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關係

對媽媽說不出來的糾結,就寫封「情書」吧

作者/梁惠明 日期/2018-04-30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圖片來源/林后駿

現在就提筆寫一封「情書」給媽媽,傳遞你真心的想法、讓她看到真正的你,也給媽媽機會表達她真實的心聲。

只是寫下「媽媽」兩個字,她已經前情舊怨湧上心頭。

親友常說我長得像媽媽,偏偏這句話我最不愛聽。因為,從小看到媽媽儘管漂亮,卻不懂得成長,只是一個笨拙的家庭主婦。

加上我們的天生氣質太相像,讓我不服氣自己的命運,為何碰到困難挫折,只會躲在角落哭泣;為何不像妹妹天生自主、衝勁十足? —作家 吳娟瑜。

如果你在心裡純然尊敬又愛著媽媽、並誠摯感謝,恭喜,你是最幸運的!就盡情告訴她「我愛您」,不管是送上大擁抱還是其他任何表達方式。

但也有許多人對母親既愛著,也怨著:「為什麼媽媽要這樣對待我?」被這問題纏繞在心裡歲歲年年,終日糾結。

「我學心理諮商,就是從怨恨父母來的!」

愛恨交織的矛盾情結,一直左右著人們成長後的真實生活。日本作家岡田尊司在暢銷書《母親這種病》裡提到,「孩子本來就是帶著追求母愛的本性誕生的,最大的心願就是為母親所愛。如果無法得到,那麼終其一生都會一直渴望、執著於母愛。這是很悲哀的宿命。」

岡田尊司認為,舉凡沒有安全感、過於追求完美、悲觀主義等負面人格,與童年時個人和母親的互動關係,牽連甚鉅、影響深遠。

台北藝術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心理諮商師許皓宜率直表示,「我學這一行的開始,就是從怨恨父母來的。」她從自己的成長經驗和經手的臨床諮商個案中,清楚看見,許多人困在親情的泥淖裡,難以抹去童年對父母的負面經驗與記憶,即使現今看來似乎和平相處,但雙方關係卻因此疏離,親子間甚至久不往來。

開始破冰!勇敢打破家庭恆定關係

許皓宜從心理學解釋,人們習慣對家人關係維持恆定,即便知道這樣的關係並不正向,但為了怕因為改變而帶來的傷害,寧願選擇退縮。就像是孩子可能想跟媽媽表達心裡的真正想法,但就怕媽媽的回應不如預期、不被肯定,又挨酸、挨嘮叨,所以寧願不說。

「把自己的心情寫下來告訴對方,是好的,」許皓宜說。

坐下來提筆書寫,是正視自己心情的最佳方式。可以把澎湃的情緒安頓好,梳理真正想說出口的意念。「如果用平時講話的方式溝通,會被情緒卡住,或可能覺得對方回應太直接冷漠而受傷。」

越是情感濃烈糾結的時候,就寫封「情書」吧──把心情寫下來,對媽媽表達你真心的想法。也讓她看到真正的你,給她機會,告訴你她真實的心聲。

即使是失能型的母親 對人生都有意義

「為什麼我的媽媽這麼弱!」問起兩性親子關係專家吳娟瑜對媽媽的想法,她先脫口而出了這句話。

她娓娓道來,也許引領她成為兩性專家的契機,就來自於原生家庭的紛擾。吳娟瑜童年時,父親在外的女性關係不斷,又因為愛玩,讓家中的財務吃緊。在吳娟瑜的心中,鹿港世家千金小姐出身的媽媽,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不夠強悍。

「小時候覺得媽媽很漂亮,但是她只要跟爸爸吵架就離家出走。我是大姊,就必須煮飯給弟弟妹妹吃,小時候真的很氣,為什麼媽媽連自己的老公也搞不定。」

但隨著自己大學畢業後早早結婚旋即生子,吳娟瑜開始理解當年媽媽面對的痛苦。即便在男主人不斷拈花惹草、家計困難的時刻,什麼都不會的媽媽卻邊掉淚邊撐著,「我開始理解,如果當年不是媽媽穩住,這個家早就散了。」

完美媽媽不存在 她也是平凡人

「到底什麼叫『完美』?我自己也不清楚,」吳娟瑜說,孩子也曾經對她說「我才不想你當我的媽媽」,才知道自己原來也不過如此,「我也不夠完美。」

許皓宜也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完美媽媽的形象,覺得媽媽「就應該在最適當的時候照顧我、了解我」,但這個完美媽媽的形象,其實依人的想法而不同。

「每個人對母性都有渴望,不見得是母親真的沒有滿足或沒有給──而這個體悟,是讓自己邁向成熟大人階段的重要覺察。」

許皓宜強調,自古以來傳頌著完美母親的形象,「可是我們遇到的就不是這樣的母親,」所以有時候,「不是母親真的有什麼問題,而是我們對生命議題另有渴望。」

(心裡諮商師許皓宜與父母和子女的互 動,觸動她探討「理解父母,我們也才接納了自己人生」的深層意涵。照片/許皓宜提供)

你可以不原諒過去的那個  但現在的你仍然有權利被愛

吳娟瑜說,她曾在演講會場上,遇到一位女性,哀怨說自己曾為躲家暴離家出走,後來再回歸家庭,但兒子都不理她。

「其實,媽媽也有說不出口的苦衷,」吳娟瑜強調,就算母親曾做錯事,做兒女的要學習能夠放過她,更重要的,「是去釋放和撫平自己曾經以為不被愛的傷口。」

「有些人似乎寧願活在過去的怨恨裡,好像這樣比較能釋懷或者原諒,」許皓宜說:「你不需要想著要去改變過去,你可以不原諒過去的她,但隨著時光流逝,以前的母親跟現在眼前這位,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從一封電子郵件改變了母子關係

「關於母親的事情,很多時候我也一無所知。」CNN名主播安德森.古柏(Anderson Cooper)在《曾經絢爛的彩虹(The Rainbow Comes and Goes)》一書中,說出天底下大多數人的共同點。

「她曾經歷過的人生、能夠形塑母親這個人的種種事件,其實我們所知甚少。很多時候,是因為我沒有主動問起。而關於我的事情,有很多她也不知情。」古柏在母親91歲生日之際,透過電子郵件開始與母親對話。許多非常私密卻又極度個人的回憶,經由母親的信一一展現。其中一封信提到,他對母親酗酒及醉後的情境,感到害怕與憤怒。

「身為母親的我,有時候還是讓你失望了,很抱歉。但你願意將感受坦白告訴我,表示你真的很信任我,這點對我來說,意義重大……」經由一封封與母親的對話,最終改變了母子關係,更重新了解母親和自己。

寫「情書」前 先撫慰自己心裡的小孩

每個人都有被愛的權利,當下的相處才是最真實的。拿起筆、敲鍵盤,或者用通訊軟體都好,寫一封給媽媽的「情書」,幫助自己走出被情緒綁架的深層糾結。但提筆前,還是得做好心理準備。

「首先,不是忙著告訴受傷的自己該怎麼原諒對方,或是去開導忘記那些不好的經驗。相反的,應該要先『感謝我自己』,肯定自己能從傷痛中一路活下來,還活得這麼好,」許皓宜說。

其次,不要以為寫了一封信給媽媽後,兩人間的關係就會馬上走向圓滿大結局,一切恩怨都會煙消雲散。「這是不可能的,關係需要慢慢修復。」

還會令人更沮喪的狀況是:雖然因一封書信溝通開始破冰,但幾天過後又故態復萌,壞的關係又回來了。

這時請記住:破冰的過程會像心電圖曲線一樣上下起伏,如果能夠不斷傳遞情感、持續保持溝通,這條曲線的坡度才可能趨於平緩,達到雙方關係的恆定性。許皓宜說:「建立關係就是要有耐心,千萬不要灰心!」

──我並沒有以媽媽為榮這件事,她心裡可能有點感受。我一直在心裡跟媽媽和解,學習怎麼原諒她、理解她、明白她、放下她,一步步做。可是,拖遲到媽媽快嚥氣時,我才跪在她旁邊說:「媽媽,你把我栽培得很好,讓我能夠有穩定的人生,真的很謝謝你。」那時候才跟她說謝謝,但是她可能已經聽不懂也聽不到了。──吳娟瑜

──我媽看了我的書,寫了一封信給我,她說她看了書,才知道原來我心裡想什麼。我媽說她寫給我的那封信,自己寫好又修改,還拿去給我爸幫忙修改,兩個人就邊寫邊哭,最後才把那封信送給我。──許皓宜

寫幾句情話、寫封情書給媽媽吧!有些話不說,永遠不會知道,到底有多少我們不斷深切渴望的愛與情感,其實都在啊!卻這麼扼腕地因為互不了解,擦—身—而—過。

母愛給過也來過,請不要再錯過了。提筆吧!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開始>>https://bit.ly/2p7NGzX

★【限量組合】《康健》6期+ 2018 暢銷力作龍應台《天長地久》,只要=990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