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的百杯咖啡13/為偏鄉孩子而演!許子漢的「許伯大夢」

大人的百杯咖啡13/為偏鄉孩子而演!許子漢的「許伯大夢」
圖片來源/秋野芒劇團
放大字級

如果你有個願望,你會如何去實踐?

秋野芒劇團創辦人、花蓮東華大學華文系(原中文系)副教授許子漢今年54歲,朋友暱稱他「大伯」,他有個「許伯大夢」,要做6個故事相連的兒童劇,一年演出120場,包括花蓮等地偏鄉,讓國小學童每年看一部戲,直到畢業。

圓夢 從中文系戲劇小組開始

高中畢業後,許子漢以第一名成績考入台大電機系,但因為實在熱愛人文,念完大一,他就決定「將文學當成一生事業」,轉到中文系。家人一開始當然不諒解,「很多事情當下說不清楚」,他只能用接下來的人生證明這個決定是對的。

讀完碩士班及博士班,許子漢到花蓮東華大學任教。他的研究專長是古典戲曲,但對現代戲劇有濃厚興趣。2000年、許子漢任教的第二年,他在幾乎毫無資源、連像樣演出場地也找不到的情況下,與系上二十多位學生一起成立「中文系戲劇小組」,他們在操場司令台演出第一個作品,還曾以陽台、教室為舞台,這一演,就演了7年。

演出超過10場後,戲劇小組在2007年開放全校學生參加,不再只限中文系。

那年秋天,許子漢從台北坐火車回花蓮,經過崇德,眺望清水斷崖的無人海灘,發現一片野芒花在風中搖曳,他突然心生感觸:即使沒有沃土,野芒花也能自在成長,這況味幾分近似戲劇小組,縱使克難,還是能完成演出。

「野芒花不艷不香,無土不生,無土不長」,加上新學期都從9月秋季開始,許子漢於是將戲劇小組定名為「秋野芒劇團」,期許學生如同野芒花,熱愛每一片泥土的芬芳,其中更隱含許子漢對台灣劇場能遍地開花的想望。

秋野芒劇團 第一場兒童劇

多時默默耕耘,逐漸開花結果。2012年底,國光劇團承接「花蓮表演藝術節」,前任團長鍾寶善邀請從無大型演出經驗的秋野芒劇團演出,讓許子漢又驚又喜。劇作家王友輝帶領秋野芒同學,以工作坊的方式,將故事繪本《許願樹》改編成兒童劇,並在花蓮酒廠文創園區發表,這是秋野芒演出兒童劇的初試啼聲。

「你們的戲還會再演嗎?」第一次公演結束,開始有其他團體前來詢問、邀演。同年底,《許願樹》在花蓮萬榮鄉的萬榮國小正式演出,這是秋野芒第一次走入校園,開啟前往偏鄉國小演出兒童劇的旅程。

恰巧,教育部「數位機會中心」(偏鄉數位應用推動計畫)為改善偏鄉數位落差,正在推動數位課程,邀請秋野芒以兒童劇結合數位課程,讓孩子先學習使用平板,下午或晚上看戲。2013年的暑假,秋野芒劇團去了花蓮卓楓國小、北林國小、瑞穗國小、港口國小,獲得很大迴響。

2014年繼續與「數位機會中心」的「旅行志工」專案結合,接續《許願樹》的故事,秋野芒創作第二個兒童劇《故事不見了》。這一年,秋野芒劇團走訪6個縣市偏鄉國小,演出16場,在一千八百多公里路程裡,一次又一次親見學童看戲的陶醉神情,讓人印象深刻。

偏鄉學童的「人生第一場戲」

透過偏鄉國小的實地演出,許子漢發現,台灣很美,但城鄉差距卻比想像更大,由於人口持續萎縮,有些學校只有十幾個學生,甚至面臨滅校危機,遑論有劇團進入校園。想起在花蓮崙山國小演出後,聽到校長致詞說:「今天在場的小朋友,看到他們人生中第一場戲」,讓他非常震撼。

每場兒童劇演出結束,許子漢都會被問:「老師,你明年還會不會再來?」回想自己的成長歷程,高中畢業到台北念書,想看戲隨時都能看,但對偏鄉學童,看戲是稀罕的經驗,許子漢說,偏鄉的老師們都希望這件事情可以延續下去,因為這不只是第一場戲,也可能是人生中的最後一場戲。

實現約定 為孩子圓夢

2015年,許子漢決定要持續為偏鄉的孩子演戲,並正式立案,成為「秋野芒文創協會」,除了招募大學生一同參與,也向各界募集資源,盼能實現長期為偏鄉學童演戲的願望。許子漢因而將2015年稱為「大夢元年」,他們在盛夏與冬季走訪5縣市,演出24場,慢慢完成這個大夢,這個夢,也是對孩子的承諾。

秋野芒至今已演出100多場,所有服裝、道具,都由劇團自己製作。許子漢開玩笑說,秋野芒是「貧窮劇場」,每場戲的製作成本,能省則省,能用就用,但為持續這個大夢,他們努力爭取外界支持,讓偏鄉戲劇之旅深入渴求藝文養分的角落,每位偏鄉學童都能看一齣兒童劇。

(特約審稿/李國芬)

 

支持大夢,請點選>>https://bit.ly/2Lss1QN

 

更多百杯咖啡系列專訪>>https://bit.ly/2HP7fZv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開始>>https://bit.ly/2p7NGzX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