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樂/風格

舞蹈家吳義芳:50歲的獨舞,是人生最好、最精彩的一季

作者/黃惠如 日期/2013-12-01 文章出處/康健雜誌

圖片來源/康健雜誌授權、吳義芳提供

18歲、家住高雄的吳義芳偷偷北上報考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系,並以優異成績錄取,但要把跳舞當飯吃,全家老小都反對。18歲的吳義芳說:「不讓我念,我就不念書,」家人只好被迫屈服。

32年後,50歲的吳義芳依舊叛逆,當別人提醒他,「退休了吧!輕鬆一點吧!」他執意跳下去,並發表「50獨舞」,特意標示年齡。其實,退不退休和工作與否沒有絕對關係。

《老得好優雅》作者齊諦斯特說,生命圓滿的意義,對某些人是不斷寫、不斷練琴、不斷澆花,不斷準備讓世界在我們離開前,因為我們曾經存在,而成為更美好的地方。

吳義芳就是不斷跳舞。

18歲開始跳舞,1985年22歲加入雲門舞集後,吳義芳幾乎跳遍雲門所有舞作中的男性要角,尤其是《九歌》中站在兩名男性魁武舞者肩上的「雲中君」角色,最讓人難忘。

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形容吳義芳:「看他跳舞是一件過癮的事,他藝高人膽大,享受動作,有如品嚐美食,津津有味。」

舞者的身體不會說謊,每次上台都是用身體演繹生命。吳義芳40歲離開雲門,創立「風之舞形舞團」,40歲的他有很多掙扎,想要證明自己。

他那時自己編、自己跳,發表的獨舞獨自跳了70分鐘,其中一段舞,還往上跳了一百多下,舞作灰暗,觀眾也看得辛苦。45歲他又發表獨舞,這回找了詩人黎煥雄編舞,他回顧,是跳詩人眼中的45歲,台上有棵樹,他在台上演繹生命的春、夏、秋、冬。

50歲向前、向後都是精彩

50歲的獨舞,就要呈現繼續跳舞的吳義芳。

編舞家黎海寧為吳義芳量身定做,質問吳義芳:「你是什麼人?你能做什麼?你有什麼能力?你最近在看什麼書?」再度深層挖掘,連吳義芳自己也很雀躍,這支舞充滿未知和驚喜,和50歲後的人生一樣。

舞作之所以標記年齡,是代表生命刻度,從舞作檢驗身體,也代表了一名舞者的紀律與生活態度。

除了教舞,吳義芳每天依舊練舞兩、三個小時,每日只吃兩餐維持體態。「以前能做的,我現在都還能做,而且更從容,因為不再需要硬做什麼了,」吳義芳說。

例如,後空翻其實靠的是身體的空間感,還是要持續訓練,不要讓它荒蕪,「老,不是藉口,」他說。

身體也是一種實踐。

吳義芳在念大學時台灣才解嚴,很怕受管束、被壓抑,永遠不被別人決定,這樣的態度也實踐在舞蹈上。

21歲時,他因為受傷,第五節脊椎椎骨解離,醫生判定他永遠不能跳舞。他自己調身體,醫生驚訝地發現,他還在舞台上。

至今他每天都要找身體,用最好的方式和疼痛相處。「我一樣痛,每一場我還是盡心盡力,看起來像沒有障礙,」他突然話一轉,「人生不是一樣?誰沒有痛苦,哪個階段不是在處理問題,」吳義芳說。

只是,50歲又代表重生,因為他生命多了一個2歲的小觀眾。從他身上,吳義芳重新看到自己,也重新學習舞蹈。

他看2歲兒子洋洋每次舞動都是不假思索,從脊椎跳,不是四肢,自自然然又不會喘,也影響了自己的舞蹈態度。

「50歲往前看、往後看,都是精彩,50歲是人生最好的一季,」吳義芳說。

 

吳義芳,50歲,1963年生,1985年加入雲門舞集後,吳義芳幾乎跳遍雲門所有舞作中的男性要角,後創辦「風之舞形舞團」兼藝術總監,並且是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駐校藝術家。


延伸閱讀:

1. 夏日最解渴的 其實是溫開水

2. 對於親人的離去,我們該如何面對?

3. 再見之前的相會, 讓離別沒有遺憾

4. 黴菌被吸進肺裡?!控制室內濕氣是關鍵

5. 中年不做、老會後悔的8件事

大人都在看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