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友誼時光

中年友誼時光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今天真是見朋友的日子,早上把三本書送印刷廠,想轉換一下心情,便約了在南京東路另一頭的邱君和康君簡餐,把一瓶放了一陣子的大吟釀帶來分享,一個人是真喝不完,梢晚還要見另一位朋友,本想留1/4讓他品嚐,不過,不知怎麼就把酒喝完了。

康君說,清酒真是適合中年的酒。那麼,老年呢?邱君問。好問題。老年喝甚麼?也許老年才知道。餐後,老闆來結帳,看見我們外帶的酒瓶,說:這瓶酒算我的。謝謝老闆,我說:酒真的不錯。酒,其實是邱君的朋友送的。

也真是巧,早上才想起一位朋友,也一陣子不見了,忽然就來訊約見,說是要買書,下午送書給他,我對他說:本想留給你的酒,喝得一滴不剩,我請你喝咖啡吧。其實見到面時,他心裏有數,他說我臉上寫滿了酒。

這個朋友是奇人,我心裏沒說出的話他大概都猜得到,覺得他有特異功能,應該也可以去開一家天命庵,專測天命。他知我這一陣子忙碌,要我等三月中後,停一陣子酒,我也打算廖亦武離台後,戒一陣子。

和他談話比較有意思的地方是,他像是也在檢查我有沒有偏離航道或初心,這其實也是我一直留心的地方,不管怎麼說,都不要忘記本來的自己。不過,中年讓我對於時間感更強烈,也更珍惜。這位朋友每回北上都會來訊約見,有一次我忍不住說:你沒有其他朋友了嗎?不過,因為廖亦武訪台的緣故,我也推辭了幾次。

我們談話中最有趣的地方是,有時也交換著台北的旅館情報,想找一家交通便利又乾淨便宜的旅館。我有時也趕車子趕得煩。

喝完咖啡,覺得話還沒說完,就陪他走路到圓山,他另有餐約。沿路上,經過雙連,我忍不住告訴他,我小時候住的是哪條巷子。童年像個磁力場,一直把你帶回過去。穿過巷子,你會看見馬偕醫院的後圍牆。而巷口的青草店早搬走了。

闗於中年,我們有各自的難題,除了上廁所這件事是相同的,我們後來在圓山捷運站分手。


好書推薦>流光:我的中年生活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