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彭懷真

彭懷真談中年心事/當洞穴成為問題,心情劇烈起伏

作者/彭懷真 日期/2017-08-17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快樂享受父親節聚餐的次日清晨,才開車出家門就被熟人所撞。接下來就是耗費大量時間、精神及金錢的過程。五月底才享受駕駛新車的樂趣,如今卻是眾多煩惱的源頭。

剎那間的碰撞,牽連出廣泛的人群,因為在校園裡,校園內的好些力量都相關。要報案,得和派出所打交道。賣車的、修車的、保險的,每一股力量又有好些人,老婆、女兒、女婿各有主張。從早到晚,在各種紊亂的訊息中,一而再,再而三,心煩意亂。

我不是線性思考的人,長期動態又複雜思考,面對此種情境,想得特別多。後悔的是不少,從買車、前一天的歡樂、當天清晨的行程,乃至為了等待老婆出門等,都重新檢視。覺得只要有一個決策能改變彷彿就不會被撞似的!

無數駕駛都經歷過如此折騰的歷程,而以中年男子最普遍,因為這是駕駛最龐大又最依賴汽車的人口群。更殘忍的,中年男子的時間最少,精神不濟,可支配所得又有限。

與心煩意亂打交道,是數十年每月每天都逃不過的。有時晚上要入睡,想想今日有沒有不煩心的事,還真的難有此狀況。一天從早到晚,不可能都心如止水,總是有大大小小的刺激。角色愈多,工作的難度愈高,則刺激愈複雜。

為了紓解壓力,逃離一些不愉快,男人渴望有個洞穴。

男人是獵人的後代,獵人需要透過洞穴來調整心境,來思考和修正。洞穴可能是辦公地點之外某個角落,到了熟悉的地點,坐一坐、深呼吸、打呵欠,甚至罵上幾句,抱怨幾句、咆嘯幾聲...。當代最可貴的洞穴之一則是「汽車」,有時躲到車上,什麼都不做,休息一下子,又可以出來應付各種考驗。

當開著心愛的車,許多煩惱彷彿都遠去。在車裡,男人是主宰。汽車就像是打獵騎的馬,任男人奔馳,連汽車的功能都以「馬力」來顯示。然而,遇上了車禍,這匹馬出事了,成為男人的煩惱,製造了好多問題,怎麼辦?該躲到那一個洞穴呢?

其實,真正的洞穴是自己的念頭,出了車禍,日子還要過。只要調適心情,處處都可以成為心煩意亂的停損點。當我在派出所等人,覺得自己很幸運,至少不是開車撞人的肇事者。當看到路上的車禍擋了不少人,想到當天沒妨礙到其他人。當我在修車廠看著報紙喝著咖啡,想到剛巧這兩天不忙,有空處理。當我開了代步老爺車回家,原本厭惡車上的氣味,立即提醒自己又認識了一種車,也慶幸自己當初沒有買這種性能不佳的車。當老婆女兒出了主意,就算可行性不高,也要為有人分勞解憂而高興。

有一個意外的收穫,就是寫篇發抒與紀錄男人的心境。人生的失,還是能找到轉折點,成為某種的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