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心靈

吳若權:年輕人的錯誤,是年長者的責任。 社會風氣好壞,是集體的共業!

作者/吳若權 日期/2017-05-18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

大部分的人在年紀漸長之後,似乎很難逃離「老氣橫秋」的宿命。用自己有限的經驗,評斷跟自己無關的事情,針貶時勢,論人是非,不需要打草稿,都能講得頭頭是道。

尤其數落起年輕人的應對進退、日常禮儀,隨手拈來,真實的個案與熱門的話題,彷彿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問題是,一陣口抹橫飛之後,看不順眼的現象,有改善嗎?事情有解決嗎?沒有啊!徒留一逞口舌之能的快感,以及看似語重心長的喟嘆,除此之外,所有的狀況都維持如常,甚至變得愈來愈沉重。

若要說「人心不古、世態炎涼」,絕對不是這個時代特有的專利,罵人「一代不如一代」,其實這種酸言酸語,也是一代接著傳一代。任意對年輕人表現不好的指責,多少流露出長輩自己優越的心態,並非真正是完全的事實。如果每一個世代的年輕人真的有這麼差,整個人類應該早經走向衰亡,而不是科技與生活的日益進步,心靈與精神的逐漸提升。

所以,問題出在「少部分」的年輕人,可能有表現不好的地方;以及「大部分」的熟年人,對表現不佳的年輕一代期許甚深。於是,這兩種意見經常呈現出針鋒相對的樣貌,看起來總像是世代對決。但是,整體而言,兩種極端意見若繼續對立,一定是雙輸;唯有超然和解,才會雙贏。

有位熟年朋友將國外旅行特別買回來的珍貴禮物,小心翼翼地寄贈給同學,對方的秘書忙中有錯,以為是別的部門需要的貨樣,輾轉之間把禮物搞丟,怕被老闆責罵,謊稱說沒有收到。歷經3個月的調查,還原真相。那位秘書不但沒有承認錯誤,還把責任推給快遞公司與櫃檯總機。

寄出禮物與沒收到禮物的兩個大人,都覺得搞丟禮物不是什麼大事,倒是推諉責任比較需要關切,但又覺得把若把話說得太重,萬一秘書承受不起這項忠告,突然離職,並非他們所樂見。後來只好輕描淡寫,巴望這位秘書可以自我改進,這已經是大人們心中自己以為的最大妥協。

有一次清晨駕車陪母親去看診,經路上好心計程車司機提醒:輪胎有點洩氣。我順道把車開進原廠保養,擬請維修技師檢定。門口負責接待的業務人員,以為我是要去買車的,經過說明,他才知道我是去檢查輪胎,露出大失所望的表情,悻悻然轉介給維修部門。

基於母親門診時間的考量,我先詢問看看檢修輪胎需要多少時間,對方不但答非所問,還語帶威脅、橫眉豎目地說:「我無法保證你哪時候會爆胎!」

聽得我心頭一驚,不是他講的後果,而是他講的態度。輪胎異常,有爆胎的風險。這是基本常識,我能理解。但「我無法保證你哪時候會爆胎!」這句話若換成:「我建議立刻換輪胎,比較能保障您的行車安全。」雙方感覺都會好很多。

這兩個個案中的年輕人,能力都不算差,比較差的,其實是態度。我也曾經跟其他大朋友一樣,為他們的態度感到憂心。但後來深自反省這個問題:遇到年輕世代表現不佳時,大人們憂心的,究竟是:因為他們自我要求的品質過低,導致集體的退步,還是自己被他們的失禮冒犯?

當我自問自答的次數愈多,無論答案是哪一個,都有共同的結論:年輕人的錯誤,是年長者的責任。社會風氣好壞,是集體的共業!大人沒有盡全力把孩子教好,才會導致他們失去對別人最基本的同理心。而將來大人們都變成老人,年輕世代很快變成大人,老人的境遇就會更慘。

若不想等到我們老了以後,被現在這批後來已經長成為大人的年輕人虐待,就趁我們還沒有完全變老的時候,把年輕人教導好,讓他們懂得體貼、學會尊重。從自家的年輕人開始教,再去影響別家的年輕人。而言教總是不如身教,與其擺出說教的嘴臉,不如先體貼年輕人面對當今經濟發展困頓的處境,理解他們從小被養尊處優帶大的環境,接納他們和上一個世代的差異性,別急著評論他們的是非對錯。

你不需要多麼有錢,多麼有能力,只要能夠對你眼中白目到不行的年輕世代,說一句好話,給一點鼓勵,就是大人們善盡社會責任最日常的方式,也能因此創造雙贏共好的未來。

大人們面對年輕人的失禮、或失態 (失去良好態度)時,其實就是修養自己心性最好的時機。收拾起教化對方的企圖,以幫助自己改掉「老氣橫秋」的習氣為出發點,把一切的責任與承擔歸在自己身上,而不是推諉給對方。當對話的窗口能夠持續地打開,成長最多的,很可能不是年輕世代,而是即將變老的大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