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當小農,天天睡得著又能照顧父母

當小農,天天睡得著又能照顧父母
圖片來源/馬景平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45歲以前,在證券、債券、期貨市場進出廝殺,是甘文聰「不堪回首」的工作。幫客戶做投資,天天與漲跌數字搏鬥的高壓力,讓他身心疲憊,決定離開金融圈。

45歲那一年,回到台南家鄉定居,頭半年閒閒無事,逛網路看到「有機農業」一詞出現得愈來愈頻繁,引發他投入有機農業的念頭。

離開金融圈
返鄉摸索學習有機農業

甘文聰對農業完全陌生,即使老家在鄉下,但家裡不務農、也沒下過田的他自知要進入農業,必須透過學習,否則摸不到竅門。

一開始,甘文聰找上農會,但農會無法提供協助。他轉向農改場詢問,約了時間跟負責人員見面,對方聽到從都市回來的他要從事有機農業,板起臉說:「我很忙,沒有時間聽你開玩笑。」他也不客氣地回說:「我也很忙,專程開半小時車到這裡,你以為我是開玩笑嗎?」

甘文聰快要動怒掀桌的模樣,讓對方見識到他是玩真的,這才把相關資訊介紹給他。

後來,甘文聰一位搭蓋溫網室設施的朋友建議他,不妨先看別人怎麼做有機農業,並帶著他乘搭蓋溫網室之便,在半年內踏訪50多個農場。

甘文聰見到大部分小農種出來的有機蔬果,瘦小又被蟲咬鳥啄,有點心灰意冷,「那樣的蔬果,我自己不會想吃!如果我來做這行業,覺得『嘸采工』(枉費)。」

最後在一間有機農場,他見到種在網室裡的蔬菜長得健壯又漂亮,而且農夫當場拔起蔬菜,不洗不擦,直接送入嘴巴大口嚼。那一幕讓他深受感動,被他視為從事有機農業的目標。

目標有了,甘文聰花錢在高雄旗山的自購農地蓋網室,並要任職科技業的太太結束外派工作,回來一起種菜。

在旗山種菜3年4個月,甘文聰笑說那段時間像當學徒練功夫,沒收入還到處求教,因此認識栽培技術非常厲害的小農。

這些小農種出高品質的有機蔬果,卻擺在倉庫裡腐壞,沒能從銷售得到實際的收入回饋。

甘文聰心想:「乾脆我來賣!畢竟我從都市來,比較能找得到客戶。」於是他開始找資料研究行銷、學包裝,將自己與其他小農生產的蔬菜拿到有機店銷售。

一週送貨一回,一個月營業額有12萬元,「這是根本、是生意,」他說,那時多數有機小農做有機店、網路生意,還看不出市場在哪裡,「但我確定有機農業未來會上揚,因為人追求健康會吃有機。」

開闢市場,
拿下校園午餐、企業團膳訂單

在過去金融圈從業的訓練下,甘文聰本能地啟動分析與思考,想為有機農業找出潛在市場,「人多的地方一定要吃飯,在吃飯的地方就有市場與機會。哪些地方吃飯的人最多?就是學校。」

甘文聰主動找當時的高雄縣政府提案,希望學校營養午餐採購有機蔬菜。校長質疑午餐預算少得可憐,如何吃得起有機?結果,他用數據分析及「你給預算、我降利潤」的銷售策略,讓縣府與校長點頭同意。

甘文聰說,每位學生每頓營養午餐吃有機蔬菜,只需再加3元,而500位學生用餐每頓僅多花1500元,「學校可以找家長會補助費用,並光榮地跟家長說:『我們給小朋友吃有機蔬菜。』」

同時,他為了應付營養午餐的龐大訂單,找來志同道合的有機小農,用「打群架」概念展開契約合作,訂定有機生產的規格與流程。

於是從高雄縣市、台南縣市到後來新北市的學童營養午餐,以及企業團膳、連鎖市場,全是甘文聰開發出來的有機農業新市場。

「我很自傲這些市場通路原本不吃有機,但我能創造他們的有機需求,是無中生有的,我玩得很愉快!」甘文聰說,中年轉場進入農業11年以來,只要談到有機農業,他的眼睛就會發亮,而且天天睡得著,又能就近與兄弟姊妹一起照顧父母。

現在他的集貨、供貨系統能自動運作,空閒時間多到可以一早打網球、跑步、騎單車,下午找小農喝咖啡、聊天。

再過5年,甘文聰要從銷售端退休,專心種植有機蔬菜。「很多人以為我只會賣菜,我要證明我真的也會種!」一股為榮譽而種植的農業魂沸騰他的心,農業依舊伴他到老。

大人都在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