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竹君

竹君/問世間情為何物?

作者/竹君 日期/2017-09-18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歌德曾經透過浮士德的口,要那不能自巳如同莊周夢蝶的美感經驗喊出:「美麗的剎那啊,請停停不要溜走!」

現在所謂的「來電」,兩個生命之間的感應。就像電光火石一樣。一剎那間彼此碰觸到一種來電的感覺,可是一剎那過去了,就沒有了。兩人再互看之後,有一種感動,可是再一眨眼,你再看對方的時候,好像依然故我。

這碰到的一霎那,發生的浪漫愛就是(羅曼提克)。這種效應會讓我們臉紅,使我們整個人都快發出一種光彩。但是這種激情持續一段時間,少則一天半天,多則十天,你會陷在一種特殊的情境當中。

生命的碰觸是形而上的,是看不見的,彼此心照不宣。而我們能看見的是愛情的效應。但是大家都誤會以為這個愛情的效應是愛情的本身。愛情是來無影去無蹤。

記得有一篇小說曾經寫男女主角都是公司裡的職員,每天都面對面坐著,說的都是公事,彼此都沒有感覺。有一天公司旅遊,車子到的風景區,大家下來玩,突然下了一陣雨,大家都非常狼狽地回到車子裡。這男孩跟女孩安排做隔壁,男生突然伸手去幫女生擦了一下她頭髮上的雨珠。女孩子的心被碰到了,發生了一種感動,人之所以被感動,不是對方任何條件,而是你感受到對方的柔情、善意、還有他的真心。這跟地位名譽金錢都沒有關係。

那個男孩他自己完全沒有感覺,因為他是個施者,不是受者。

小說裡的這個女孩是一個結過婚的人,所以她不能夠表達,她就忍著,壓抑者。回家好幾天都過得很苦悶。到公司裡看到他,好像跟以前不一樣了。男孩完全不曉得。有一天她一早起來,忽然感覺正常了。那種煎熬沒有了,整個人輕鬆了。原來情緒動盪的時候,全身發燒,現在退燒了。原來動盪只是一個效應,它本身不是愛情。女孩心裡面很不開心,因為這份愛不能表達。

那個女生很想報復那個男生,於是她坐在他的摩托車後面,故意湊近男孩子的脖子耳朶邊吹口氣,故意把臉貼在男孩子背上,故意讓男孩子心裡頭激盪,女孩終於發現男孩被她傳染了,但男孩也在壓抑著不敢表露。小說就這樣結束了。

愛情專家曾昭旭博士認為處理愛情有兩個方法:一個是任它和守秘密。引起的感情沒有充分的抒發,積在心裡頭會使生命受傷。

專家認為就放任它,自然的擴散。如果兩個人都單身就繼續下去。但是在公眾面前,不妨裝作沒事一樣,這很重要,避免受到干擾。

第二種處理,如果像小說中那對男女,不應該以情人的方式來相待,於是壓抑,女生就會想報復。

客觀地合理的疏通,不妨可以看看眼前是什麼樣的關係,就用這種關係裡應有的「道」來溝通。如果是朋友,就用朋友的「道」來溝通,如果是同事,就用同事的「道」溝通,如果是演講者與聽眾,就用演講者與聽眾的關係來溝通。你可以跟演講者說:「你講的真是太好了,我心裡好感動,真的謝謝你。」

很多人不知道處理感情有兩條路可以走,通常都是想一個辦法,開始幻想,做「白日夢」,於是通俗文藝作家,寫出來許多美妙浪漫的愛情故事。讀者便把自己想成書中的男女主角,也可以得到一種舒暢。

另外一種是追星,明星是大眾情人。每個影迷都以為自己愛上了他,其實並沒有,只是愛上了自己心中的幻想。

其實浪漫的愛情,就「時間上」來說,那是一霎那的;就「境界上」來說,它是永恆的。

當一個人活得很輕鬆,心情就會自然的開朗,遇到機緣湊巧的時候,就能夠跟人發生來電的感動。所有的浪漫情懷都是由真實生命的碰觸而自然點燃發生。我們以一份輕鬆的心情來面對真實的世界,等愛情自己來敲門。

祝福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作者介紹:

竹君,曾經以「嫁作洋人婦」及續集「中國式的愛」以及「我還活著、就要開心的活」成為暢銷書作家,這三本書文章以父女、母女、夫妻情感為主軸,經由文字照見她的內心。

嫁作洋人婦35年的她,對於兩性的溝通、中西文化的溝通、與丈夫剛柔兩極端性格的溝通,她的文章常在各報章雜誌上看到。從她的故事中,分享這40年來與洋老闆、也是丈夫的另一半,如何維繫這段婚姻和兩性如何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