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心靈

畫家│胡娜 從網球甜心到靈性畫家,優雅是永不褪色的美

作者/梁惠明 日期/2018-06-01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圖片來源/林勝發提供

不論你認不認識她,這位笑容可掬的大眼美女,一走出來就引人注目,彷彿一股輕輕的微風吹拂,讓中正紀念堂1樓藝廊的空間氛圍,頓時變得明快而愉悅。

「她是胡娜嗎?」旁人猜測議論,又不太確定。也難怪這些懷疑的聲音,從叱吒職業球壇的網球名將到無師自通的油畫家,胡娜雖年過半百,挺直高的身段依舊,但生涯遽變的程度,真可用匪夷所思來形容。

「我相信上天一直藉著我的手,傳遞信息,」胡娜帶著淺淺笑容,說起當年改變人生的那個夢。

胡娜成名得早,除了外表亮眼,扎實的訓練與絕佳的專注力特質,讓胡娜年紀輕輕就已經在當年的中國大陸甚至亞洲網壇所向披靡。1982年,年僅19歲的她在美國出賽時,為了想要一圓打職業賽的心願,上演了中美體育史上著名的「胡娜事件」。

為了網球不計毀譽,是胡娜超強專注力的寫照。「我打球的時候,眼睛裡就只有球,大腦裡想的就是下一步要怎麼打,其他的我都看不見也聽不到,」說起對網球的熱情,胡娜眼裡仍舊散發光芒。

(16歲的胡娜獲中國女單冠軍,與外祖父與母親合影。)

小時候原本學的是芭蕾和體操,但7歲時,她偶然拿起網球拍和一顆網球,就獨自對著牆壁打了起來,剛好她擔任網球教練的外祖父看見了電光火石的這一幕,成了她的啟蒙老師,激發小胡娜對網球的熱情,從此展開傳奇的球場生涯。她淡淡說著:「我一直相信冥冥之中,上天早已安排好了,該認識什麼人、該做什麼事,都是注定的。」

網壇漂亮寶貝 難逃受傷陰影

胡娜的人生前半場,就以網球冠軍的角色登台,「有球迷說,那時即使跟朋友在打牌,只要看到轉播胡娜的球賽,立刻停下來不打牌了,看球!」當年的胡娜堪稱是網球漂亮寶貝,深獲眾人喜愛。到美國發展後,她也如願跟隨女金剛娜拉提諾娃(Martina Navratilova)及艾芙特(Christine Marie Evert)的腳步,在職業網壇奮力發揮。但一場車禍,夢想開始烏雲罩頂。

「我的頸椎受傷,是20幾歲時在美國紐澤西州開車時,被後車追撞,當時我年輕,只覺得那陣子常有刺痛感,但忙著比賽沒多想也沒就醫。沒想到過些日子後非常痛,才去照了X光,發現頸椎第五節有點突出……」胡娜的網球夢和許多運動員一樣,陷在受傷的困境裡。除了車禍,長年用力發球後迅速上網的打法,讓腰椎承受非常人能忍的壓力,膝蓋也開始不勝負荷,受傷、復健、比賽、再受傷的輪迴,讓熱愛網球又一心求勝的胡娜,痛苦萬分,只能選擇在1992年,以29歲的「高齡」退役。

(22歲的胡娜在職業網壇初賽,備受矚目。)

那夜難解夢境 人生驚豔大轉彎

「對於因傷退役,我沒有遺憾。我覺得我已經拚到最後一刻,」胡娜說,雖然她沒有打到原本設定的排名目標,但是過程當中,「我享受到了贏球的喜悅和輸球的挫折,人就是這樣成長的。」

老天對她的安排,還有伏筆。退役之後的胡娜,深深覺得自己擁有的職業比賽經驗應該好好傳承,因此致力於經營網球俱樂部與培育網球新秀,但2011年8月的某一天,人在台北的胡娜作了個夢。

「我夢到自己在網球比賽場上,突然之間怎麼也打不到球,簡直就像初學者,我一直用力揮拍,就是打不到。這時我發現自己高高在上,俯瞰下方的胡娜發生什麼事,結果一看大吃一驚,我手中的球拍不見了,隱約手上拿的是個很長、像支筆的物品。」

胡娜對這夢境也沒多想,按當時計劃回到自己的出生地中國重慶,但想畫畫的慾望卻如此強大,「我的內心那種情緒,現在想起來,就是心蹦蹦跳,好激動,『我終於要拿起畫筆了』,」胡娜比手畫腳微微拉高了音量,回想被激昂心情驅使,直奔重慶美術學院附近採買畫布、畫筆、顏料的過程,接著無師自通駕馭油彩,一畫就是5個小時,完成了轉型為畫家胡娜的第一幅作品─兩個外星人在星空下對打網球的《藍色幻影》。

「有很多人不相信,覺得打網球的胡娜怎麼突然會畫畫了,一定有人在背後幫忙或是潤筆,」但胡娜曾在新加坡的公開場合現場一連4天作畫,這才撫平質疑的聲浪。

胡娜說:「如果你早兩年問我,我會回答,『這一生是為了網球而來』,但你現在問我,我很清楚知道了,『我這一世是為了畫畫而來』。」打網球時訓練的頑強專注力、敏銳觀察力和堅毅體力,這時全成了作畫的養分,彷彿胡娜人生前半段的球場經驗,就是為了栽培畫家「明月仙子」。

(胡娜作畫時神情專注,媽媽喚她吃飯,她常充耳不聞。)

「我的心很定」常保優雅養生之道

胡娜叱吒網壇時,聰慧堅毅的眼神配上可愛的娃娃臉,在當年擁有非常多的球迷,許多人說看胡娜打球特別「賞心悅目」,因為她打球靠智慧,從小所受的體操和芭蕾舞訓練,讓她打起球來身段更能放軟,也成了胡娜的特色,到現在仍維持挺拔身型。

雖然老天並未特別眷顧,她的臉上同樣難掩歲月痕跡,該有的皺紋一一爬上臉龐,卻絲毫不減丰采。笑容謙和有禮,說起話來輕聲細語,條理分明落落大方。

說起她的養生之道,她笑說,真的簡單到太平凡。早睡早起,不作畫的時候,大概晚上10點就寢;飲食清淡,本來就不愛吃肉,胡娜聽到一位高僧說,吃素能讓色彩更純淨而有靈性,從此不再葷食,最愛吃的菜是各種葉菜清炒大蒜;保持運動,曾經嚴重運動傷害,胡娜現在每週與小選手練球兩三天、每次2小時的習慣。

「有做什麼美白抗老化的保養嗎?」打網球時曬得像小黑炭,現在的膚色白皙,「我什麼都沒有做,」胡娜眨著依舊靈氣的大眼睛回應。一旁的助理這時候突然出聲說了一句:「我從來沒有看過娜姐生氣。」

真的從來不動怒嗎?總說自己身體裡住著一位老靈魂,胡娜笑說自己的確沒跟人「紅過臉」,也許因為媽媽是老師,從小教導女兒要謙讓,啟蒙教練外祖父也常講,「禮儀非常重要,永遠要把美的儀態留給大家」,這些教誨她從未忘記。

「熟悉我的朋友,說我是一個單純的人,雖然我跑遍世界這麼多國家,但我看到的永遠都是美好的,我看到人性美的那一面,」胡娜細細慢慢地吐出心聲。

聽到這句話,突然恍然大悟,不論在網壇還是藝壇,讓胡娜年過半百後,活出自信與脫俗美感,依舊散發耀眼光芒的神祕力量,應該是來自她自己心中的那股純淨,或許這才是上天想藉她之手,傳達出的信息─優雅,就是永不褪色的美。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開始>>https://bit.ly/2p7NGz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