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送行,學習放下的生命課題

送行,學習放下的生命課題
放大字級

匆匆數十寒暑,大學同窗竟然已有九位移民天堂;曾經同堂上課,一起在操場上追逐呼喝,笑鬧中一塊兒包水餃、到淡海夜遊……;再回首,有人已經隨風而逝。

到了這個年歲,「送行」未見得頻繁卻是無可避免。我一點也不在行到靈堂敬禮送行,相信多數大大人也不習慣,輓聯、誦經的師父、鮮花素果和哀戚的家屬,若在教堂舉辦告別式,靜穆但仍流動著不捨與傷感。

靈堂上放大的照片,總透露著不真實感,這個人曾經活生生地走動蹦跳,這會兒已走入另一個未知的世界。

坐在親友區等候捻香祭拜,難免胡思亂想―臨走前究竟發生什麼事? 病痛來襲時,如何克服潮浪般的恐懼? 求助醫師了嗎? 為什麼無法挽回? 孤單無助時,可有家人暖心陪伴?

我一個遠方的老同學、老朋友,與死神拔河時他們曾想過找我協助嗎?

我,又能做些什麼呢?

金蘭住在台中,得知她病重時,曾透過電話和她聊聊,聲音微弱的她謝謝我的關心,掛電話前,我掙扎著到底要說些什麼?

「加油!」會不會太矯情? 明知已到病程末要如何「加油」?「祝福」也怪怪的,畢竟彼此都心知肚明,將發生什麼事。

心思紛亂間胡亂說了句:「有空再去看妳哦!」三兩句就把電話給掛了。

幾個月後,我和老甘等數位同學真的去看她、去送她;那時是在她家裡舉行告別式。

說到大學同學阿嬌,她可是大家的開心果,總是能「胡說八道」一番(啊呀! 往生者最大,抱歉,我實在找不到哪四個字更能代表她的舌燦蓮花,生花妙口」)。

她到那裡,笑聲就到那裡。尤其喜歡阿嬌的草根性,不是「土」而是很真實的一個人,打來鬧去的時候,我們彷彿小學生般天真無邪,大家比誰的反應快,比誰的嘴巴利……

阿嬌走得突然,這點讓我一直對她不諒解,大家同住台北,老同學一場生病的跡象怎麼一點都不透露,連急救都來不及,她說走就走了。

阿嬌和阿三、老大、海虹,還有我們這些都是要好的大學同學,她出殯的日子我正在海外演說,沒能親自送行。2017年11月住在海外的老大、海虹,兩人不約而同回到台灣,阿三帶她們兩位去廟塔。塔位眾多,她們一行三人走來走去找不到阿嬌的牌位,正在詫異猶豫時,奇蹟出現了,有心靈感應嗎?

後來,阿三、老大和我聚餐時,老大說:「就在一轉身之際,往後一看,那麼多的牌位裡,一眼就見到她的那三個字……」聽到這裡,眼淚再也止不住,阿嬌啊! 天上有知,早已不怪罪妳為何身體不適沒讓老同學知道? 也不生氣妳獨扛病體在醫院間穿梭。

相反地,要致上內心的歉意,既然是老同學、好朋友,自己沒有主動關心妳、安慰妳,居然還怪罪妳不夠意思。

關於「送行」,要學習的事還很多:學著走入靈堂不要有過多的情緒波動,學著給家屬擁抱支持,學著瞻仰遺容時不要因沒說出口的感謝而遺憾。

有一天別人為我送行,希望大家輕鬆、自在,今生你我有緣作夥,不論是家人、學、同事、朋友,多麼難得的生命交會,一起共度歡樂時光,一起面對困境,從不放棄彼此相守到最後。感謝各位給我鞭策、給我鼓勵,也給了我最溫暖的陪伴,這都是我生命裡最真實的養分。

生命來去終將是塵歸塵、土歸土,希望你我都能對生命有更多透析理解,瀟灑來去。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摘錄自出色文化 《酷老樂活:吳娟瑜給大大人的10堂幸福課》)

大人都在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