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誰該來病榻旁?德國家庭台灣媳婦震撼教育

誰該來病榻旁?德國家庭台灣媳婦震撼教育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放大字級

選擇不來或離開病榻邊,可能有千百個說辭,但是願意留下來照顧的,卻是得用漫長的一輩子去感受與想思,然後給自己一個安妥的理由。《許我一個夠好的陪伴》作者吳品瑜嫁入德國家庭,面對婆婆癌末,她自願前赴照顧,卻意外面對文化與世代差異的巨大衝擊,透過震撼省思,終於體會照顧的真諦。以下為部分書摘:

誰該來病榻旁?
台灣媳婦的震撼教育

回德國之後最常遇到的問題是:「你是誰?」

基福會採取輪班制,每次來的人都不一樣,再加上家庭醫師、送餐人員、救護車人員、急診室裡來來去去的醫生、護士們,一天下來我總要反覆被詢問:「你是誰?」 

「我是她的媳婦!」

角色,似乎是最容易的答案,相應的義務既包套處理,也有簡易的參照行為模式,更容易落入他人與社會的期待。

然而,德國屬於社會福利國家,擁有完善退休養老制度,以及周全的醫療、照護體系,由國家擔負急難救助與傷病照顧的責任,因此親屬角色自然就少了照顧的「強制」義務。相較臺灣,若是面臨家人重症或老人罹病,往往會帶來家庭生態的重大改變與成員壓力,甚至得辭去工作長期照料,特別是媳婦與女兒,或是未婚單身的子女,通常被視為必然的「免費」勞動力。

我的「志願義務役」多少受臺灣傳統價值的影響,而這也挑戰了德國醫護人員的思維,特別是德國著重個人主義,少有家屬會願意突然改變生活節奏與安排,投入居家安寧照顧的工作。如同大女兒睿家在經歷癌末照顧後,曾認真地告訴我︰「奶奶生病了,沒有人願意打亂他們原有的生活計畫與步驟,只有你讓自己停留在這裡,而別人卻是一直前進的。你以後若是重病或病危,我會直接將你送進醫院或安寧病房,而不要打擾到我既定的生涯規畫。」(延伸閱讀:孝道,是丈夫的責任,不是媳婦的義務)

乍聽雖然心驚,但是卻揭露了我夾雜在臺灣與德國兩種文化,與相異的社會、老人照顧體系之間,面臨的不僅是心態的調適,更是自身「角色」與「自我」的再次辨認與協調。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你在這邊做什麼呢?」 、「家裡沒有請特別看護嗎?」、「為什麼是媳婦待在這裡擔任照顧工作?」

幾次被如此直白地質問,我從原本理所當然的「照顧婆婆」,到後來有些囁嚅地不知該如何回答。

……

至今我依然能感受到婆婆這份氣力與體溫漸失的緊握膚觸,並不時自問︰「角色或專業?哪一個最該出現在病榻邊呢?又或者,這兩者通通不適任?」

當時的我並不專業,再加上困囿於媳婦的角色,讓腦袋的「義務」與「行動」取代了五感的真實感受。至於所謂專業的烏克蘭看護,就在我們申請兩週之後,她即將出發的前一晚,婆婆就已經往生。

完全始料未及,卻也引動我持續深思︰「臨終病榻旁,最重要的究竟是什麼呢?」

後來嘗試倒帶臨終照顧的過程,我發現癌末的不可逆,「專業」的極致不過就是在生命末了幫助減緩疼痛,不讓身體過度承受折磨,拖絆了靈魂的出脫。 

再則,對於婆婆而言,身心逐漸失能的狀況下,她對自己的諸多社會角色已逐漸脫鉤,自然也就不會要求我與其他人該如何實行自己的相對角色與義務,特別是在進入譫妄之前的某一小段異常清醒時刻,她沒有特別提出希望哪位親人出現在身旁,反倒是對我這位沒有血緣關係的異鄉人,凝望許久並情意綿長地說聲︰「謝謝你。」

至今想來,病榻邊的「專業」與「角色」終究走到窮途末路與無用的時刻,臨在(Be Present)才是臨終者與陪伴者兩方皆能受用的。(延伸閱讀:面對父母的不快樂,中年兒女該怎麼做?

安寧陪伴最不需要他人「施展專業」與「盡義務」,僅只需臨在病榻旁的一點點膚觸與溫度,以及同理共感地在「陪跑」到終點之前,時光倒轉地將人生回憶一遍,並於有聲或無聲的「重說」生命故事中再次「活著」,也就足夠了。

於是,哪怕只是一段陽光午後的無言凝視,或是一抹同在的膚慰,一句善解的話語,甚至什麼都沒有想的靜默同步呼吸,我想對於臨終者而言,就是最有品質地被陪伴與活著。

同樣地,對於陪伴者自身而言,這樣的存在必然有別於浮生日常,非得使出渾身解數才能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而是全然回歸到人所俱足的本身,「我的在,本身就已是最大的價值了!」這份價值的「給出」,對象不僅是臨終者,更是再度走回物質人世的自己。

再則臨終者的「時間感」,已與常人不同,因此時間陪伴的時間,並非絕對的越長越好。臨終就像將時空象限放進了一顆濃縮膠囊裡,生命的「剎那永恆」最能於此體現。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從婆婆病榻邊的陪伴經驗,我體會了「陪伴」的真實觸受,毋須等到自己臨終時刻,才巴望等待親人「兌現」角色義務的給予,或是苛刻要求專業醫療人員的付出,而是在當下就樂意陪伴他人,並且於生活中敏受揀選與人同在的質地,找到對的人陪伴自己,讓每一次的人我相遇,都是互惠與美好的體驗。

時時刻刻廣結善緣,以及自我深化「陪伴」的意義,或許在未來對於誰能在病榻邊照顧自己,也就能隨緣自在,不罣礙非得子女或親屬陪侍在旁。

不過這一切也需國家層級的臨終照顧革新,因為唯有政府能落實安養照顧政策,減少親屬在相對角色上的義務重擔,這樣每一個人才能在身心自在的狀況下,在生命的最後一哩路程上,相互給予最有品質的陪伴與祝福。

❤在愛裡陪伴不完美的自己❤
作者吳品瑜╳資深廣播人、心理諮商師、作家陶曉清
《許我一個夠好的陪伴》新書座談會
時間:08/23(五) 14:00-16:00
地點:敏隆講堂 (台北市羅斯福路二段9號12樓)
請上網報名:https://bit.ly/2LNm7dt


許我一個夠好的陪伴
許我一個夠好的陪伴

作者:吳品瑜
出版日期:2019/08/13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