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系列│不被疼愛的苦楚,在擁抱孩子時釋放

母女系列│不被疼愛的苦楚,在擁抱孩子時釋放
圖片來源/陳德信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父母也是受傷的孩子,有誰真正用他們想要的方式愛過他們?」—《袒露的心》作者平路

父母是孩子的天,孩子也可以成為父母的祝福。

平路與郝譽翔—兩位不同世代的作家—在《女兒與母親:談女性家族書寫》的講座中,不約而同發現兒女扭轉了自己對母親的看法,也撫慰了曾經受傷的心。

平路:跟孩子相處,其實是安慰了自己

平路在最新著作《袒露的心》裡記述自幼情感疏離的母親原來並非生母,爾後她踏上尋找生母的路程,並寫到如何透過兒子、女兒釋懷跟母親之間的種種。

或許是揭露身世的主題太過沉重,平路在那天的講座裡多數時間將頭側向一邊,發言不疾不徐,彷彿在腦海尋索最確切的字句,藉以精準表達自己的心意,表情認真而凝重。

唯一笑容燦爛的時刻,是她提及自己的一對兒女。身為母親的她以近乎崇拜的口吻笑說自己「把兒女看得像神一樣」,滿足之情溢於言表。

60歲出頭的平路可以跟成年女兒講心事,兒子的爽朗果決也在許多關鍵時刻成為她的幫助。

平路提到藉由跟兒女相處,她得以把「童年的自己重新抱回來」,讓被遺忘的童年有機會重來,她亦有感而發地說,跟孩子相處自己得到很大的安慰。

也是經由與子女相處,她體認到「父母也是受傷的孩子,有誰真正用他們想用的方式愛過他們?」她問。

她認為,人們要在心裡將父母看作是孩子一般,把父母「抱回來」,並且要「理解父母的滄桑,讓自己更有力量」。

郝譽翔:孩子讓我有新天新地,柳暗花明

與父母之間也曾關係動盪的郝譽翔,同樣因著下一代的原故,得到心靈上的釋放。

郝譽翔的雙親在她一歲即勞燕分飛,母親帶著她與姐姐一同生活,為了單獨撫養兩個女兒終日忙於工作。「我覺得媽媽不愛我,她忙著賺錢,她覺得自己本來應該有更好的人生,」她說。「好像母親的不幸是我們造成的,為了成就我們,她犧牲自己,蠟燭兩頭燒」。

自覺娘不疼、爹不愛的郝譽翔形容在40歲之前,她內心常是「苦的、悶的」,充滿了負面的情緒,40歲懷孕後,竟發現自己有能力去愛,「原來我的身上有這麼大的能量,如果我的爸媽不愛我,我怎麼有能力愛人?」她赫然發現。

整場講座中郝譽翔數度提到「正面」二字,先是說生下女兒後,她得以「看到正面的東西」,後則講到「新的生命會帶來正面的力量」。

「孩子讓我有新天新地,柳暗花明」,郝譽翔為女兒的出生做下註解。

回首兒時,她發現自己鮮少有出遊的留影,當問起母親相片是在哪裡拍攝,得到的回答也不出兩個,不是大崗山,就是澄清湖。影響所及,身為人母之後,她帶著女兒走過一個又一個的國家,6年間遊遍20幾國,「我想藉著旅行跨界出走,跟不一樣的人接觸,喜歡旅遊也是因為小時候貧乏,」她說。

旅行期間郝譽翔未曾做過筆記,卻能將與女兒造訪各地的點點滴滴撰寫成書,她說:「因為快樂,所以不會忘記」。

爹娘是孩子的依靠,但對於身為父母的人而言,子女似乎也是自己的救贖。


平路小檔案 
台灣大學心理系畢業,美國愛荷華大學碩士。知名小說、專欄作家,以文化和社會評論見長,曾任《中時晚報》副刊主編、《中國時報》主筆,及香港光華文化新聞中心主任,為吳三連獎文學獎得主。代表作有《黑水》、《玉米田之死》、《行道天涯》。 
 
郝譽翔小檔案 
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博士,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語文創作系教授,為金鼎獎圖書類文學獎、時報文學獎,以及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得主,著有《溫泉洗去我們的憂傷:追憶逝水空間》、《情慾世紀末──當代台灣女性小說論》等。


★實踐美好熟齡生活的第一步,就從加入大人社團LINE@開始>>https://bit.ly/2p7NGzX

★加入大人社團FB,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http://bit.ly/2YYZLbS

加入大人社團LINE@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加入大人社團粉絲頁

課程、講座、旅遊一手資訊不漏接

加入大人社團

開始實踐美好熟齡生活

成為LINE好友 成為FB粉絲

留言

選個主題 啟動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