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名媛辜懷群 69歲還不想離開辦公室,退休要和女兒一起寫小說

非典型名媛辜懷群 69歲還不想離開辦公室,退休要和女兒一起寫小說
圖片來源/周書羽
放大字級

她出身名門,但絲毫沒有「貴婦」氣息。談起話來,幽默風趣。除了手上一只手錶、簡單的手珠,在她身上不見任何珠光寶氣。也難怪曾有電視媒體採訪時,稱她為「非典型名媛」。

她是鹿港辜家、已故海基會前董事長辜振甫的長女辜懷群。今年69歲的她,人生第一份工作在台灣大學任教,是廣受學生歡迎的年輕老師;她的第二人生為京劇奉獻了近30年歲月;接下來,她希望和女兒合寫小說,還要一起看日本摔角。

比起名媛貴婦,辜懷群更像老師、學者,時不時偏著頭,露出思考的表情或笑容。她的涉獵極廣,除了京劇和中國、西洋古典文學,連流行樂也鑽研,信手拈來就為已故歌手張國榮的歌聲,寫了篇研究性長文,洋洋灑灑5000多字。腦袋如此停不下來,想過退休嗎?她先是說「當然!」,但後來又改口,其實「沒那麼急著離開辦公室」。

掌舵新舞台,卻逢波折打亂退休計劃

新舞台是台灣第一座民營的中型表演藝術廳,也是培養京劇人才的重要場域,身為新舞台前館長,辜懷群當初並不情願去上班。

當時辜懷群在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教戲劇,很受學生歡迎,她說自己「快樂得像一隻小鳥」,還自豪教出許多很有名的學生。教學16、17年如魚得水,直到新舞台成立,她說本來「打死不就任」,「但最後被我父母親罵了一頓,我就去上班。」

辜振甫1997年正式成立新舞台,辜懷群銜父親之命掌舵。無奈父親委以的重任,卻多了波折。2013年底,因為中國信託總部決定搬遷南港,位於總部1樓的新舞台無以為繼,只好在2014年熄燈,也一棒子打亂辜懷群的退休計劃。

辜懷群說,原本她在60歲出頭時,就已經安置好接班,幾乎是準退休狀態,「但是新舞台『不見了』,」她如此形容當時的驚愕。

已經花甲之年的辜懷群,人生離開原本的軌道、卻也意外有了收穫。

一群真心的朋友,自告奮勇和辜懷群一起搶救新舞台,「林懷民直接打電話給我,他說你要做什麼活動,你都把我擺在第1個,我願意帶頭。」

第2個自告奮勇來幫忙的是當時已經病得很重的李國修。「有一次在化療之後,他打電話給我,我說『國修你還不去睡覺』,他說『這個藥還不錯,覺得(身體)還可以。』」

已故劇場大師李國修替辜懷群做好「社會運動圖表」,囑咐她幾月幾日要召集誰誰誰去遊行,幾月幾日該包圍中國信託,「他幫我全部寫了一個腳本。」

雖然辜振甫有綿密的政商關係,但辜懷群一向和政治圈並無接觸。當時她為了新舞台,不但見了台北市長、最後連前總統馬英九都去見了,「雖然沒有留住,但是我覺得我已經盡力了。」

現在回想新舞台的黯然熄燈,辜懷群認為是一次珍貴的學習,「現在我敢講我是文化界的人了,因為你必須在裡面有很多的成功,和一些失敗,你就會對全局有一點了解,」沒守住新舞台,卻更加沉澱,「對全局了解之後,就知道怎麼安頓自己的身心……我把自己安頓得還不錯,所以就沒有那麼急著要離開辦公室,」辜懷群語帶感性地說。

辜懷群放不下的,其實是對同事的牽掛。新舞台熄燈後,一路風雨同舟打拚過來的夥伴,頓失發揮長才的平台。

現在的她,花更多心力替劇場的同事安排下一步。「愈靠近舞台的人,做技術、展演的,沒有舞台是極大的痛苦,」辜懷群說。一心想著能留些什麼給一起奮鬥過的夥伴,「過去5年我都在認真思考,我要把這一群人帶去哪裡?」


(新舞台雖然已於2014年熄燈,辜懷群仍致力推廣京劇。照片來源:周書羽攝)

熱愛武俠小說,要與女兒共同創作留下回憶

如果有朝一日真的離開職場呢?其實辜懷群和女兒早有約定,「我女兒約我寫書。」再問她是哪一類書,她笑說自己喜歡武俠小說,但女兒偏愛科幻題材,「她喜歡外太空,我喜歡在地上,我不知道我們要怎麼寫啊。」

談起小說,辜懷群滿腔熱愛不亞於京劇,「我是武俠小說高手,」她驕傲地說:「偵探小說也行,這是我的『主修』啊,我絕對可以開課。」

辜懷群說自己小學6年級開始看武俠小說,從此沒停過,「寫小說比寫京劇劇本容易多了……小說長短掌握在你手裡,劇本的長短是掌握在劇場手裡,你寫太長是沒有人要看的。」

談到熟齡生活,辜懷群突然收起了開玩笑的語氣說:「我覺得人的一生中,手還能動的時候,是很幸福的時候。」

辜懷群有一位84歲的老師,師生到現在都還經常相約唱歌,但老師視力每況愈下,「我們現在和老師唱歌,要幫老師把樂譜放大成這麼大,」她比了比桌子的大小。老師最近已經快看不到譜了,讓辜懷群很感慨,「如果你可以寫、可以做,心裡有一套很棒的音樂,但是沒辦法把它放在譜上,因為眼睛不好了,一定很苦吧。」

或許是老師的故事讓她有所體悟,辜懷群決定寫一點東西留給自己、留給小孩,「母女一起創作一點小東西,留給小孩,我覺得很好。」

退休生活有藍圖,父母和婆婆是榜樣

為教職、也為新舞台和京劇,辜懷群忙了大半輩子,她也坦言:「很難想像自己沒做事、在家裡走來走去的樣子。」對於高齡生活,她似乎早有藍圖,因為除了父母,包括已經過世的婆婆在內,都是最好的榜樣。

「我希望我將來老的時候,對兒女的另一半,有我婆婆對我那麼好。她對我最大的好是很疼我、很關心我,但是一點也不想霸佔我。」

她回憶以前如果母親辜嚴倬雲打電話到婆家找她,一下班就會看見婆婆已經站在門口說:「懷群,趕快打電話給親家母,她想你。」

辜懷群說婆婆愛熱鬧,她則樂於獨處,對婆婆其實是敬更多於愛,但彼此都認知「媳婦不是女兒」,反而能找出最自在的相處方式,「我和我婆婆的關係很完整,她臨走的時候,最後一句話是『懷群,謝謝。』」

她說老了能學婆婆、父母的處世態度,所以一點都不茫然,「加上我這麼愛玩,(退休後)就玩一玩吧,和小孩一起創造一些屬於自己的回憶。」

辜懷群不但要和女兒合寫小說,還打算陪女兒看她最愛的日本摔角。

但日本摔角一向是照劇本走的「角色扮演」,完全不對辜懷群的胃,她半開玩笑地說:「我就跟我女兒說,媽媽不喜歡假的啊,能不能來點真的。」

一邊說想到摔角就受不了,一邊卻又安排好了看摔角的時間。不難想像,不論退休與否,這位「非典型名媛」未來的生活,都會一樣忙碌精采。

延伸閱讀:辜懷群談李清照:年近半百的她,經歷喪夫、再婚與離婚 勇敢做自己的典範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