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趨勢

請出租親人給我,日本新興家庭服務產業

作者/李瑟編譯 日期/2018-06-11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60多歲的東京上班族西田和重租用假的妻子和女兒。他真正的妻子最近去世了,而就在妻子過世之前六個月,22歲的女兒跟他們吵架後離家,從此沒有回來。

家裡變空蕩蕩的,他每天上班,與朋友出去喝酒或打高爾夫球,但晚上回到家,他覺得孤單,本來以為隨時間推移,他會感覺好些,但相反的,他的感覺更糟了。於是他跑去俱樂部跟媽媽桑們聊天,是很有趣,但回到家,他又一個人了。

然後,他想起了一個他曾看過的電視節目,關於一家「家庭浪漫」(Family Romance)公司出租替代親戚,比如出租孫子給老年婦女,一起去購物,雖然孫子只是租來的,但歐巴桑還是很開心。

西田與這家公司聯繫,租了一個妻子和女兒,「妻子」身高150公分,體型豐滿,長相非常普通的中年女性,費用四萬日元(大約一萬一千元台幣),租用的女兒比西田的真正女兒時髦些。

第一次見面在餐廳。出租妻子與出租女兒問西田一些細節。西田演示他的亡妻整理頭髮的姿態、手勢、頭部特徵,以及女兒喜歡俏皮地戳他的肋骨。然後兩位女士開始表演。這位租來的妻子學亡妻生前暱稱他為Kazu(和),並且回眸甩髮。租來的女兒不時戳弄他。公司派來的觀察員從旁協助,以便慢慢進入感覺像是一個真正的家庭。

第二次會面,租用的妻子和女兒來西田家拜訪。「妻子」煎了亡妻常做的御好燒,而西田則與「女兒」聊天,然後他們一起吃晚飯,看電視。

第三次會面之前,西田把他家的備用鑰匙事先給了「家庭浪漫」公司。當他下班回家時,燈亮著,房子很溫暖,妻子和女兒在那裡說:「歡迎回家」。

「這樣很好,家裡終於亮著燈,有人聲笑語與砌好的茶等著我了,」西田回憶說,租來的妻女告辭離去後,他並沒有特別懷念她們,但他確信「願意再次與她們一起度過這樣的時光」。

雖然西田仍然用他的妻子和女兒的名字稱呼他們,而且會面仍然以家庭晚餐的形式出現,但在一定程度上,這些女子「逐漸以自己的本性演出」,租來的妻子有時會破格,跟西田抱怨她真正的丈夫,西田也給她一些建議。隨著角色的鬆動,他意識到他也在扮演「好丈夫和父親」的角色,比方盡量不要太嚴肅,告訴「女兒」要端好飯碗。

後來,他更放鬆了,開始可以談論真正的女兒,之前她宣布要搬到他們都沒見過的男朋友家時,夫妻倆是多麼的震驚,他們吵架,然後女兒搬走,斷絕聯繫。

租來的女兒居然跟他說,作為二十出頭的某個人,她覺得西田不會講話,沒有以正確的方式表達自己,造成女兒很難回頭來道歉,其實「你的女兒正在等你打電話給她」,建議西田主動採取行動。他試了幾次終於連絡上,講到話。有一天,他下班回家,在妻子遺照前看到鮮花,知道女兒回來家裡看過媽媽了。

「她是一個租來的女兒,但同時她也會告訴我,如何感覺自己是真正的女兒,但如果這是真正的父女關係,也許她又不會誠實說出這些話,」西田一語道盡這裡面的奧妙,租來的假親人還會幫助他看到她的真觀點,化解與真親人之間的爭執。

真亦假,假亦真。真真假之間還是有很多細微之處。《The New Yorker》編輯芭圖曼(Elif Batuman)在日本做的採訪故事,被很多國家的讀者傳閱。

因應家庭各種變化而造成的不方便,日本最近二十多年出租親人的行業興起,親人短缺的人可以僱用丈夫、母親、孫子,由此產生的關係可能比雇主原來期望的更多,提供的不是家庭親情,但是通過家庭形式表達了人類的愛。

其實在西方國家一些影片上都看得到出租伴遊的情節,或許是商人到紐約做生意,或政客到華府喬事情,租一個伴遊女郎裝扮成妻子,或人前演出女朋友,人後有性交易。

但在日本,從1989開始有人成立公司專門出租假親人,卻只希望提供一個演出讓你方便或重溫親情的家庭服務,無涉性交易。

家庭浪漫公司的創辦人石井裕一說,他的目標是「創造一個社會,因而將來終於沒有人再需要我們的服務」,他和他的同事「演員」積極設計策劃出像西田的結果,名片上有他的卡通笑臉,以及「提供比快樂現實更多樂趣」的口號。

英俊的石井從唸小學起,就有本事把聲音偽裝成大人講惡作劇電話,同學們圍著公用電話收聽,全場哈哈笑,只有他可以忍住不笑。20歲時,他做模特兒、電影臨時演員,還經常照顧老人,穿變裝照逗人笑,他非常喜歡這種助人的感覺,尤其是為了最需要照顧的老人,回頭看,他其實很早就在扮演「出租的孫子」。

26歲時,一位朋友(單親媽媽)告訴他,她想讓女兒考進熱門的幼兒園卻遇到困難,因為學校只青睞雙親結婚的孩子,石井提議冒充孩子的父親陪她去學校面試,結果「女兒」不習慣這位臨時演員,互動生澀,面試失敗,卻讓他興起想要做得更好,以幫助「矯正社會上很多的不公平」的願望他加入鼓勵大隊(はげまし隊)出租親人的網站,意思是「我想讓你振作起來」。

「我想讓你振作起來」公司是市之川竜一開始的,大阪郊區的一所私立小學有人被刺傷,他的兒子、妻子與周圍八名兒童遇害,學校沒有配備適當的諮詢服務,所以市之川參加了心理學課程,希望成為學校的輔導員,但學校沒有批准他,結果後來他發起了一個透過電子郵件提供心理諮詢的網站,接著發展租借親戚的服務,他發現,很多問題是因為家庭失去成員造成的,最簡單的解決辦法是找到替代人

剛開始時,他們承接很多充當婚禮客人甚至主婚人的業務,成為支持公司能夠發展起來的必要資金來源,因為人口往城市跑,家庭規模縮小,人口減少,新郎擔心婚禮場面撐不下去。也有的是不想讓另一半家長知道我家父母離異或已歿亡、被監禁或精神病患者,無法出席婚禮,所以租用主婚人。

2009年,石井決定創辦自己的公司,採用佛洛依德二十世紀初的論文《浪漫家庭神經病學》(The Family Romance of Neurotics)前幾個字。佛洛依德發現如果父母從來沒有表現出全能與慷慨,孩子會幻想自己的父母是貴族或國王、皇后,渴望快樂的家庭。

出租假扮親人有個危險就是是客戶變得依賴。石井曾經出租演出一位單親媽媽的丈夫,以免孩子在學校裡被霸凌,他們一起以夫妻(父母)之姿出席孩子的學校活動,一年內有個幾次,達十年之久。後來石井發現孩子以為他真的是在遠地工作的爸爸,而在他建議租方女士要在孩子成年時告訴真相時,女子流露出不捨與依賴情愫,於是業務叫停。

在租用丈夫的女性中,30-40%的人最終提議與假丈夫共結連理,但男顧客很少與租來的妻子結婚,因為基於人身安全理由,租來的妻子很少去男顧客家中,西田是因為同時租了妻子與女兒,而例外准許兩位女士去到他家的。一般來說,租賃人不應該單獨與客戶一對一,並且不允許超過手以外的身體接觸。

以日本現在超高齡、少子化、獨居愈來愈多的社會結構看,租用親人的家庭服務會愈來愈有需求。並且,日本國際醫療福祉大學醫學和福利研究所臨床心理學系教授龜口憲治認為,對於不喜歡人際衝突的日本人而言,租借親人是「以無學歷證照的方式,履行類似心理劇的群體治療的功能」,在這些功能中,以交談的方式,患者表現出並即興創作出彼此過去的情景或心理過程,戲劇性的反應有助人們與其他人一起演示,說出人們無法輕易告訴別人的話。這在仍視心理治療為「受到羞辱」的日本社會來說,有更深一層意義。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開始>>https://bit.ly/2p7NGz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