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微笑台灣

職人精神/一件西服,道盡兩個世代的傳承

作者/包子逸 日期/2017-08-31 文章出處/微笑台灣

圖片來源/洪承欣攝影

走進「力上西服」,總能看見梁冬富師傅從容不迫的身影。

梁師傅散發著裁縫界「一代宗師」的氣場,厚積近半世紀的好功夫,在國際裁縫賽事上屢獲金牌,見識過的歷史人物如過江之鯽,平日喜歡在店內趿著皮革拖鞋漫步,說起話來不疾不徐,經常雲淡風輕地說:「沒事兒」,像順手熨平布料上的細紋。

「力上」有一把從民國五十年代延用至今的鎮店老裁縫剪,烏黑沉手,刀口子彷彿有磁力,能穩穩咬住布料,「唏!」輕輕一剪即是乾淨銳利的線條。這支老剪依然麻利,但經年累月地打磨,竟從原本的十二吋漸漸短縮成十一吋。現在,工作檯上的骨董裁縫剪旁加入了另一把簇新的十一吋金色裁縫剪。

近兩年,梁師傅身邊跟著一位年輕的學徒劉光軒,同門師弟妹稱他為「大師兄」。在沉穩的梁師傅身旁,劉光軒就像那把金光燦燦的剪刀,講話速度飛快,身上的行頭考究,對西服美學有滿腔熱血,師傅偷笑他「連在後台做衣服都可以打著領帶」,走進這行算投其所好,滿足他對此道的癡迷。

劉光軒手上經常戴著一枚指環,平時戴在小指上,工作時則移到中指第二節,遠看像時尚配件,細看才知道那是頂針,是做針線時的得力助手,也暗示了裁縫師的身分。頂針即使小,劉光軒也追求獨一無二,他的頂針是純銀鍍上玫瑰金的訂製品。

訂製西服有什麼成衣所無法取代的地方?

除了能夠客製化,優良訂製服更符合人體工學,讓人絲毫不覺得束縛外,劉光軒指出,機器工整呆板,手工則保有極細微的誤差,反而活潑有人味,那正是手工藝珍貴之處,藝術的展現。

問劉光軒偏愛什麼樣的款式,他說自己的喜好已經和剛入行時不同,以前喜歡花俏的東西,現在知道自己要什麼、喜歡什麼,更能欣賞素樸之美,因為「好東西即使素,就是有質感,就是能發光,就像線上遊戲的傳說裝備,有一圈光。好的東西就是有這樣的效果。」

劉光軒非常晚才入行,對上一輩的老裁縫來說實在是太晚了。

他高中主修資料處理,大學主修經營管理,但他覺得這些科目無趣,很早就逃學,二十幾歲在各行各業闖蕩,近而立之年才確認自己的職志。義大利佛羅倫斯每年都舉辦兩次國際男裝展(Pitti Uomo),吸引盛裝的時髦男子朝聖,這場萬眾矚目的盛宴報導讓劉光軒對這門工藝動了心,越鑽研越上癮,最後抱著不如「自己的西裝自己做」的心態,投入梁師傅門下,從「拿針」基本功從頭學起。

梁師傅十四歲入行,一身絕學是鍛鐵般用漫長的青春歲月換來的,但那樣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這對師徒分別代表了生命經驗懸殊的兩個世代,梁師傅來自篳路藍縷的戰後勞力密集時代,從製作端的後台走向前台,而劉光軒則來自衣食飽暖的高學歷時代,從消費端走向製作端,觀點不同,風格也各異。

近幾年,隨著《金牌任務》、《大亨小傳》等熱門影視的催化,加上台灣Suit Walk「紳裝走路」西裝同好聚會的加溫,「紳士服」的文化風潮再起,如同單車從早年的代步工具演進為現今的休閒運動工具,「紳士服」也漸漸從特殊場合的穿著,延伸為日常品味與個人風格的展現方式,為這個產業注入新的能量、新的消費群,想投入此業年輕人也激增。

不過,一頭熱想入行的人多,放棄的速度也快。

裁縫畢竟是慢工出細活的職人手藝,無法一步登天,風光的成果背後更多的是枯燥的反覆磨練,加上工時長、學徒起薪低,熱情很快就耗損殆盡。劉光軒認為,職場若能提供系統化的教學體系,提高學徒的反饋感與產能,有助學徒提早規劃未來藍圖,消弭不安全感。更重要的是,學徒必須調整心態,將艱辛的起步期視為換取無形資產的學習過程,放眼這一行更遠的未來。

訂製西服產業人才斷層三十年,目前檯面上最年輕的師傅都在五十歲以上,因此,劉光軒表示,新生代若能在此時想辦法把自己的能力培養起來,「當風向吹來的時候,你就有辦法站在那個地方」。

 

力上西服|台北市信義區逸仙路50巷2號1樓

Facebook請搜尋:力上西服


文章轉載自《微笑季刊 草根款款行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