出機會正式出道,一晃眼35年就過去了。「我原本覺得要在人前哭、人前笑,好丟臉。但是等我領到第一份堪稱優渥的酬勞之後,我開始發現,花自己賺的錢,那種感覺真好啊。」

謝祖武從此開始把演藝工作當成生活重心,在台灣闖出一片天之後,2005年遠赴大陸上海發展,與家人兩地分離,不但錯過孩子童年,連爸爸心肌梗塞猝逝前的最後一面也無緣見到。遠在對岸的拍戲現場,接到來自台灣的報喪電話,他冷靜拍完一整天的戲,硬撐著破洞的身心回到飯店,才將滿腹不捨全哭出來。

「我相信爸爸不會怪我,但我會怪我自己,」謝祖武眼神飄向他方,太陽穴旁的青筋忽隱忽現,「爸爸對我的期許,就是希望我要能養活自己,我就衝著這個目標拚下去。」話雖如此,一個人在異地打拚的空虛以及想要靠近家人的深深依戀,讓謝祖武沒有太多的掙扎,打包返台。

(縱使在外地打拚,謝祖武回首掛念的,還是家人。)

照顧失智母近10年,「我不以我的務實為榮,但也不會引以為恥」 

「我跟所有人都一樣有經濟壓力,有房貸、一家大小要養、孩子的學費、照顧媽媽……」外界看他一檔戲接著一檔拍,節目、代言也不缺,應該活得愜意,但直到2年前他接拍《初戀的情人》連續劇,詮釋一名早發型失智症患者,並且以失智症照護者身分出席公益活動時,低調重隱私的謝祖武才對外透露,其實自己母親已經失智多年。

「我媽媽也是阿茲海默症患者,她已經不太記得我是誰,」謝祖武曾在受訪時談到,那時自己白天在片場扮演失智症患者,晚上回到家,「那天我媽堅持要熱一碗湯給我喝,結果電鍋裡打開來是一個空碗...。」即便在眾多鏡頭前,謝祖武依舊當場淚如雨下。

謝祖武為了扛起一家經濟重擔,對工作機會幾乎來者不拒。他曾遭逢連續6個月沒有收入的日子,一度眼看著再2個星期要繳房貸,存款也只剩2、3個月的用度,卻不知下個合適工作何時出現。這時,他選擇賣了座車。「我一個人沒有關係,可是不能讓一家大小跟著過不下去。」

(鐵盒裡放滿他存下的鈔票和零錢。謝祖武表情雖逗趣,卻也有人人都要背負的經濟壓力。照片來源:謝祖武粉絲專頁)

為此,他始終感謝所有的工作機會,不挑劇本,把每個邀約都當成挑戰,更從螢光幕跨足舞台劇,在全民大劇團《最後一封情書》劇中,飾演感情騙子。別人看他已經是演藝一哥,他卻依舊敬業在劇本上畫滿各色標記,認真揣摩。「我也怕步上失智媽媽的後塵,所以最好的防失智方法就是不斷工作。」這是他的生存之道,也是金牛座的他對自己設下的超高標準。

(謝祖武近來演出舞台劇《最後一封情書》,台下排練、台上演出,他都一樣敬業認真。照片來源:全民大劇團提供)

謝安室真人版:夫妻相處多份貼心 「在家才更容易生存」

談起現實經濟壓力,謝祖武看來自律又嚴肅,還好當話題轉向家庭生活時,暖男謝安室這才終於現身。

說起結縭近20年的妻子,謝祖武第一句話就是感謝。雖然聘有專人照顧,但失智媽媽的生活大小事幾乎都是妻子一肩扛起。為了讓謝祖武專心拍戲,好幾次妻子半夜從床上跳起,趕著把婆婆送急診,「她從來不對我多說細節,但我看得出來,她很累。」

「我是金牛座,太太獅子座,我們家每天都在上演非洲草原歷險記,」謝祖武戲謔笑著,「在家要記得,這是老婆的領域,我覺得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太太罷工,」他搖晃著食指特別強調,「我沒有謝安室那麼懦弱,但是太太基本上是不會錯的,錯的都是我自己,所以千萬不要惹太太。她做的事一定要稱讚,不滿意就鼻子摸摸自己去做。」謝祖武化身謝安室,把他的中年男子居家生存之道,琅琅放送。

(謝祖武笑稱,自己和太太在家相處就像「非洲草原歷險記」。照片來源:謝祖武粉絲專頁)

不老男神不是凍齡,「人都會老 但藝人把自己顧好是職業道德」

年過半百,謝祖武的身材未見中廣,臉上依舊緊實,膚質也能顯出好氣色。他說自己不會特別忌口,但習慣把複雜的事情簡單化,所以控制體重的重點只有「吃下多少,就動多少。」健身、爬樓梯、騎腳踏車都是他的運動選項。

除了維持外貌精神光采之外,這些年來,一直認真埋首工作養家的謝祖武,也終於開始看到自己內心的需要。

「我應該讓自己再放鬆一點,別老跟自己賭氣,盡量過得開心一點,」彷彿自我催眠中,他的臉上線條隨著說出的字句逐漸放鬆,「現在最愛看的書是《淘寶筆記》,這書是我兒子幫我選的,很像理財的天方夜譚……」

(兒子和少年時的謝祖武長相神似,兩人感情也特別好。照片來源:謝祖武粉絲專頁)

謝祖武眉飛色舞說著,不經意釋放了心裡的小男孩,大眼旁的髮際幾根參雜的白髮,像黑暗天際的小星星般顯眼。演戲在己,看戲隨人,男神不是不老,只是要讓人看到所有他扮演的角色,一定都很好。

 

全民大劇團《最後一封情書》 謝祖武精湛演技大爆發

北中南演出 兩廳院立即購票:https://is.gd/8KPBvN

※《大人社團》團友限定抽獎(本次活動已結束)

凡2/12(三)前訂閱大人社團《美好生活報》,就有機會抽中《最後一封情書》3/7(六)台中場票券一組2張,中獎名額共5組。

我們已於2月14日(五)寄出中獎通知至中獎人訂閱《美好生活報》之電子郵件信箱,請有訂閱大人社團《美好生活報》的朋友留意自己的電子郵件信箱。中獎者請於2/21前回覆領獎資訊,逾時取消中獎資格。感謝。

更多演出資訊可參考:全民大劇團 https://www.facebook.com/ALLUPE0PLE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