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共有 99 筆搜尋結果

單身,是勇敢?還是膽小?

這個彷彿該由哈姆雷特來回答的問題,如何能有解答?或者,單身根本不應是在勇敢與膽小之間的生命計算?

Don’t worry, be happy !

Don’t worry, be happy !

「沒有你,我怎麼辦?」

除了公務,我很少一個人旅行。除了請客,我幾乎不為自己做飯。除了家常小吃、喝杯咖啡,我從來不會獨自去一家正式餐廳,享受一頓燭光晚餐。

鄧惠文:不溝通的理由

變冷淡而愈來愈少主動聯繫的愛人說:「我對你沒有改變,是你的不安多疑讓我們每次相處都很痛苦。」

和另一半無話可說,怎麼辦?

孩子長大之後,我發現我和丈夫之間居然沒什麼話好談,請問該怎麼辦呢?

少了妳的餐桌,才明白的事

愛吃醬菜的我有一項小小的奢侈,就是定期向京都大德寺附近的T醬菜店訂購醬菜。那間店的主要客源並非觀光客,是間備受當地居民愛戴的殷實店家。

李偉文:「夫」字的定義,是與夫妻二人同心協力

這三年與老夥伴定期漫步臺灣,我們稱為「蝸行」,意指像蝸牛般慢慢爬。每次蝸行除了可以貼近土地、重新看見臺灣之外,當大夥住進在地的山莊或民宿時,晚上總免不了泡茶的泡茶、喝酒的喝酒,一起擺擺龍門陣, 互相抬槓鬥嘴, 也是難得的享受。

長照父母十多年卻被手足提告 兩性專家江映瑤:我已嫁給爸媽

七年前,知名兩性作家江映瑤辦了一場沒有新郎的婚禮,陪她一起拍婚紗照的人,是她的年邁父母。「多謝恁照顧我這麼多年,今嘛查某仔要嫁回來咱叨,恁放心,我會照顧恁一世人。」江映瑤穿著白紗嫁進自己的家,跪在父母跟前,一字一句許下愛的承諾,一家三口,攜手走在當成紅毯的紅磚人行道上時,笑中帶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