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懷真談約定/紅樓夢裡的拜別

彭懷真談約定/紅樓夢裡的拜別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農曆年剛過,開始聽蔣勳談紅樓夢,120回的小說、42卷CD,慢慢品味。年近六十,再次與紅樓夢相遇,充滿感嘆,卻也真是可貴。

四十歲時,寫了半自傳的信仰之旅:《誰轉動生命齒輪》,其中有篇「我家好像紅樓夢」,敘說家裡的關係糾纏難解,家中的秘密真假難辨,家人的恩怨有如大海。如今經歷原生家庭的巨變,己生家庭的擴充,唯一確定的是:應該放下昔日。

人世之間的愛恨情仇,往往因為太在乎。我從蔣勳談紅樓夢,感受他的淡,學到不必太在乎。在所有的人際關係之中,父子連帶是最深、最長卻也可能是最痛苦的。在這篇短文,剖析我對父親、對兒子的檢視。

深受中華文化儒家影響的人對父子倫都看重,我自幼總是覺得父親好偉大、父子關係好重要,對父親盡孝理所當然,順從父親更是必然。但從青春期起,不斷挑戰這些假定,與父親的關係持續在微妙的情勢之中。

終於,父親罹癌過世,火化之前,牧師要靈柩旁的家人各自說些告別的話,向來口才便給的我卻詞窮。也許我該如賈寶玉,倒身跪下,淡淡拜了四拜。

紅樓夢收尾時,賈寶玉光頭赤腳披著紅斗篷在雪地裡拜別父親,令人動容。在我看來,拜別父親就是向原生家庭說再見。父親給予的一切,或好或壞、或正面或負面、或得或失,不再重要!昔日的在乎,該轉換了。

如今要在乎什麼呢?在乎兒子嗎?我結婚早,兒子再過兩年就將四十,他如何看待我,是否像我看待父親?他對於家中的一切是否也有諸多無奈,他對於家人之間的關係是否也充滿感嘆,他對於我這個父親是否也無言?

兒子剛到美國時,在一年下四個多月雪的紐約州賓漢頓讀書,那時他天天在雪地裡面對茫茫前途,學業、事業、新的家庭、子女陸續報到......都是考驗。他對我有何想法?是否也像賈寶玉的心境?

那時兒子回台,我歎息說道:「萬一我猝逝,你也不必老遠回台奔喪。」冷靜的他,沒有掉入悲情牌的陷阱,理智回答:「那是好久以後的事!」

父子關係真的那麼重要嗎?再次面對紅樓夢,答案是「未必!」自己打拼了幾十年,處處希望成功,在意身邊的人都幸福,我的確嚴以律己,又期盼不增加他人的麻煩。這些信念持續數十載,也許該調整了。至少那快速轉動幾十年的生命齒輪,可以轉慢一些。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