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樂/風格

女兒、母親、阿嬤──三代不變的困境

作者/蕭富元 日期/2017-07-17 文章出處/天下雜誌

人力銀行調查,近2成職場女性後悔當媽。從女兒、母親到阿嬤,有「台灣阿信」之稱的前經建會主委何美玥,身為台灣第一代職業婦女,深切體會三代女人共同的困境,更是所有台灣媽媽的縮影。

剛剛把一歲多的孫子從台南帶上台北,iPhone手機響了,螢幕跳出孫子照片。結束政務官生涯後,何美玥做了阿嬤,又重新當了一次女兒、一次母親。

過去半年來,身兼高雄銀行董事、高雄市政府顧問的何美玥,推掉所有專職工作,每個星期三、四,都搭高鐵回嘉義,專程陪伴九十六歲的母親何碧華。這兩天,母女二十四小時黏在一起,早上起床,先計劃今天吃什麼、煮什麼,然後再推著輪椅,和媽媽上菜市場買小飾品。晚上,母女倆一起煮飯,她還會替媽媽泡腳、洗澡。

「真的好快樂,」有「台灣阿信」之稱的何美玥,坐在咖啡店裡喝柚子茶,笑容燦爛。

全年無休的台灣媽媽

何美玥的母親是典型台灣媽媽,既是家事服務、也是家庭經濟的主要提供者,一天二十四小時不打烊的母親。就好比「母親像月亮一樣,照耀我家門窗」,是把自己所有的時間和金錢,都奉獻給家庭的偉大媽媽。

何美玥回憶,在家中,媽媽負責賺錢,爸爸負責考試。媽媽看準西藥房賺錢,立志要開藥房,至於藥師執照,就交給會念書的爸爸負責考取。家中八個兄弟姊妹,都是靠媽媽開藥房賺錢,一個個撫養長大。

「她實在很厲害,有能力看到賺錢機會,什麼東西會賺,就努力去賣,」想起媽媽,何美玥的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第一代職業婦女

等到何美玥做了母親,台灣經濟正要起飛。何美玥加入職場,成為台灣第一代職業婦女。

對她來說,母親角色不再是二十四小時專屬,白天她屬於工作,晚上她屬於家庭。不變的是,這個母親同時要負擔家計,也不能荒廢家務。

何美玥有兩個小孩,老二兩歲時診斷有腦性麻痺,那時她還在工業局上班,原想辭職專心照顧小孩,但是長官特准她可以彈性上班。於是,她每天早上帶小孩到振興醫院做復健,下午進辦公室處理公務。

當時,何美玥就像所有台灣的職業婦女,掙扎在工作與家庭的夾縫,蠟燭兩頭燒。

白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一邊處理公事,一邊負責WTO入會談判,晚上還要回家煮飯帶小孩。偏偏小孩磨人,要她抱著才能入睡,她每兩個小時起來餵一次奶,再餵半個小時,拍半個小時。小孩生病、照顧,丈夫都插不上手。

最後,何美玥決定,「把賺來的錢都交給保母。」她雇了兩個保母輪替,三個媽媽組成「主婦聯盟三人組」,全權扛起家務,有事三人商量,丈夫不在「決策小組」名單內。

何美玥比較,母女兩代的母親角色,媽媽那輩不管(也沒辦法管)小孩功課,卻很在乎小孩的行為,會給嚴格的戒尺,讓小孩知道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

媽媽那輩還會用創意的方式,獎勵小孩。例如,何碧華為鼓勵小孩用心經營家庭,想出「發獎品」的辦法。只要孩子年滿六十歲,夫妻都在,且家庭圓滿,就送他們一對金元寶。

今年過年,六十歲的何美玥,終於從媽媽手上領到金元寶。

「會發明這種獎勵機制,真的很有創意,」何美玥笑著說,為了發元寶,媽媽必須隨時注意金價,一看到合適價格,就先買著,存下來以後用。

何美玥坦言,她也很愛管小孩,功課、規矩、行為樣樣要求,不過,「我這一代的母親,比較不會畫那把尺,獎勵小孩的方式也很制式。」

從何碧華那種全職扛家計、照顧小孩的「7-Eleven媽媽」,何美玥這種白天實現自我、晚上燃燒母愛的「半專業媽媽」,到現在拚工作也拚小孩競爭力的「直升機媽媽」。

三代台灣母親共同困境,從來沒有改變過,她們都得是八爪魚,成就自己拚,經濟自己賺,小孩自己顧,家事自己來。

第四代的台灣母親,能不能突破這個宿命?


延伸閱讀:

1. 台味之光:一杯正宗珍奶 打敗日本

2. 名人談台味/蔡康永:台灣味,配角最搶戲

3. 每天都穿相同衣服的5個理由

4. 設下70道關卡,給你最安全的蛋

5. 站上舞台:台灣廚師的全球進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