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在生命轉彎處,重新調整人生選項的優先順序

在生命轉彎處,重新調整人生選項的優先順序
放大字級

從任教10年的淡水國中離職時,真的心亂如麻―10年間結婚、生子、授課,伴隨著老公創業,全然沒有活出自己的感覺。

其實我也不清楚什麼是「活出自己的感覺」? 較明確的覺知是「自己不該埋沒在一個小鎮的池塘裡」。

出外闖蕩的第一個月就後悔了,房租、水電、小孩的學費在哪裡? 我在幹什麼呀? 和Show 大吵一架,硬是帶著兩個兒子搬離淡水,在台北興隆路落腳。有一回,看到電力公司的業務員挨家挨戶收電費,匆匆忙忙往抽屜找錢,卻只摸出幾顆銅板,於是用最快速的方式離開家,跑到50公尺外的一顆石頭坐定,緊跟著眼淚就流出來了。(不怕讀者笑,我先天個性軟弱又愛哭。)

為了「活出自己」,我費盡力氣努力為自己造橋舖路;很清楚自己要的是「吳老師」三個字,更期待別人喜愛我、尊敬我、請教我。(很虛榮吧!讀者們可以理解一個已婚婦女當年力爭上游的心境;也可以不解-何苦為爭名奪利為難自己?)

曾經有位社團的小女生在電話中大聲直呼:「 吳-娟-瑜, 妳為什麼……」,事隔多時,早已忘了她指正什麼事;但彼端傳來的「吳―娟―瑜」三個字非常刺耳,猶記當時氣呼呼地覺得這個小女生非但不懂得感謝我對社團的付出和貢獻,還如此「沒家教、沒禮貌」?

皇天不負苦心人,我終於能在社會上嶄露頭角:寫報紙專欄、應邀演講、上電視外,也曾經在電台、電視主持節目。

有一回,準備錄影前我私下詢問主持人:「等一下介紹我時,可以用『吳老師』這個稱呼嗎?」主持人笑而不答,未置可否。節目開錄,攝影棚燈光亮起,主持人就定位,介紹到我時,我對著攝影機微笑招手,耳裡聽到的還是:「歡迎兩性專家吳娟瑜小姐。」

為了把「吳小姐」變成「吳老師」,我顧不到家庭生活,顧不到陪伴娘家的爸媽,更別提自己的身心健康,當行程滿滿滿,掌聲越來越多;當「吳老師」的名號擲地有聲備受肯定時,健康檢查報告裡也出現警示意味濃厚的紅字……。

重新調整人生選項的優先順序後,來到大大人階段的我終於明白「唯有身體健康,才能享受人生另一番風景」,「唯有家人的全力支持,才有機會更上層樓」。

走過生命中的風風雨雨,心態也不同以往:直接叫我「吳娟瑜」不但無妨,甚至感激他們與我如此親近;不叫「吳老師」也很OK,何必陷入「好為人師」自認高高在上自我膨脹的窠臼呢?

如此這般的心境轉折,倒是出現一個新的挑戰。

從爸媽那個世代的角度看待人生,50歲以後等同進入黃昏暮年;近幾年也看到不少文學界、媒體界、政壇曾經紅極一時、引領風騷的知名人士,一轉眼間就銷聲匿跡,甚至不乏正面臨病痛與失智之苦。

有些社區裡的點頭之交,當年往往不是拎著公事包就是拉著滿滿蔬果菜肉從身邊擦身而過;幾年後卻是外傭推著輪椅或是家人攙扶,吃力地走向公園去曬太陽。這就是我的新挑戰:退休就代表結束,銀髮就要趨於平淡,多年來努力建構的舞台、贏得的掌聲可能在5年、10年、20年後全部消失。天啊! 這麼熟悉的、豐盛的感覺,到頭來竟是一場空嗎? 如何調適應戰,成了新階段的新課題。

政治大學校長周行一教授寫著:「長壽一直是大家的共同願望,但是曾幾何時,現代人已經從「還沒有準備好早過世(not prepared to die early yet)」變成「還沒有準備活得久」(not prepared to live long yet)」,和以前人比較,這個心理其實蠻諷刺的,我們都在「想活得久」和「怕活得久」之間掙扎」。(老人化社會與人文社會科學,聯合報,2017.10.7)

周行一教授一語道破這一代即將進入銀髮世界者潛意識裡共同的憂心與恐懼。看來我們不會像祖父母與爸媽這一輩人早早過世;如果現代醫學與科技讓我們留下來,我們該怎麼過「好」日子?

講明白一點,未來30年∼40年,百歲人口逐年增加,但目前可以引領這群未來銀髮「活得久、活得好」的族群尚未成為社會的主流聲音,只能說―正在啟蒙摸索,在各自尋求突破的情況下也只能發揮個人有限的影響力,這也是為什麼像我這個年紀的人面對未來多少有些惶恐。

不怕! 不怕! 讓我們一起勇健開創「酷老樂活世代」-熟齡的我們熱愛人生,更瞭知如何享受人生、延續人生!

怎麼做才能擁有燦然晚年呢?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開始>>https://goo.gl/H8mmY6


(摘錄自出色文化 《酷老樂活:吳娟瑜給大大人的10堂幸福課》)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