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共有 15 筆搜尋結果

廖志峰:人文編輯的這堂課

我永遠記得當年走入南京東路上一家出版社應徵編輯時的場景,那個決定性的時刻,主宰了此後將近三十年的人生路向。在這段漫長的時間或工作旅程中,我有過短暫的偏移,但路徑卻又盪回了出版這條主軸。就像這條南京東路,我始終在基隆住家和這條路的兩端流動。我並不是說出版是一條多麼偉大或重要的道路,或是一種多了不起的堅持,我只是想說,我擺脫不了的是內心的聲音,所以編輯才成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職場選擇。在這個選擇裡,我嘗試賦與它更多的意義,不然青春白髮,就太可悲了。

廖志峰:音樂會的紙上風景

去年,意外在一場音樂會上認識陳景容老師,一年後出版了《我在音樂會畫的素描》這本書的修訂本。人生的偶遇,出版的偶然。這本書的修訂版增加了許多新的素描作品,當然也包括我所參加的那一場。在那場音樂會上,我注意到一位白髮老者,一邊聽著音樂,一邊快筆描繪,我當時還不知他是誰?如何能做到?太認真了吧。後來,我有機會進到陳老師的畫室,畫室裡除了琳瑯滿目的畫作和用具,隨處可見古典音樂的光碟,他說休息的時候可以聽。

廖志峰:週末的早晨

週末的早晨,甚麼都懶洋洋的,進到辦公室,發現辦公椅全翻到辦公桌上,地上原灑著的打蠟水已經乾了,卻還沒開始打蠟,不知是甚麼情況?忽然聽到女廁傳出講手機的聲音,原來打蠟的人在這裡,看來還不準備結束通話,我只好再走出去。白天的氣溫已然很高,還好有風吹拂,看來一個小時內也進不了辦公室,決定去理髮。

廖志峰:閱讀隨筆

還在一種波濤洶湧的狀態,決定到書店放空一下。翻著書時,接到玉山社魏姊的關切電話,大概怕我去尋短。早上的書店只有一、二位看書的人,非常安靜,也許下午會多一點進來躲太陽和吹冷氣的人。書店門口坐著一位阿伯,身邊的塑膠袋裝滿了空瓶子,還在睡,看起來還不想醒來。我醒來了,卻還沒真的醒過來,還在出版的夢裡。

廖志峰:我的「毛時代」

2012年的3月,我出版了李劼的小說《上海故事之毛時代》,在我所出版的書中,這是第一本我以「毛時代」定名出版的作品。原本的題目是《被遺忘的歲月》,我認為每個時代都有被遺忘的歲月,但這部小說則特別標示出文革十年被下放到鄉間荒野的知青生活,故事場景又在上海崇明島,所以改了此名。我喜歡李劼,李劼總是由著我改,除非我自己也不知道改什麼好,比如說星河流轉。這部小說最特別的是著重在女知青的遭遇,她們在先天上就容易成為支書,隊長,連長等性侵或洩慾的對象,只是隱而未宣,這是華文世界中頭一部以女知青遭遇為主所寫成的小說,算是為她們的青春立碑。我懷疑李劼那時也在崇明島上,小說場景氣味分明,人物情境,栩栩如生,既讓人扼脕,又讓人為春花委泥的際遇,嗟嘆不已。這是李劼寫得最好的一部小說,從人物塑造到情節推進,流暢易讀,而且十分深刻。出版之後,我以為文革的議題,我不會再碰觸了,畢竟文革離我太遠,離台灣太遠。

廖志峰:夜記

和一個老同學約餐敘,他讓我挑地點,我選擇了高記。這是過去最常和尉老師碰面的地方。兩年多沒來高記,有點陌生,問了服務生是否重新裝潢?服務生說:去年改了裝潢,你大概很久沒來了。我坐在兩年前的角落附近,想起那晚,從晚上六點坐到打烊,打烊後還在餐廳門口站著聊,聊到我幾乎錯過回基隆的車,那個夜晚的印象很深,除了尉老師,我還見了和允晨文化創立之初就大力支持的彥明姊和鄭樹森老師,沒想到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四人這樣痛快暢談。

廖志峰:無知的勇氣

我喜歡這種秋高氣爽的天氣,誰不喜歡呢?然而這種天青雲朗的天氣背後,經常感覺遠方熱帶氣旋的蠢蠢欲動,多颱風的島嶼讓我總是提心吊膽,特別是當你還有一間位在頂樓,裝滿書的倉庫,你會擔心傾盆大雨,讓雨水無處宣洩,開始在電梯間和樓梯間竄流時,引生其他的災難。

不只是光大新村的故事

二年前注意到「想想論壇」有一個新專欄,「眷村想想」,作者曾明財,對我來說是完全陌生的名字,但他寫的眷村回憶,文字活潑溫暖,彷彿帶著一種微黃軟調的濾鏡,讓人好像也和他一起走入生命的時光隧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