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有 36 筆搜尋結果

鄧惠文:不溝通的理由

變冷淡而愈來愈少主動聯繫的愛人說:「我對你沒有改變,是你的不安多疑讓我們每次相處都很痛苦。」

孫越:把今天當作最後一天

有首老歌的歌詞說:「昨天像一縷輕煙」,我覺得用來詮釋人生,也很有道理。昨天為什麼像一縷輕煙?因為昨天已經過去,消失不見了,就算我們對昨天的事感到後悔或懊惱,也來不及了;至於明天,因為還沒有到,是未知的未來,我們捉不住,也掌握不了。既然昨天已無法挽回,明天又無法掌握,那麼真正可以把握的,就只有今天了。

鄧惠文談愛情/第二講:愛情中理性和感性的拉扯

當我們真正去面對愛情底層的情感的時候,我們面對的是恐懼。

永遠要把另一半當成愛人,而不是親人

想要讓婚姻常保新鮮,永遠要把另一半當成愛人,而不是親人。

怎麼找回愛的能力?第一步:好好經營「重要他人」

「愛無能」是種困境但並非絕境,建立關係的開關,就在我們自己手上。要怎麼解開關係的結,找回愛人與被愛的能力?

懷念《康健》的好朋友孫越│戒菸、義工、愛人,用力的活 

作為資深新聞工作人員,不可諱言都有經驗:為採訪對象寫悼文→刪除電話號碼與電子郵件……,但得知孫叔叔5月1日病逝消息,我不斷流淚。

洪雪珍/老夫老妻,不是親人,而是愛人

長久以來,我們都有一個觀念,人到中年,老夫老妻,是親人,不是愛人。生活從絢爛歸於平淡,彼此的關係不再追求激情,愛情不重要,親情最可貴。

邁向半百 精神科醫師賴奕菁:不再追求作完美女人,先過好自己生活,才有餘裕愛人

成為好女人、好太太、好媳婦,犧牲奉獻是華人社會裡代代相傳的女性標準守則,卻也是綑綁女人心的枷鎖。儘管時代推移,身為精神科醫師的賴奕菁也曾為此陷入憂鬱,卻在絕地逢生中,決定不再當拯救大家的英雄,將自己慢慢地愛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