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麼都不了解,憑什麼忽略別人的痛苦?

你什麼都不了解,憑什麼忽略別人的痛苦?
放大字級

心碎的原因很多,也可能不是每個人都理解,我們可能為了失去至親好友而傷心,也可能為了心愛的寵物過世而哀慟逾恆….

任何人都有心碎時刻,但人們對於如何復原與傷心的真實身心狀況的瞭解有限,也有諸多誤解。本書《不必為悲傷感到抱歉》結合臨床經驗與學術發現,交織令人感同身受的案例研究,並提供實用的心碎療癒指引,教我們如何自我面對衝擊,走出傷痛,重新好好生活。

心碎的原因很多,也可能不是每個人都理解,我們可能為了失去至親好友而傷心,也可能為了心愛的寵物過世而哀慟逾恆…

但很多人無法意識到失去寵物,會帶來多大的創傷,因此很少給予他們所迫切需要的同情與理解。由於缺乏認同,使得本來就已經很痛苦悲傷的歷程,變得比原本的情況更為困難和複雜。

讓我們來看看班與鮑佛的故事。

失去最好的朋友和長期的伴侶的心碎

班是一家大公司的作家,平時在家工作,平常都是一整天自己一個人待在公寓裡。在將近四十歲的時候離婚,沒有小孩,而且朋友屈指可數,因此在他離婚後沒多久,他就決定找一隻狗來作伴。

他領養了一隻被拯救的小狗,把牠取名為鮑佛,那是一隻討人喜歡的拉不拉多犬和黃金獵犬混種的小狗。鮑佛是班的第一隻狗,從第一天起,他就完全被牠所征服。他會花上好幾個小時來陪他的新小狗玩,並且訓練牠做一些簡單的把戲。

約在四十五、六歲的時候,他的父母相繼於六個月內去世。在他們去世之後,班的人生陷入掙扎,並且覺得自己正失足滑向憂鬱之谷。

在那段黑暗時期,真正幫助他繼續前進的,是鮑佛。

「夜晚,牠跟我一起睡在床上;我工作的時候,牠會坐在我旁邊。昨天,我一邊看電視,一邊想著我的父親,我猜我想著想著便哭了起來。我甚至沒有注意到我的臉頰上有淚水,直到鮑佛過來舔我的手我才知道。我發誓,牠可以分辨我傷心難過的時候。牠是最棒的狗!」班說。

後來鮑佛越來越老,健康狀況迅速惡化,多次出現緊急的狀況,而且必須到獸醫那裡回診手術,因此班為了照顧鮑佛,已經用掉他的事假和大部分的年假。鮑佛手術後回家休養,班用掉他最後一天的年假,陪在牠的身邊。第二天早上,鮑佛陷入昏迷。

因為班的事假和年假都已經用完,因此班向他的工作單位請假。後來因為他的老闆打他的手機找他,班才承認他人在動物醫院,並解釋說他的狗病得很重。他的老闆勃然大怒,堅持要求班立即回到工作崗位。

班別無選擇,只能把鮑佛留在動物醫院,然後回去完成他的工作。當天下午,獸醫打電話來。鮑佛的情況急速惡化。班顧不得沒有完成工作的後果,趕到了他的狗的身邊。但鮑佛已經昏迷不醒。班伸手輕輕地撫摸著他的狗的頭,眼淚滑落他的臉頰。

「然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當我撫摸牠的時候,鮑佛的眼睛並沒有張開。所以我把我的手靠近牠的鼻子,這樣牠就可以聞到,是我來了,然後⋯⋯牠舔了我的手。」班崩潰啜泣。「牠知道我哭了,所以牠舔了舔我的手,就像牠一直以來那樣。牠舔了我的手!然後,牠就死了!」

班的心被徹底粉碎了。

但是人們不容許他有哀悼的時間。

班的老闆叫他第二天早上進辦公室,而且正式對他發出曠職警告。當班試圖解釋鮑佛對他有什麼意義時,他的老闆翻了一個白眼,並大聲地說:「牠只不過是一隻動物!你夠了吧!」,他的老闆怒不可抑。「你該長大了,班!我六歲的女兒上個星期必須把她的金魚沖到馬桶裡。你認為她可以跟學校請一個星期的假,躲在黑暗中哭泣嗎?」

雖然說,這種缺乏同情的做法顯得不通人情,但是班的老闆絕對不算反常。我們的機構很少意識到失去珍愛的寵物,是多麼嚴重的事,又會帶來多大的創傷,因此我們很少給予那些遭受這種損失的人,他們所迫切需要的同情與理解。由於缺乏認同,使得本來就已經很痛苦悲傷的歷程,變得比原本的情況更為困難和複雜。

緊抓可以憑弔的東西,會讓我們把痛苦也牢牢地抓住

大約在班的愛犬鮑佛死去四個月之後,班仍然把鮑佛所有的東西陳列在他的生活周遭。雖然說,我明白班為何會這麼做。當我們失去某人的時候,我們經常會抱著他們的衣服以及和他們有關聯的的物品,因為如果把這些東西移除,會讓我們覺得對他們不夠忠誠,也可能引發強烈的罪惡感。

放手所需的諸多不同的方式   

為了繼續前進,班勢必不得不放棄那些盤踞在他的公寓四處,並且讓有關鮑佛的記憶常保鮮明的憑弔之物。他不得不忍受強烈不忠的感覺,而且必須利用他的每一分決心,來頂住那些肯定會出現的波濤洶湧的內疚感。

找出到新的空洞並把它們填補起來

班體認到鮑佛之死留給他多少空虛,於是他同意他必須找到填補它們的方法。但是他想不出任何有吸引力的單一嗜好、活動或消遣。而我建議可以開始找一個人溫暖他的心。

在我強烈的說服下,班終於心軟了,同意在約會應用軟體上,張貼他的個人資料。在接下來的幾個月當中,班約會過幾次,也會花時間向各種女性傳送訊息,並且偶爾和她們約會一下,這對填補他生活中的一些空虛大有幫助。他的心情改善了,而他的工作表現也同樣獲得改善。自從鮑佛去世以來,他的老闆第一次稱讚他的任務表現。

不久之後,我們就沒有在一起合作了。我不知道班是否找到了新的戀情,或者他是否有了另一隻狗。我願意相信他兩者都擁有了。

 

《不必為悲傷感到抱歉》天下雜誌網路書店>>https://bit.ly/2PtMbIz


(摘錄自天下雜誌出版《不必為悲傷感到抱歉》)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