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學會原諒,把自己從過去解救出來

學會原諒,把自己從過去解救出來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我目睹過不少關於原諒的故事,很了不起,誰也沒料想過這些人有辦法做到,」大主教打開話題:

真相和解委員會召開期間,有過一個案例。

當時很多年輕人的母親來到委員會,為種族隔離體制工作的人誘拐她們的孩子,使他們誤入陷阱,遭到殺害。有一位母親說,她打開電視機,看到兒子的屍體在地上被人拖行。除了喪子之痛,看到兒子的身體被人當成動物屍骸一樣對待,她心中有一股深深的憤怒。

但當這些母親來到委員會,她們的反應相當令人訝異,真的,因為沒人要求母親們原諒那些害死她們孩子的人——大家叫這些人蛔蟲,原本也是非洲民族議會的人,後來倒戈支持政府勢力。其中,當初背叛那些年輕人的那個人也出席委員會,在這些母親面前,請求她們原諒。

「兒子屍體在街上被拖行的那名母親一看到叛徒,立刻脫下鞋子扔他,」

大主教說,一面假裝用左手扔鞋子:「我們不得不暫時休會,但休息時間卻出現了徹頭徹尾不可思議的一幕。那些母親坐在那裡,她們的發言代表說,」大主教閉上眼睛,回想那位女性話語裡超乎想像的力量:「她說:『我的孩子』——她叫這個害死她們兒子的人『我的孩子』。她說:『我的孩子,我們原諒你。』

「我們問她是否同意特赦,她說:『他坐牢對我們有什麼幫助呢?我們的兒子不會因此回來。』話語中表現出一種不凡的力量和高貴情操。是的,這很不容易,但真的發生了。我們談過曼德拉,但同樣寬宏大量的不只有他,還有這些母親,以及許許多多不為人知的人。

「這群母親當中代表發言的那一位,就這麼站起來走到房間對面,走向那個害死她們兒子的元兇,抱住他說:『我的孩子』」

「前不久我聽到一則消息,有一名叫貝絲的白人女性,在一場解放運動遇上炸彈攻擊,導致她嚴重殘廢,至今體內仍有炸彈碎片。她很多朋友在事件中喪生,另外很多和她一樣終生殘廢。她只能仰賴子女協助進食、沐浴。但貝絲她……抱歉,我有點激動……」大主教停頓了一會兒,平復心情:「貝絲說……貝絲她說……對罪魁禍首說……我原諒他,也希望他原諒我。」

大主教接著說起那段眾所周知的故事,我的大學同學艾美.比爾大學畢業後來到南非,希望為當地盡一己之力。一天開車送朋友到鎮上的時候,卻遭到無情殺害。

「犯案者被判了重刑,入獄監禁,艾美的爸媽卻大老遠從加州趕來南非支持特赦。他們說:『我們希望參與南非療傷的過程。我敢說女兒一定也會贊成我們支持兇手獲得特赦。』」不只如此,兩夫婦還以女兒的名字成立基金會,計畫幫助鎮上居民,更雇用了當初殺害自己女兒的那些男人。

「我不會謊稱這種事很常見,但人的確擁有高貴的靈魂。我們談過曼德拉,說他是寬恕一詞的最佳代表,」大主教說:「但你和你和你,也都有潛力成為媒介,把偉大的慈悲和寬恕傳出去。不管是誰,我們都不能說他完全不懂得寬恕。我認為所有人都有潛力,懂得為其他那些人感到遺憾,達賴喇嘛說得很明白,那些人做出惡行也是在傷害自己的人性。更確切來說,沒有哪個人不具備寬恕的能力,也沒有哪個人真的不可饒恕。

「我想提我一位朋友的故事,」達賴喇嘛說:「他叫理查.摩爾,來自北愛爾蘭。他的故事非常非常感人。在北愛爾蘭衝突的年代,他才九歲還十歲,上學途中一名英國士兵對他發射橡皮子彈。」達賴喇嘛直直指著兩眼之間,那就是橡皮子彈打中的位置。

他當場昏過去,醒來時人已躺在醫院裡,雙眼失明。他意識到自己再也看不見母親的臉龐。

「他繼續求學,後來也結婚生子,有了兩個女兒。除此之外,他找到當初朝他頭部開槍的英國士兵,就為了告訴對方,自己已經原諒他了。他們成為很好的朋友,有一次應我私下邀請,兩人都來到了達蘭薩拉。理查寬恕人的故事深刻感人,我希望他與藏人分享這段故事,特別是西藏兒童村的學生。我在那裡為當地師生介紹理查.摩爾的時候,提過他是我的英雄。」

「後來理查邀請我到北愛爾蘭一遊,在那裡看到他和他的家人,我故意笑他:『你太太很漂亮,你兩個女兒也很漂亮,不過你看不到,我看得到。我可以自個兒欣賞她們的美了。』我都說他是我心目中的真英雄,真正的有情人。」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摘錄自天下雜誌出版《最後一次相遇,我們只談喜悅》)

大人都在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