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共有 52 筆搜尋結果

孫越:平靜走過哀傷,是悼念死者最好的方式

最近看了電影《送行者》,敘述一位大提琴手陰錯陽差跑去當禮儀師,看盡了生離死別的悲傷,最後決心面對失落親情的故事。這部電影我看了3遍,很想找個機會跟大家談談。

歷經3次生死,找回生活的黃金比例

從50歲到51歲這兩年,藍浩瑋曾與死神對峙3回,但最後他都幸運地躲過死神的奪命關卡。

馮翊綱談生死|祖師爺跟老天爺商量好,把我留下來

那是高雄左營的大熱天,上小學的馮翊綱卻蓋著棉被發抖、上吐下瀉,看過醫生狀況也未減輕。鄰居認為是撞邪,建議帶去收驚,馮媽媽依照指示,將飯碗盛上水,插入3枝筷子後開始叫喚一些名字,都不見筷子有動靜。

行醫者為何到處談死?罹癌醫師:生死兩相安,是我最有成就感的事

過去當醫師時,楊育正奉行搶救到底,死亡意味著醫師的「失敗」。但當婦癌權威有一天也成了癌症病人,才領悟人生不急但重要的事,就是面對死亡;醫療有其極限,惟有溝通、關懷與陪伴,才能讓病人與家屬好好走完生命終程。

只有19條的《病主法》,憑什麼影響你我的生死

《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已實施快20年,卻還是有些族群無法善終。它做不到的事,靠《病主法》來補足。

到了那一天,請勇敢放開我的手

好死,我說了算!瀟灑說再見,現在就準備。

不想全身插滿管子賴活著,《病主法》關鍵問答

善終不會從天上掉下來。了解《病主法》眉角,讓人生最後一程安詳、無憾。

面對生死 林芳郁:我的告別式要辦得快快樂樂、骨灰當肥料

如果有一天,人生走到盡頭,我們該用什麼態度面對?今年69歲、著名心臟外科醫師林芳郁行醫將近半世紀。見證無數生老病死、家族上下也有多位醫師在行醫,林芳郁看待生死的態度很豁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