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課題:父母沒照顧我,我為什麼要照顧他?

人生課題:父母沒照顧我,我為什麼要照顧他?
放大字級

玲君童年的記憶都和祖父母有關,因為,自她有記憶以來,童年的生活都和祖父母一起度過,直到國中才回到父母居住的城市求學。

「開設計公司的爸爸媽媽忙不過來,就想把我送回去鄉下和爺爺奶奶住一陣子。聽他們說本來只打算讓我待到幼稚園,沒想到那時候公司財務又有些狀況,他們不放心接我回家,就把我一直留在那裡。 」

玲君和哥哥、姊姊分別差了十九歲、十六歲,她沒有與手足的童年回憶。相反的,她的童年回憶是跟祖父母在一起。這種現象為假性孤兒。意指父母都在,並非沒有屢行照顧職責,只是孩子覺得父母只願意提供經濟上的支持,卻沒有情感上的連結。但我還想說,玲君不只是假性孤兒,更像是一個 「不被期待的孩子 」。就好像父母不曾期待她的出生。一直以來,玲君被對待的方式,就好像她的存在是多餘的、是災難。多年來玲君一直在自問這幾個問題,卻得不到答案。

「如果我不是多餘的,為什麼我一出生,爸爸媽媽就把我送走呢? 」

「如果我不是災難,為什麼我一出生,爸媽的財務狀況就不好呢? 」

子女的眼睛,一直都是留意著父母親動向的,並且用自己小小的腦袋去解釋父母的世界。這個就是玲君得到的結論—我是多餘的,我是災難。

「我還記得小六畢業的那個暑假,爸爸媽媽來接我回去,我實在好不想走,想到爺爺奶奶我就覺得好心酸。他們真的很疼我,不會要求我什麼,我每天同住,都是很有愛的環境 ...... 」

「上了國中以後,搬回城市與父母同住,父母當時財務狀況改善了,這也意味著父母雖然不用花時間擔心金錢的周轉,卻反而需要投入更多時間在應付客戶百百種的需求上。 」

父母親投入事業,對玲君的教育和養育,一律都採外包制。教育部分給家教老師取代,哪一科不好就先請家教老師來協助,期中期末考就是驗收的時候。要是玲君的表現不佳,就再增加時數。養育部分幾乎是更輕省了,反正玲君夠大了,餓了可以自己買外食回家吃,不餓就自己決定吃不吃,父母用給錢的方式取代陪伴,畢竟對玲君的父母而言,玲君已經不是幼兒了,不需要時時刻刻盯著餵食。

國小的玲君來自一個無憂無慮、不需要靠表現來換取愛的安全環境,國中時期這種安全環境突然被抽換成為達標才能換愛的環境。無怪乎玲君與父母在一起的記憶,都是很有目標性的。玲君需要達到某些標準才能夠感覺被父母肯定,其他時候自己只有被貶低、被忽略的份。對玲君而言,父母都是缺席的,並不參與她的日常生活,無論是喜是悲。

玲君,是孤單長大的孩子。雖然祖父母曾經給過她一個溫暖有愛的環境,玲君也覺得祖父母比真正的父母還像親生的父母。但必須要澄清的是,祖父母取代的是原生父母的教養功能,並非取代父母親的位置。父母親的位份,在家族系統上象徵的意義,並不是任何其他家庭成員可以取代的。

不被期待的孩子,終其一生要克服的議題會是─我的存在,是有價值的嗎?會不會我從出生那一刻起,就是個錯誤?不,會不會從受孕那一刻起,就是個錯誤呢?

家庭變化,使家庭裡的衝突更加明顯

與玲君談話幾次後,我們談到幾年前玲君爺爺奶奶都相繼過世的時期。玲君說兩次自己都在爺爺奶奶病床前守護到最後一刻。她和爺爺奶奶的關係與情感,自然比其他兄姐更為深厚,甚至比對親生父母親還親密。

「我覺得爺爺奶奶還比較像我爸爸媽媽,和他們在一起的記憶都很美好 ......、我希望他們可以平安地離去,沒有牽掛,他們知道我很好就好了! 」

說到這裡,玲君的眼淚撲撲簌簌地掉下來。她對爺爺奶奶的思念之情,明顯比對父母親的牽掛更多,即使爺爺奶奶已經過世這麼多年,回想起來仍然無法抑制地掉下眼淚。

家庭的變卦,還不只是這樣。最近玲君的母親摔傷了,家人意外地發現媽媽有早發性失智的症狀。而父親因為有慢性病,加上年邁行動不變,在自己也需要協助的情形下,更難提供太太身體上或心理上的支持,所以照顧這件事,就落到玲君身上了。

對玲君而言,祖父母的相繼去世等於是逼迫玲君面對內心最深層的感受: 「我是被拋下的 」、 「我是被不要的 」。一開始讓玲君有這種感覺的人,是她的父母。在祖父母過世後,這種感覺又再次被勾起。而且這次,玲君再也無法探望祖父母、陪伴祖父母,同時玲君也代表著要被迫要終止潛意識裡的想像: 「愛我的祖父母才是我的親生父母親,有祖父母的愛就可以了!我不需要親生父母! 」還有從這個想像中衍生出其他的想法: 「我只需要聽祖父母的話,孝敬祖父母就好。不需要理會我的親生父母親,因為他們也不曾理過我! 」

因為家庭變化,再次提醒玲君家庭系統裡最關鍵的衝突─即使再親近,我也不是祖父母的小孩,而是我父母親的小孩─如果父母親過去表現的一點也不愛我,甚至沒有盡到父母親教養的責任,那麼我需要只因為他們在家庭系統中的位份來愛他們嗎?他們現在對我的依賴,是可以被我接受的嗎?我需要孝順他們,也對他們好嗎?

玲君的內在衝突,到這裡還沒告一段落。別忘了,這個家裡還有兩個更年長的哥哥姊姊。

「為什麼不是被父母留在身邊的哥哥姊姊來孝順爸媽呢? 」

「為什麼是我這個被送走的孩子要孝順爸媽呢? 」

玲君抿了一下嘴唇,深吸一口氣接著說:

「我年紀最小,哥哥姊姊已經成家,兩個人工作有成就又繁忙。而我,工作也才不久,加上有照顧爺爺奶奶的經驗,他們就覺得我,理所當然是可以照顧爸爸媽媽的人 ...... 」

照顧父母親,為什麼是我,不是你

在玲君的想像裡,自己是被送走的,所以父母一定是比較疼愛哥哥姊姊。但哥哥姊姊的想法呢?他們也可能覺得玲君被送走是因為父母希望她有一個快樂成長的童年?父母想把妹妹留在身邊照顧自己,其實是更加偏愛這個小妹妹?為什麼這個妹妹沒有和父母相處幾年,卻能獲得那麼多的相處時間?會不會哥哥姊姊反而認為玲君擁有了更多父母親的偏愛呢?

 「爸爸媽媽從來沒照顧過我,為什麼我要照顧他們?我心裡的爸爸媽媽就只有爺爺奶奶,為什麼哥哥姊姊明明和爸爸媽媽比較好,卻是我要照顧他們? 」

不被期待的孩子如此憤慨的底下,隱藏著非常失落的心情。這種失落,來自於過往沒有被父母好好對待。你覺得父母只是生了你,卻沒有花時間養育你,你的成長是孤單的,沒有父母可以讓你依靠、有事可以討論的感覺。

甚至有時候父母的角色是去批判、打壓你,造成你更多的情緒負擔。當有手足受到的待遇和你不同的時候,在你心裡就開始出現更多憤恨不平,認為父母偏心、根本不愛自己。可是竟然有一天,事情發展急轉而下,過往沒有照顧過你的人,你卻要花時間、心力甚至金錢來照顧他。

對於不被期待的孩子在而言,需要練習的是,在家庭裡先看見自己存在的價值,賦予自己存在的意義。處理好了內心的失落感,再來談孝順。

不被期待的孩子,請你這樣做

首先,面對內心的失落感,自己是不是不被期待的成員這個問題,必須先獲得解決。建議你可以去採訪家中的每位成員,或是輕鬆地聊聊。可以從兄弟姊妹,或是親族中其他長輩開始。了解他們怎麼看待你在家裡的位置,你出生的時候,父母親的處境如何。他們正忙於自己的事業嗎?他們的婚姻品質怎麼樣?你出生後改變了什麼事嗎?

因為不被期待的孩子多半是在被父母對待的方式上受了傷,又太過站在一個孩子的立場去思考,才會在成年以後仍然留有父母不愛我的感受。然而也很有可能兄姐看待她不與父母同住的童年,是羨慕的。以玲君的例子來說,兄姐甚至可能羨慕小妹不需要煩惱賺錢的事情,只需要照顧好爸媽即可。

這些讓當事人覺得很困擾的出生序、很受傷的早年經驗,在其他家族成員的眼中看來可能根本是一個資源或優勢。若聽聽家族裡其他人的想法,慢慢地可以逐漸改變你對自己、在家中重要性的看法,修正父母不期待我出生的想法。

等你準備好的時候,再去訪問自己的父母親,聽聽爸爸媽媽怎麼說,很有可能會發現和過去認知的一切,有很大的不同。也許,那份失落感就獲得釋放了。

 

作者介紹 艾彼

艾彼,筆名。本名,王昱勻。諮商心理師,同時也是各大平台專欄作家。曾任職於上海家之源家庭研究院,擔任家庭治療師。也曾於康橋雙語學校、台灣市佔率最大的員工協助服務中心,擔任全職心理師。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bit.ly/2GDNyC8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GFS0R4


不只是孝順,我想好好陪您變老:解開照護枷鎖,心理師教你照顧父母之餘也能好好照顧自己
不只是孝順,我想好好陪您變老:解開照護枷鎖,心理師教你照顧父母之餘也能好好照顧自己

作者:艾彼
出版日期:2019/01/09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