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人生再怎麼轉彎,都要誠懇地走自己的路

人生再怎麼轉彎,都要誠懇地走自己的路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半個多世紀以來,狄培理教授一直是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校園裡的一則傳奇。

不論是頂著艷陽或冒著風雪,狄培理教授總是會準時出現在他的課堂裡。上課時,他通常身著西裝,領口別個小啾啾,頭上帶著一頂哥大的運動帽,這身別具特色的穿著,早已銘刻在好幾代學生的腦海裡。

即使現在已經九十七歲,退而不休的他,依然每週前往哥倫比亞大學,為一群可以當他曾孫的大學生上課。課堂上,他帶領著好幾位助教,跟學生討論著孔子的《論語》,朱熹的《大學章句》、王陽明的心學……。

第二屆唐獎將漢學獎頒發給狄培理教授,很多人都很好奇,為何一位白皮膚藍眼睛、以英語為母語的美國人,能夠在中國研究的領域裡獲得東西方一致地肯定。

在近七十年的學術生涯中,狄培理透過大量編譯東方經典著作,建立大學核心課程,讓西方人認識了孔孟、老莊,甚至印度、日本、韓國等東方哲學與宗教思想。他是將中國儒學引介給英語世界的先驅,也是將東方文明的基本輪廓完整呈現於西方社會的第一人。

狄培理是個貼心的兒子,也是個深情的丈夫。他和妻子芬妮在哥倫比亞大學的一次舞會中相遇,那時芬妮還是個大一新生,大她幾屆的狄培理對她一見鍾情。九十七歲的狄培理在採訪中說,「到現在我還清晰地記得我和那位後來成為我太太的女孩——芬妮,第一次跳舞的感覺。」

狄培理的女兒布瑞特回憶小時候,家中經常有來自亞洲的朋友或學者拜訪。小小的布瑞特會好奇地聽著他們聊儒釋道、基督教文化、新儒家,「我還很小,但聽得很入迷,」布瑞特說。也許是因為從小就有機會從這些訪客身上接觸到豐富的亞洲文化,讓布瑞特後來也走上研究亞洲文化的道路,成為一位日本文學專家,在康乃爾大學擔任教授。

狄培理和妻子芬妮用心地經營著家庭,他們家中從來沒有電視,但是有讀不完的書。芬妮經常為孩子說故事,狄培理則喜歡帶著孩子做戶外活動或看球賽。鄭義靜對狄培理家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客廳裡一張全家在後院裡一起踢足球的照片。

週日他們全家會去教堂禮拜,回來則會一起分享禮拜談話的心得。狄培理將房子取名為「報德堂」,一方面表示對祖先的感恩,一方面也表示對天地之尊敬,對人類勞動價值的肯定。在狄培理的心中,宗教信仰並不會局限一個人,他曾說:「我深信真正有宗教感的人,可以進入別人的宗教,和別人共享宗教的經驗。」

在布瑞特的記憶中,他們家人常常在一起,父母都在身邊,「我想這是因為他們用心安排要過這樣的生活。」布瑞特說。

他會花一小時開車到學校,又花一小時載布瑞特回家。芬妮會準備晚餐,全家一起吃晚餐。然後他五點又得動身,開車一小時載女兒回學校,然後又開一小時車回家,每個週日,從不缺席!狄培理也因此成為女兒學校的名人,因為他是唯一一位每個星期天都到學校的爸爸。

而狄培理對妻子芬妮的款款深情,更是令人感動。他,絕對是個超級暖男。

狄培理的妻子芬妮,晚年罹患帕金森症,照顧她變得愈來愈辛苦,但狄培理仍堅持自己負責晚班的照顧。有時他半夜要起來好幾個小時照顧妻子,一大早又得趕去哥倫比亞大學教書。

後來芬妮住院,狄培理每天一大早會開車四十分鐘到醫院看妻子,再從醫院開車到紐約工作。學校工作結束,他又會再開車去醫院看妻子,然後再為妻子朗讀他喜愛的文章。

喜歡爵士樂的狄培理,還會為妻子唱歌,在妻子生前的最後一年,每個晚上,他都會對她唱上十幾首歌曲,每首歌都是發自他的內心。女爵士歌手哈樂黛的「想到你」,是其中一首他經常唱給芬妮聽的老歌。

「想到你,我連最簡單的事情都忘了該怎麼做……」九十幾歲的狄培理,會這樣對愛妻輕柔地唱著。

狄培理奔波於各地,致力於文明對話的身影,常讓人聯想起孔子在周遊列國時,不時遭遇取笑,諷刺的處境。

狄培理一生跨越兩個世紀,探究於東西文明之間,為的也就是要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寬容和諧,讓人性變得更為美好高貴。就如他的學生鄭義靜形容的,他像一顆大樹,一座大山,努力鋪建起這座跨文明的橋梁,而最後他自己也成為了那座橋。他注重「五倫」,從生活實踐,是一位比華人更像華人之西方人。


>延伸閱讀:

唐獎成立於台灣,為企業家尹衍樑個人效法諾貝爾獎精神捐助成立,發揚盛唐精神。設置四大獎項包括「永續發展」、「生技醫藥」、「漢學」與「法治」,每兩年一屆。

(摘錄自許芳菊最新作品《改變從心》)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