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心靈

抑住心裡的聲音,會讓身體出問題

作者/武志紅 日期/2017-10-03 文章出處/四塊玉文創

當我們心中升起某種情緒或念頭時,我們常不願意接受,並試圖壓制它們。然而,它們並未消失,只是被壓制到潛意識裡。

湖南某媒體曾報導過一個新聞,在中國婁底這個鋼鐵重鎮裡有一位62歲的老人,冬天要穿38件衣服和11條褲子禦寒,但還是冷得要生上兩個暖爐才夠。

怎麼會這樣?這位叫王少光的退休教師說,他變得特別怕冷是從一九九二年開始的。那年妻子遭遇車禍去世,此後他的體質開始變差,常感冒,衣服因此越穿越多。近兩年,就算是夏天他也要穿上10件衣服和好幾條褲子,而冬天更是要穿幾十件衣服,但還是覺得冷。

這很有可能是心冷。最愛的妻子突然過世,丟下自己形單影隻度日,於是心開始覺得冷了,任誰都不能替代那個人,讓自己的心變暖。而心靈的狀況映照在身體上,便出現了這樣無論穿多少件衣服都不覺暖和的怪現象。

對於這樣的冷,我也有所體會。有一天,我穿得厚厚的出門,發現並不符合當天氣溫,好像自己到哪裡都是穿得最多的一個,但卻仍然覺得冷,忍不住發抖。

「你病了?」朋友問。「應該沒有!」我回答。

我猜我沒有生病,而身體的這種冷,源自於心冷,源自那天籠罩在心頭孤獨的冷。

意識上不能溝通,就用身體溝通

身體是心靈的鏡子。這個道理,我在太多故事中看到。

一個深圳的男孩,去年大學聯考失常,沒能如願考上北大、清華這樣的名校。最後,他被父母送到了東北讀書。他想讀廣州的中山大學、暨南大學或華南理工大學,但父母不同意,他們的理由是:他從來沒離開過家,從來沒吃過苦,就去冰天雪地的東北鍛鍊一下吧。

結果,他在東北那所大學嚴重不適應,短短一學期就瘦了幾十公斤。他經常肚子痛,甚至會痛到冒冷汗,還莫名其妙地摔了一跤,造成腿部骨折。媽媽心疼他,去東北帶他到當地最好的醫院檢查,但卻檢查不出肚子痛的原因。醫生還說,照他當時摔的程度,應該也不至於造成骨折。

在我看來,瘦幾十公斤、肚子痛和骨折,都是他心靈深處的反映。因為在東北,不只是天冷,心也冷。

首先,他的好友多半都在南方讀書,僅有幾個在北方的,也集中在北京,這讓他感到異常孤獨。其次,他不能接受自己的「失敗」。他認為,自己應該去北大、清華這些名校,東北的那所大學儘管也不錯,但比北大、清華差了不少,他認為配不上自己,所以他根本不願意去適應這所學校。

最後,他覺得自己被拋棄了。聯考填志願時,他的父母沒有徵求他的意見,強行為他填了這所大學,而且明確地對他說,以前他們對他太溺愛,他該去過一下獨立的、有挑戰的生活。這讓他覺得自己既被父母否定,也被拋棄了。

這三個原因加在一起,讓他在那所大學度日如年。他不能接受那裡的一切,從老師到同學,從宿舍的乾淨度到學生餐廳的水準……

於是,他一到那所學校便對父母說,他在那裡待不下去,他想轉學,想回到南方讀書,不然重考也可以。但是,他的父母絲毫沒有理會他的反應,反而嘲諷他說:「這麼一點苦都受不了,你就這麼沒出息?」

從那之後,他不再告訴父母說他想回去,甚至,他也不再對自己這樣說,他強迫自己在那所學校待下去,做一個父母眼中有出息的孩子。然而,這只是他意識上的努力,他的潛意識仍然想回去,仍然拒絕融入那所學校。最後,在潛意識的指揮下,他討厭那所學校的飲食,吃得很少,一下瘦了許多。也因為相同原因,他經常肚子痛,還莫名其妙地把腿摔骨折了。

即使他不再和父母說回去的念頭,但他會和父母說這些明顯的事實:他瘦了、他肚子痛、他骨折了……藉由這些事實,他在傳達一個訊息:我都這麼慘了,你們還不讓我回去,你們還愛不愛我,你們還是稱職的父母嗎?本來,他想和父母溝通,用語言來傳達,但父母不允許,百般無奈之下,他只好改用身體來傳遞這個訊息。


(摘錄自四塊玉文創出版《追身體都知道:30條找回健康,尋回自我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