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專欄】50歲看命運 積習如流沙,決心才能走出低谷

【朱國珍專欄】50歲看命運 積習如流沙,決心才能走出低谷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2020是金鼠年,許多陰陽五行專家都說這一年是六十甲子的起始,全新展開輪迴,請大家充分把握春暖花開好時光,迎接新氣象。

於是我打開網頁,只要輸入「運勢」二字,立刻跑出成千上萬條資訊,從命理、風水到堪輿有一堆老師;星座、占卜到姓名學也有一堆專家,紛紛挹注廣告對新的一年給出趨吉避凶的建議。

我認真看了好幾回,覺得有點奇怪,我屬羊,天秤座,八字帶食神,綜觀許多大師們的建言,這命格在鼠年有大好也有大壞。

若是我按照這些大師們的預言,那麼我應該有機會在殘障奧林匹克運動會中摘冠。因為不同老師們紛紛做出差異極大的預言,從「血光之災」、「四肢損傷」到「飛上枝頭」、「萬夫莫敵」,這樣兩極化的邏輯難免讓我編出一套勵志人生的故事。

前半生老實奮鬥卻被騙陷低潮

我在三十歲以前視算命為無稽之談,我只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獲,以及西諺No pain no gain。

我的前半生都是這樣老老實實地奮鬥,直到轉學考台大差一分錄取、每次辛苦存了點積蓄身邊就會出現比我更可憐的人來借錢、好不容易喜歡上的男人結果都是騙子,有好長一段時間身陷低潮。

(原本「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偏偏人生諸事不順,最後轉向算命求助。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彼時還有松山療養院,我在那裡進進出出好幾年,最終也妥協從眾尋求另類治療:算命。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長輩介紹的活神仙。長輩好心告訴我:「如果命很不好,這裡可以補運!」

算命花冤枉錢,還被斷言命中無子

我懷著忐忑的心情來到樹林火車站旁的狹仄巷弄,還沒進門就聽到鐘鼓號角齊鳴,赤色布幔間隔著大師與凡人的距離,我什麼話都沒說,大師就告訴我:「妳命中註定無子,就算生出小孩五歲以前也會死。妳可以補運改變這一切,補運一次兩萬塊。」

聽到錢我就清醒了,那時候別說是兩萬,我的銀行戶頭恐怕連兩百塊都湊不出來,這就是為什麼我會憂鬱的主要原因。

後來是同學介紹,大老遠跑到三峽去收驚。師父說我被小鬼纏身,他要去陰間幫我討回公道,只要八千塊錢,保證打發小鬼回家。

最後一次又是長輩介紹的通靈人,這次連因緣宿主的名字都說出來了,叫做徐福仁。這位徐先生前世是我家長工,因為做錯事被趕出去,養不起老婆小孩導致自戕。

雖然前世我是大少爺仁至義盡幫他撫養遺孤,但是徐先生的怨念糾纏到今世。「只要幫他辦一桌超渡就可以。」通靈人說:「然後妳要以他的名字捐款,金額不限,最少捐五次。」

我經常捐助弱勢團體,這不是難事!至於辦桌超渡?通靈人說:「一桌一萬兩千元。妳可以去打聽,我這裡最便宜。」

(試過各種命理方法,到頭來卻發現花的都是冤枉錢。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年過50,體會命運乃積習所致

最近因為年關將近,過去捐助的社福機構紛紛捎來賀卡,我在信箱中又收到了「徐福仁」的信函,牽引出這段生命軌跡。

都活到五十多歲了,人生路上難免摔過幾回甚至陷入泥淖。我自己後來看待「命運」這件事其實是「積習」所致,積習像情緒流沙,一旦陷入便受糾纏。

那些年我花了許多冤枉錢和時間,還做出一些例如跳金爐以及吃下整根生青蔥的怪事情,卻依然深陷憂鬱。

最終領悟到,只有自己振作決心才能爬出流沙,即使今天只振作一分鐘也是振作,然後一小時,然後一天一天,然後憑藉這樣的意志力走出生命谷底。

(要改變命運,要先改變積習,也好好處理自己的情緒。照片來源:Shutterstock)

後來我不再相信運勢預言,努力做個認真面對生命的人。雖然偶爾還是會看看星座文章,發現專家們喜歡把天秤座稱為「秤子」。那麼我這個羊年九月出生的「秤子羊」,喜逢農曆春節,不能免俗地要說聲恭喜發財,新春誌慶!

對了,我兒子已經準備念大學,現在結伴出門,不熟悉的朋友都以為我們是情侶!這讓我更清楚明白,未來是掌握在自己手裡,不是命運專家的嘴裡。


朱國珍│清華大學中語系,東華大學藝術碩士。創下連續兩年林榮三文學獎雙首獎記錄。拍台北電影劇本首獎、亞洲周刊十大華文小說。現任台灣師範大學、台北藝術大學講師,漢聲電台節目主持人。出版小說《古正義的糖》、《慾望道場》、《中央社區》、《三天》。散文《半個媽媽,半個女兒》、《離奇料理》。主編《2016年飲食文選》。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