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萱/做一個「知老」、「懂老」的人

蘭萱/做一個「知老」、「懂老」的人
放大字級

這陣子在媒體報導看到兩個驚人數字,顯示台灣往超高齡社會飛奔而去的速度可能又要加快。

一個是婦產科醫學會從上半年誕生的小babies數目推估出生率,憂心每年二十萬的低標今年將再次破底,跌至危及國安的紅線十八萬人。

另一個是稍早二月分的內政部資料顯示,當月出生人數低於死亡人數,呈現負成長,簡單說就是兩條曲線死亡交叉了,成人紙尿褲竟賣得比嬰兒尿布來得更好,等著來人間報到的新生命,開始趕不上在人生終點線排隊告別的銀光隊伍了。

關於迎接超高齡社會該有的醫療照護政策、體系和產業建置,或是扭轉人口結構應當著重的育嬰、公托,乃至薪資就業和未來願景的擘畫,輿論多有討論,只是方向和執行仍有爭議和不足之處。

但針對未來十年後,我們將在生活周遭真實感受到「長輩」變多,十人當中三到五位是六十五歲以上資深公民的情形將變得稀鬆平常,我們的社會卻明顯缺乏世代之間需要溝通互動的想像、討論和心理準備。

這麼說,因為人類軀殼老去的狀態,並非一個「知之為知之」的簡單世界。

作為世代搭橋角色的五年級上下若不是近身照顧老去父母,看到退化衰敗在爸媽身上造成的實質變化,勉強可算逐漸理解老去是怎麼一回事,但也未必能有真實感受的萬分之一。

更何況對於年輕世代來說,當數位科技帶動世界高速前進、生活娛樂益加崇尚青春輕薄,不論我們把老年換成「銀髮」、「熟齡」各種各式的替代形容詞,如果不能讓「知老」、「懂老」真正進入實質的互動感受,跨代之間原本就存在的距離、陌生感,甚或更嚴重的排斥鄙視,只怕會是埋藏在未來社會互斥衝突的兩個平行世界。

「照顧逝去的老兵爸爸的那段時間,是我這輩子得到最大的養分。」一位工作和熟齡商機有關的七年級女生這樣告訴我。另一個自辦一份有個可愛名字《七分熟》刊物的年輕聽眾,同樣因為父親年紀較大而擁有和同齡朋友迥異的體驗和成熟度。

看著她們青春自信的臉龐,我想,《高年級實習生》的電影情景應該不只是賣座的話題,而是她們真實的人生經驗和滋養。


重新愛上你:我們這一代的幸福與焦慮

作者:蘭萱
出版日期:2019/01/26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