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樂/風格

3樣懷舊小物,復刻我們的少女記憶

作者/書傳媒 日期/2017-10-11 文章出處/書傳媒

圖片來源/書傳媒提供

提到作家米果,有的人總愛看她筆下的食物,有的人則戀上她逸散於筆尖的懷舊氛圍。在最新出版著作《從前從前我記得》中,米果十年前的作品被重版出來。

十年的時間,再度翻出的昔日風景,美好依舊。四十六樣懷舊物品,四十六種復刻記憶,即便來不及參與那段金黃歲月,透過米果的文字,我們與母親阿姨們的青春,在此相遇。

耐斯洗髮粉

我開始熟知洗髮粉的品牌,其實是耐斯洗髮粉,那時的洗髮用品屬於「脫普,耐斯,花王」三強鼎立的局面,猶如「瑪莉VS.美琪」瓜分香皂市場的態勢。我的童年髮型幾乎都是貼耳的「阿哥哥頭」。母親給我一包耐斯洗髮粉,用剪刀剪成小斜角缺口,先把細細粉末倒在掌心,加一點水,搓揉出泡沫,有時水龍頭水勢過大,粉末像四散竄逃的小兵,一轉眼就朝出水口奔逃,一整包的分量,總會流失半包。那時洗髮洗澡強調潔淨,沒有什麼滋潤成分,洗完總是乾乾澀澀。

撥盤電話機

我家的第一部電話機,很貴,非常貴。如果沒記錯,應該是小學三年級左右,或四年級更晚的學期末,歷經幾年等待,才排隊申請到的稀奇珍品。那時候也許要繳很貴的保證金,話機還要花錢跟電信局租用,以往都是黑色機體,那年恰好推出米色新機,曾經因為家裡有米色撥盤話機,還是小學生的我,拿這件事情跟同學炫耀,十分虛榮。

明星花露水

一直以來明星花露水總給我一些關於綺麗的聯想,可能是顏色、花朵、女人的髮髻耳垂、合身的旗袍領口,或是繡有小花的白色手絹。兒時的盛夏傍晚,剛剛洗過澡,趴在淡綠色大同電扇吹彿的塌塌米床緣,看著母親打開梳妝台下層的玻璃櫃,取出跳舞女孩的墨綠瘦長玻璃瓶,瓶口倒扣在手掌,倒出薄薄一層明星花露水,然後輕輕拂在我那長滿痱子的肩頸後背,再輕輕拍打,啪啪啪,沁沁涼涼。

原文出處:http://bit.ly/2i2XkV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