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退休

退休生活哲學:從生命中甦醒,眼光放遠、看見自己

作者/楊瑪利 日期/2017-08-12 文章出處/天下雜誌

「我為什麼感覺到那麼快樂?真好像從心底啦啦啦地歌唱似的,」六十三歲退休後,開始學游泳、學潛水、學小提琴、學做菜,日本退休教授大島清,從親身體驗中找到退休生活的不老祕訣……

「我退休還不到一、二十年,我才退休四年。可是我為什麼感覺到那麼快樂?真好像從心底啦啦啦地歌唱似地,」現年六十九歲的日本京都大學退休教授大島清,在他六十七歲那年發表了「退休革命—精彩生活始於退休」一書,分享他如何追求快樂、健康的退休生活。

大島清用詼諧的語句指出:「把我們叫做老人真是笑死人,現在已經是人生八十歲的年代了。」從教職離開後,大島清就立下心願,「我再活不過四分之一個世紀,今後每一天,就像是一篇不斷寫下去的散文一樣,一定都要過得充實才行。」

許多人面臨退休,變得落落寡歡,覺得已經喪失人生舞台,剩下的只是迎接死亡。但大島清卻轉換思考,大聲地歌頌「義務,再見。」今後,他不再是大學實驗室裡一個缺乏運動、被專業束縛住的學者,而是跳出枷鎖,在喜愛的時間,只做自己喜愛做的事情。他不感歎失去專業舞台,反而認為「一生光在一個企業或大學裡耗掉,沒有比這樣的人生更無味的東西了。」

生命在退休後甦醒

退休,對大島清這樣的人,是另一個開始。

沒有壓力的日子,讓一直潛藏在他生命中的記憶一一被喚醒。他多年的心願,過去一直想見許多人,由於沒時間,一直留在心裡。他小時候有許多夢想,例如想用小提琴演奏、想潛水到海底去看魚、想長期從事一種運動來調整身體,還想寫作,想在大自然、森林中,把日本人心中的鄉愁加以描繪。

他還常想去看看森林中的精靈、把耳朵附在樹幹上聽流水的聲音,隨著四季變換去欣賞山野的花朵;或是在充滿樹木香味的房子裡放鬆身心,日出日落,儘量過一過像這樣按照太陽起落的生活。

這些夢想,都在退休之後,有了實現的機會。

六十三歲退休後,大島清開始學游泳。以前他曾經游泳,才二十五公尺距離,卻因為不會換氣,而差一點淹死。退休二年後,在專家指導下,他已經可以每星期游泳六千公尺。

他還嘗試潛水,並慶幸自己對這個運動進行了挑戰。在海中看到的、摸到的,都是陸地上生活六十多年,不曾體驗到的,令他感動不已。

他並開始學做菜,深深感受到這麼有創造力的工作,卻一直讓女性獨佔,實在是太可惜了。

從小就喜歡聽小提琴演奏曲,退休後大島清就學習小提琴、大提琴。藝術、音樂,開啟了他內心的喜悅、心靈的震撼,讓他覺得生活中可以有許多感動。

將住家搬到能見到海灣的森林中,更增添大島清退休生活的滿足感。在那裡,他能看到原始森林,也能遠遠望見海灣。「周圍原野長滿了芒草與滿山遍野的波斯菊,我還可以環繞周圍三百六十度,觀察雲彩變化。到了晚上,山下農村的野火才真算值得上百萬美元的夜景,走出門就能看見路邊的羊乳草與野菌。到山莊來的朋友都與我有同感,」大島清如此寫著。

我為什麼這麼快樂?

專心一志的運動、學習新事物、享受生命與藝術、結交新朋友,讓大島清在退休四年之後,發現自己比以往更年輕、更快樂。「我為什麼這麼快樂,我的養生之道是什麼?我願意告訴大家,所以我拿起筆來寫作。」

過去,大島清是研究腦的專家,做過十九年靈長類動物(如猴子)的研究,也做過婦產科醫師。在「退休革命」這本書中,大島清用他過去的專業,及自己的親身經歷,向擔心退休後會漸趨老化的退休族表白,如何防止老化、追求快樂的生活。

大島清分享的最重要訊息是,腦其實是不會老化的。

大島清指出,腦是身體的一部份,所以腦和身體一樣,機能遲早會老化。可是腦也具備「可塑性」這個可貴的特性,所以腦才有可能不老化。

基本上人類的腦,是由神經線連接配合起來的,就像是電線分配圖。只要思考或記憶時,腦內配線圖就會運作,而有新的配線。換言之,腦這種東西,會隨著環境變化,而做出各種必須的改變。照理說,腦機能是會老化的,可是腦的軟體部份,所依賴支持的配線構造,卻和退休沒有關係。不管年紀多大,只要繼續向新事物挑戰,腦就能不斷改變,發揮可塑性,防止腦的老化。

至於腦應該學習些什麼呢?大島清建議,最好是做一些讓自己非常愉快的事情。在退休之前,人們活著常常是為了義務、責任,有無窮的壓力。然而退休之後,只幹些愉快的事情就可以了,這時人反而會變得很積極,衝勁十足。只有這樣,腦的可塑性,也就是配線結構中的新路線,才得以完成。

讓腦活躍、生活愉快,大島清建議,退休之後應該把原始感覺擺在第一位。在他看來,現代人生活過度依賴視覺,並過分偏重玩弄符號。符號代替了現實,因此我們失去了人類綜合的感知能力。為了讓腦每天都過得很愉快、腦中分泌快感物質,我們必須重視原始感覺。

所謂原始感覺是指我們的嗅覺、味覺、觸覺等。例如「雨很冷」,雨是一種水的狀態,雨同時也會有味道,雨下得很激烈時,皮膚會有針刺的感覺,還有雨下個不停,就會有洪水。上述這一切都是用身體來體認的,是五官總動員之後才會有的。但漢字的「雨」或英文的rain則只是符號,只要敲敲電腦鍵盤,這兩個字就會出現在螢幕上。可是雨是冷的、雨帶有灰塵,這些電腦就不會知道了。換言之,憑符號體認的事物,與憑原始感覺、經驗體認的事物,兩者之間是有差距的。

在人們盡義務、工作的時候,一直面對大量符號。在符號的大海裡,了解世界、進行工作。退休之後,符號雖然仍然重要,可是熟用其他感覺,會使腦更受刺激。在人類五官中,視覺所佔比例約八○%,對腦的刺激雖然非常重要,可是剩下二○%的五官,卻具備讓視覺情報更生動活潑的功能。如果將視覺比喻為生魚片,那剩下的五官就像是芥末與醬油,必須配在一起,才會好吃。

例如皮膚的感覺就非常重要。因為皮膚本身是「被延展成很薄狀態的腦。」

人類的腦原本是由一部份皮膚變化而來的,皮膚到現在還殘存這種特性。因此到外面洗溫泉,讓身體舒適地溫暖起來後,再去接觸外面的空氣,全身的皮膚都會感到舒適,這種舒服的感覺也會刺激腦,讓腦分泌快感物質。

至於刺激原始感覺,最好的方法之一是靠「運動」,活動身體、讓身體流汗。大島清認為人類正處於高科技的時代,因此最好以低科技的方式過活。低科技,就是用身體體驗,用身體感覺。

眼光放遠看自己

通常在談到運動重要性時,人們會聯想到跟健康的關係。然而運動還能鍛鍊「共感」,讓皮膚、耳、嘴、鼻等器官,都能感受生命的喜悅,給腦刺激,防止腦的老化。

例如跑步,最先會先流出少量較濃的汗,繼續跑下去就會大量流出爽快的汗。這時皮膚就會感覺很舒服。有意識地去感覺這種舒服,就能刺激五官。又如散步,光是走路是沒有用的,最好能欣賞雜草、看看樹、感受微風的氣味、駐足看看店裡人的表情,這樣散步才能刺激我們的五官。

退休後,不管是運動或嘗試新事物,對腦、精神、身體,都是最好的保健之道。因為人類的腦和肌肉若是不用,就會愈來愈不行;腦不用,就會遲鈍,身體不用就會萎縮。這就是所謂「用進廢退」。大島清在書中指出,日本巨人隊曾有一著名投手—江川。在當選手時,他投出快速球,退休不久後,所投的球卻變成一條山形曲線,主要是他並沒有繼續練習的緣故,因此就萎縮了。

由於不斷運動,近七十歲的大島清,仍能坐在地上,打開兩腿,把臉孔貼在兩腿之間,完全推翻了很多人所說,到了四、五十歲,身體就會變硬的說法。而保持健康,讓人愉快、精神舒適,最後也會讓腦得到愉悅,而防止老化。

忙碌的上班族大概只能看到眼前的事情,這是因為焦點放得太近的關係。就算要他們回顧一下過去,也不見得有空。

但是退休之後,應該嘗試用長遠眼光來看自己。所謂長遠眼光,就像是寺廟中站立的神明,總是半閉著眼睛,可是卻注視著人間與世界。穩穩站好,停下來看看,然後試著讓心情穩定,很自然的,你就會弄清楚自己想做什麼。

弄清楚之後,就勇於嘗試,真正去做,因為人生大概只剩下沒有多少歲月可以蹉跎。而這正是讓退休後生活快樂、充實的主要原因,也是日本退休教授大島清分享給世人的退休生活哲學。


延伸閱讀:

1. 台味之光:一杯正宗珍奶 打敗日本

2. 名人談台味/蔡康永:台灣味,配角最搶戲

3. 每天都穿相同衣服的5個理由

4. 設下70道關卡,給你最安全的蛋

5. 站上舞台:台灣廚師的全球進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