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竹君

竹君/嫁作洋人婦35年

作者/竹君 日期/2017-07-19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

記得40年前我透過報紙廣告應徵成為美國老闆的秘書,五年後我「嫁作洋人婦」。我的嫁妝是86歲的重聽老父親,還有不會說國語,70歲的老母親。

因為我是家裡的獨生女,婚後我必須照顧我的父母,所以我的洋丈夫承諾我,娶我必須連同我的父母一起娶。

35年的婚姻,風風雨雨,起起落落。

我們歷經各種不同的試煉和挑戰,我到今天還是非常感恩丈夫與我攜手一起度過各種難關,透過各種的苦難,我們變得更堅定,認定彼此絕對是白頭偕老的夫妻,除了死神,誰也沒有辦法把我們分開,我們彼此都非常依附著對方,疼惜對方,包容對方,寵愛對方。誰也離不開誰。

丈夫來台40年,居然不會說國語,因為他認為我是翻譯機。

我是一個非常平凡的女子,面貌也平庸,他娶我的理由是,我很忠誠,相信我可以把家裡打理好,如同在公司裡,我可以幫助他把公司管理好一樣。

在公司裡,他是老闆,當然要尊重,老闆永遠是對的。在家裡同樣的也遵循這個模式。我可以解決的都不要麻煩他。我也很感謝他對我的信任,我只要跟他報告就可以了。

丈夫退休後,準備移民到澳洲。準備帶著80多歲的母親,還有六歲的女兒一同去。(父親已於97歲過世)母親雖然數度去過澳洲,一聽說要移民,她要一個人去住養老院。我怎能丟下母親一個人在台灣呢。

我懇求先生留在台灣,請他去打高爾夫球,也遠征泰國去打球。我以為這是讓我先生開心最好的方法。誰知道外遇就在這時發生,我透過美國諮商師,美國牧師的幫助,婚姻裡有出現裂痕,彼此都有責任,我們彼此向對方認錯。

因為我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照顧母親和女兒身上,忽略了他。

丈夫很快又找到工作,生活有寄託。我則專心照顧失智的老母親。九年多前,我突然發現自己罹患存活期兩年的「三陰性乳癌」,雖然四度復發,終身化療,我遇到了乳癌權威俞志誠醫生,為我開刀五次,還有血液腫瘤科,最有同理心的戴明燊醫生不斷幫我找新藥,因為我對他們非常有信心,讓我燃起活下去的勇氣。

本來我的先生個性非常急躁,我一直住在「咆哮山莊」,我先生一生氣就説「離婚」要脅我,這些年來我生病的日子,他突然變得非常的溫和。

我年邁的老母親,雖然失智多年,我們都住在一個屋簷下,我可以每天看著我母親,抱著她唱「世上只有媽媽好」,我和母親每天外出都有節目。母親雖然年老,但晚年過得相當開心。去年103歲過世。我對父親和母親沒有遺憾只有感恩。這一點我要感謝我的丈夫,他實踐了他的諾言。

女兒高中畢業後就到國外唸書,一去就七年,對女兒,我只有付出跟欣賞還有支持。我很高興她選擇了心理學,不但可以幫助自己更可以幫助很多人。

未來剩下的日子,我只希望每天快樂開心的活,用我的筆,觸動讀者的心弦,把這份恩典分給週遭身處人生低谷的朋友,為上帝做美好的見證。


作者介紹:

竹君,曾經以「嫁作洋人婦」及續集「中國式的愛」以及「我還活著、就要開心的活」成為暢銷書作家,這三本書文章以父女、母女、夫妻情感為主軸,經由文字照見她的內心。

嫁作洋人婦35年的她,對於兩性的溝通、中西文化的溝通、與丈夫剛柔兩極端性格的溝通,她的文章常在各報章雜誌上看到。從她的故事中,分享這40年來與洋老闆、也是丈夫的另一半,如何維繫這段婚姻和兩性如何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