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怡平:沒有另一個人能完整你

高怡平:沒有另一個人能完整你
圖片來源/林后駿、服裝提供/Christian Dior
放大字級

關於幸福,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定義。有人說幸福是青鳥,如影隨形,端看你能不能發現它;對高怡平來說,從螢光幕裡的一線主持人,到家庭裡的人妻、人母,在自我、事業與家庭的身分轉換過程中,讓她體悟到只有「自己」給的快樂最真切,保有熱情與自我,更能感染身邊愛的人。

本文章收錄於《我。美好》大人風格生活誌【創刊號】

2019年初見到高怡平,竟有點見到頑童湯姆的感覺。她穿著一件有點大的西裝外套,臉上戴著一副像拿圓規畫出來的大圓墨鏡,閃亮的鏡片後方探出靈活跳轉的眼眸,踩著黑色穆勒鞋,露出毫不忸怩的笑容,爽朗地對我們開嗓招呼。52歲的高怡平,隨身帶來彷彿肉眼就能看到的清朗空氣。

曾經是主持界一姊的高怡平,自2002年與先生蘇曉萌結婚後,移居上海,就淡出螢光幕。17年來,高怡平經歷兒子展展3歲還不會說話、毅然陪著兒子赴美讀書、與在上海的先生分隔兩地。面對這些挑戰,她用跑步健身鍛練身心,讓自己轉念,再忙碌都保持自己的興趣和新鮮感。她大氣地說:「我的快樂只有我自己可以給,沒有另外一個人可以完整你!」

耀眼的前半生
卻是學習「放慢」的開始

高怡平自小就和媽媽及姊弟跟著擔任駐外武官的父親高深在中南美洲及美國度過童年,回台後一路從北一女到台大外文系,念的都是人人稱羨的第一志願,年紀輕輕就有豐富人生資歷。同時因為精通西班牙語及英文,讓她大學還沒畢業,就開始為電影公司擔任外語字幕翻譯,一畢業就考進中視新聞部擔任外景主持人。她聰明、機靈又討喜的臨場反應,讓她開始跨界,在綜藝主持圈嶄露頭角。

「非常男女,有緣千里」這是高怡平與知名主持人胡瓜聯手主持的相親節目《非常男女》開場白,長達6年的節目,曾創下高收視與高話題性。靈活的主持風格與流利的外文,更讓她成為新一代娛樂新聞的主持人,還曾帶著採訪團隊獨家訪問到國際巨星李察.吉爾,叫她主持天后也不為過。

擁有武官背景的父親,對高怡平與姊弟三個子女施以軍事化教育管理,在子女心中是個嚴父;媽媽則是聲樂家劉美燕,是導演劉家昌的姊姊。高怡平回憶,小時候只要舅舅劉家昌的戲裡缺童星,她和姊姊就是最佳幫手,因此自小對演藝圈並不陌生,但是軍人爸爸曾表明「我家小孩都不准走演藝圈」。

「印象最深就是,以前主持節目時,我常常一講話,心裡的畫面就是我爸正在看,腦海裡就是我講這句話得不得體,我爸會不會生氣、有沒有敗壞家風。」高怡平回想自己雖然曾貴為主持一姊,卻不曾忘記原本反對她走入演藝圈的爸爸的教誨。

除了自律甚深外,多年的主持工作和忙碌,讓她的心開始沉重。「那時每天忙得不可開交,但人家給我機會當然要珍惜,不敢說累。有次感冒了,還是要錄影,我其實覺得講話已經有點語無倫次。」高怡平曾在受訪時坦言,當紅的她人生中只剩節目,沒有生活,愈來愈不快樂。「節目好我就好,節目不好我就很不好。我曾經以為我可以做到大家不同的期望,但這是不可能的。我慢慢變得很不快樂,心變得很空。」

為家庭從舞台離線
挑戰接踵而來 

2002年,高怡平和先生蘇曉萌閃電結婚,從認識到結婚,只花了4個月的時間。「我想這是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30多歲的我們各有自己的事業,也夠成熟穩重,我們知道該怎麼選擇。」

「巔峰上急流勇退,一線主持才女變成家庭主婦」,這是外界對於高怡平短時間內從螢光幕前消失惋惜的形容。針對這樣的說法,高怡平瞪大眼睛認真地說:「我聽過很多這種說法,為我覺得可惜,但其實我早就知道自己總有一天要嫁做人婦,我希望擁有自己的家庭!」

放下一姊的光環,高怡平從「心很空」的主持生活走出來,邁入家庭,準備迎接屬於她的幸福。但當時的她並沒有想到,一個個考驗就在前方等著她。

 

更多《我。美好》精彩文章︱搶先看>>>

【我。美好會客室】家人,幸福清單第一位

飛芃星事/誰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獨享美好閱讀時光】>>《我。美好》創刊號|特價149元(定價180元)
天下網路書店 博客來購買


 

《我。美好》大人風格生活誌 2019_Vol.1 【創刊號】
《我。美好》大人風格生活誌 2019_Vol.1 【創刊號】

★ 新刊上市︱此刻,我最美好
★ 有風格、有態度的美好生活
★ 6大幸福提案︱活出優雅自信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