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洪雪珍

我不再做「應該做」的事,只做「開心做」的事

作者/洪雪珍 日期/2017-08-16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

告別,盡義務的前半生。

從今天起,且讓我們不再做「應該做」的事,只做「開心的」事。多一點自己的需求,少一點別人的期許;多一點主動去做,少一點被迫去做;多一點任性,少一點責任;多一點打從心底綻放開來的微笑,少一點來自別人的讚美

中年之後,開始問:「我要去哪裡?」

是的,夠了,一切夠了,而且到此為止!從出生的第一天起,我們就一直是某人的誰誰,盡數不清的各項義務,以符合這個誰誰應盡的責任,為的是讓某人或更多某人滿意,再交換回來其他的誰誰所盡的義務,構成一個永遠不脫軌,得以運行不已的日常生活。

在這個日復一日不變的循環裡,我們感到安全。

但是,偶爾也會氣悶,還有窒息感,覺得迷失了,找不到自己。在茫茫的人海裡,看到自己是芸芸眾生裡的一個小黑點,會跟自己生氣,怎麼花了一輩子努力認真的活著,卻是一個面目模糊的小黑點,而且還是一個幾乎快要看不見的小黑點?於是,我們會回到苦悶的十七歲,一個中年人問著一連串少年的問題,上演一齣奇妙的穿越劇。

「我是誰?」

「我要去哪裡?」

「我想要變成什麼樣的自己?」

這三個問題,我想了很久。後來決定我就是我,不再是某人的誰誰,不再做別人眼中的我,要做自己盼著的我。在剩下的三分之一人生裡,我不要只做別人認為我「應該做」的事,而是要做自己感到「開心的」事,解放自己的靈魂,回到自己的位子,重新一個讓自己滿意的人生

過去,是為了別人而活

中年之後,直至閉上眼的那一刻,能不能無憾的離開這個星球,不在於別人怎麼看我們,而在於我們怎麼看自己。

好不容易等到這一個時間點,該盡的義務都盡了該了的責任都了了我們再也沒有任何理由藉口不去坦然的面對自己

--在過去,我們可以說為了給父母爭光,所以我要把時間花在讀書上,考到一個好學校,擁有一個漂亮的學歷;

--在過去,我們可以說為了拿到好薪水,所以我要把時間花在工作上,進到一家大企業,每天兢兢業業,擁有一個安穩的生活;

--在過去,我們可以說為了子女的成長,所以我要把時間花在教育他們上,有好的習慣及品格,打好未來的競爭基礎;

--在過去,我們可以說為了家庭和樂,所以我要把時間花在維繫家人感情上,有融洽的家庭氣氛,一起手牽手走向明天…

這些都是義務,也因為我們不懈怠的盡心盡力,成就了今天的我們,也滿足了其他人的期許,大家都說我們是好女兒、好兒子,或是好媽媽、好爸爸,或是好同事、好主管…注意到了沒,我們都有一個或好幾個身分,做的事都和身分有關,都是存活在這個社會應該盡的角色責任。

面對自己,反而迷惘茫然

給自己拍拍手吧!老實說,我們做得還不差,甚至說挺好的。對於這些身分,我們沒有一丁點對不起,不過時候到了,爸媽年邁或亡故,子女長大或離家,工作退休或半退中,這些角色逐日褪去,身分一個個拿掉,義務一天天消失,剩下的是孑然一身,只有自己這個人。

這是一生中最自由的時候,本來應該快快樂樂的,可是面對自己時,反而陌生,跟自己不如想像中的熟悉與親密,隔了一層膜,甚至一堵高牆,穿不透,跨不過,進不去自己的核心裡。對於多數忙碌了一生的中年人來說,這個時候反而最迷惘、最心慌、最無助,再也躲不進任何的理由藉口裡。

說起來,也是一個荒謬。當我們躲在別人身後,成為一個影子時,感到安全無比,因為跟著走就是了,雖然走著走著,影子不時拉長或縮短,扭曲變形,根本不像我們本人;等到影子要站出來成為本體時,無所遁逃,才知道手足無措,難以面對,也難以具體呈現自己。

所以,做自己是需要勇氣的,不是容易的事,必須花時間,每天一點一點的做,慢慢成形,是一種修煉,也是一種修為,直到有一天回頭時,才會發現進步這麼大,大到令自己吃驚也暗暗佩服。

一切,為了讓自己變得更好

西方人說:「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只要你有一個意志,持續往前走,路就會自然地開出來,現在你的眼前。這個will就是靈魂的聲音,它包含兩層意義,第一層意義是尊重你自己,第二層意義是變成更好的自己。當你展現意志且無比堅毅時,散發出一個強而有力的訊息,全世界都會來幫助你完成。

尊重自己,把自己擺在優先順序的第一位,正視自己的需求與期許。至於別人的眼光、社會的價值,也很重要,但是它們都要退居其次,如果與自己相互牴觸,不是自己要一味承讓,而是可能它們要靠一邊站。

為什麼可以這麼篤定?因為我們不是少不經事的青少年,而是懂事成熟且自我負責的中年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有能力承擔做下決定之後的責任

這個年紀,為自己而活,為自己而做,本身就是一件開心的事。不過在選擇要做或不做時,仍然有一個標準,讓自己變得更好。過程中,一定會有挫折與困難,可是只要變得更好,超越過去的自己,都值得義無反顧,全力以赴。變得更好之後,為自己在努力過程中的付出感到驕傲榮耀,便可以得到最大的快樂。

菜做得好不好吃,是比例的問題,什麼多一點,什麼少一點;人生過得好不好也是比例的問題什麼多一點什麼少一點重點就在於那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