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紅寶石人生

我想要一個獨立的空間,有距離的做自己,也想念不遠的家人

作者/洪雪珍 日期/2017-07-25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

這世界上,總有一兩個地方,是我們喜歡去的。

在那裡,我們感到平靜,無所事事也沒關係,就是跟自己好好相處。也許是一家咖啡店,也許是一座樹林,也許是一片草原,也許是海邊的一塊岩石,也許是一個僻靜的角落,這個地方只有自己知道,只想一個人去,不想遇見任何人,不要被打擾,一個人安安靜靜的。

一個獨立空間,每個人的內心渴盼

在那裡,眼睛看到的,是我們喜歡的色彩;鼻子聞到的,是我們喜歡的味道;耳朵聽到的,是我們喜歡的聲音;腳上踩的,是我們喜歡的材質;雙手做的,是我們喜歡的事。

在那裡,沒有身分,沒有角色,沒有面具,沒有要在意的人,沒有被牽動的情緒,沒有紛擾的念頭,只有自己,被整個宇宙暖暖的抱住,躺在它的懷裡,全然的放鬆,把自己交出去

想想看,如果我們住的家,就是這個地方,該有多棒!每天醒來時,迎接的是自己喜歡的;就寢前,擁著喜歡的睡去,還有什麼比這更幸福的呢?

是的,每個人的內心,都渴盼一個獨立的空間,如果財力允許的話,我們想做的,不只是在家裡闢出一個獨立的房間,而是想要整個獨立在外的完整空間,滿滿都是自己的喜歡,沒有妥協,不談折扣。

面對著有這樣強烈需求的家人,我們可以做的,就是尊重,給他最高的自由,而不是情緒勒索,發出各種質疑。一樣的,當有需求的是我們,也盼望家人給予同等對待。

獨立自主的單身女性,連同居都不要

建國是我的老友,離婚10多年,膝下無子女,覺得一個人的日子太孤單,盼著能夠再度找到伴侶,住在一起共同生活,他認為家就是要溫暖有人氣。可是他的女友安安一直單身,從念大學起就一個人獨立生活。兩人交往一陣子之後,建國便提出結婚的計畫,被安安打回票,建國只得委屈求全,提出B計畫。

建國問:「那麼,同居如何?」

安安說:「我不習慣家裡有第二個人。」

建國問:「沒關係,你可以來住我家。」

安安說:「我不喜歡你的家,那不是我喜歡的生活空間。」

這話聽起來分外熟悉,當時前妻提出離婚的時候,也說類似的話,兩個人住在一起時生活裡大大小小事情都是被加起來除以二平均掉,是相互配合,也是相互犧牲,抹煞了獨特性,也找不到自我,她不想要過那樣模糊分不清你或我的日子。

自己的空間,只能有自己的味道

直到今天,建國始終沒聽懂前妻的話,可是對建國而言,這些追求獨立空間的大女人,充滿迷人的魅力,忍不住要愛上她們,卻是愛得萬般辛苦,因為她們對生活太有主見,也太固執,不想為任何人改變,即使是心愛的人。像是到安安家,安安也不准建國留宿,話說得很直白,理由是--

「我不想要在空氣中,聞到男人的味道。」

「可是我沒抽菸,而且天天洗澡換衣服,哪有什麼味道?」

「我就是聞得出來!在我的家,只能有我自己的味道。」

說到這裡,建國露出困惑的表情,像安安這麼獨立自主的女性,什麼事都自己來,不太需要他,還有必要走入感情裡嗎?不住在一起,好像兩條平行線,各不相干,沒有交集,久了就會淡了,能夠走得長遠嗎?對於和安安這一段感情,建國完全無法掌握,他擔心無法天長地久,白頭偕老。

「到了我這個年紀,談感情就是為了找老伴,就是要住在一起。這樣的關係,不合我的期待。」

妻子離家,住在不遠處

聽完建國的煩惱,好友亞子在一旁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她不僅完全了解安安的心情,而且現在她就在做跟安安一樣的事,計畫搬出家裡,一個人住在外面,過自己想過的生活。當然,這是經過與先生長時間溝通,得來不易的結果。為了減緩家人的疑慮,亞子買的二房小屋離家裡走路五分鐘,星期五六日會回家團聚,一起過家庭生活。

我問:「花不少錢吧!」

亞子說:「值得呀!我現在57歲,還有三四十年要過,這個最後三分之一的人生,我要住在自己喜歡的空間裡,過自己喜歡的生活。

過去26年的婚姻歲月裡,家裡是三個男人的世界,一個先生,兩個兒子,吃的用的以他們為主,空間設計也是給兒子最好的讀書環境,雖然溫馨,卻沒有一樣是亞子喜歡的。在那裡,亞子是為人妻、為人母,偶爾是為人媳;回到娘家,是為人子,從小到大沒有一個地方是按照亞子的意思布置,她一直盼望有一個完全自己做主的空間

終於等到孩子陸續念大學離家,為人母的責任卸下,亞子在55歲時買一間小屋完成夢想,再花2年時間打掉隔間,重新裝潢,一樣一樣添置家具與器物,唯一的原則是一定要自己喜歡的,判斷的重點不在於眼睛一亮,而是心裡那朵花開了沒。對於這個家,亞子想要擺滿花花草草,學習園藝,讓自己住在塵囂裡,卻有著住在鄉間的心境。

「我想讓自己在說話時,有花的香氣。」

「我想透過種花,找回女人丟失的美,以及回到天真瀾漫的少女心。」

從空間開始,打造一個自己喜愛的人生

英國女作家維吉尼亞伍爾芙,是19跨20世紀初的現代主義與女性主義先鋒,她曾經說:「女人想要寫小說,必須有錢和一間屬於自己的房間。」史金拉姆是藏族心靈音樂家、第一位中國籍格萊美音樂獎得主,也是一位清淨而歡喜的現代女修行人,她也建議,每個人都需要一個獨立的、很容易安住下來的空間。

我們透過創造外在的空間,整理自己的內心,就可以找到自己內心的空間。

擁有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獨立空間,是每個人內心一直存在的渴盼。當俗世的責任盡完,就勇敢地去完成這個渴盼,有了自己的空間,就會有自己的時間,開展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人生。我們還有三分之一的歲月,人生長得很,請好好規畫,就從擁有一個獨立空間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