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洪雪珍

淡出職場最高境界:越過山丘,才發現無人等候

作者/洪雪珍 日期/2017-04-25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

日本作家曾野綾子在著作《中年以後》寫下這麼一段話:

「…若還說出『愛公司』這類的話,那是一種幼稚的感情…,而這並不是什麼好事。」

看了,有一種深獲我心的悸動。這麼一個埋藏在內心底層,有些讓人羞愧的秘密,竟讓曾野綾子給無情無緒的說了出來,不禁讓人鬆一口氣。是啊,不知打哪一天起,不知怎的,就是沒那麼愛公司,不再以組織為重,工作不如天那般大…是50歲或某一個年紀以後,還在上班的中年人的普遍心境。

中年以後,工作不再那麼重要

年輕時,我們不是這樣的,有理想、有熱血,工作是為了夢想的實踐,把自己託付給企業,手牽手打算一起打拼到天荒地老,腦子裡千絲萬縷想的,就是要轟轟烈烈大幹一場,做出一番事業,充滿豪情壯志。當然,我們的確也曾經離這個夢想很近很近,近到只有一步之遙,也有過一跺腳就會天搖地動的時候。

哪裡想像得到,才邁過50歲或某一個年紀之後,人還在職場,心卻變了,是那種微妙到不易察覺的轉變,開始對於組織有些微說不上來的疏遠,竟然像旁觀者般拉開一段距離,遠遠的看著公司的起落、淡淡的看著自己坐著的那個位子。

並非討厭公司,只能說不再那麼愛公司;也並非不認真工作,而是工作不再是唯一或最重要的。中年以後,欲望少了,企圖減了,不時清掃打理自己的那一顆心,將最重要的位置騰了個空,放進去這個年紀更在乎的事,也許是家人或健康,也許是享受人生或自己愛做的一些事,被移走的是曾經的最愛:工作。

就像一對戀人,轟轟烈烈的愛過之後,有一天莫名所以,昨天還愛得死去活來,今天看來卻無一樣真切抓得牢,囁嚅的跟對方說:「我不再對你有感覺了。」「我不再像過去那般愛你了。」是的,對於工作,我們現在也是這種心情。

給一段時間,慢慢淡出

李宗盛前幾年發表的《山丘》,寫出他55年來的人生感觸,撥動很多中年人的心弦,為他贏得2014年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等3項獎。努力衝刺,勤奮工作,直到越過山丘,才發現白了頭,時不我予,也無人等候…道破了中年人恥於承認的事實。不過,用來借喻中年人離開工作這個最愛,他早年寫的情歌《當愛已成往事》,最能切中對於工作的那種理還亂的糾葛不清,還有點愛意,更深的是無能為力,最後不得不放手,讓一切成為往事,留在風中…

「你(工作)不曾真的離去 你始終在我心裡
我對你仍有愛意 我對自己無能為力

因為我仍有夢 依然將你放在我心中
總是容易被往事打動 總是為了你心痛」

走過歲月,經歷那麼多人與事,還要再與工作糾纏不已,非要做到怎樣不可,像歌詞寫的「因為我仍有夢,依然將你放在我心中」,都是擺明跟自己過不去。人過中年,要做的不是期待得到什麼,而是準備失去什麼,直到有一天在職場缺席了,才會感到習慣,不致焦慮不安,也讓別人坦然接受我們逐漸淡去的身影。

頭頂上的那盞聚光燈,是一定要滅掉的,何不徐徐轉身,學會摸黑下台,而台下的觀眾對我們的記憶,記得也好,忘了更好。

做妥心理準備之後,接著是花個幾年時間打包收拾,留下從容優雅的背影。這時候的我們,即使不再那麼愛工作,也還不到分手的地步,想要再工作一陣子才離開,首先要過得了自己心裡那一道坎。也許別人看不出來我們內心幽微的變化,可是因為過去全神投入,也給過信誓旦旦的承諾,現在不再愛了,卻還要留下來,總有一種背叛良心的罪惡感,也有一種死皮賴臉的彆扭,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面對工作。那麼,以下這3個學習,是我們的新功課:

1. 學會不再重要

不再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就算曾經很重要,也將逐漸不再重要,步向時不我予,沒有多少機會讓我們變得重要。何不聽聽林憶蓮在《當愛已成往事》裡唱的這段歌詞,它是我們每個人在職場裡的最終結局:

「有一天你會知道,人生(職場)沒有我並不會不同。」

2. 學會交棒

謙虛誠懇地把棒子交給年輕一代,相信他們會更有創意與活力,讓公司經營得更好。對於權力與位子,要做到最無情也最有智慧的割捨離,可別像李宗盛在《山丘》裡唱的,

「也許我們從未成熟,還沒能曉得就快要老了,儘管心裡活著的還是那個年輕人,還在不知疲倦翻越每一個山丘。」

3. 學會接受別人不在意自己

人生也好,職場地好,不管是誰不在了,地球仍然繼續轉動,不會因此停下來默哀或哭泣。因此,我們需要覺悟的一件事,即使自己不在了,也不會有人感到困擾,在不在都無所謂,一切照常進行,是對自己好,也對別人好,傷不到自尊,也傷不了感情。最好是還能做到李宗盛唱的:「越過山丘,才發現無人等候。」這是淡出的最高境界。然後,一切忘記,不要留戀。就像林憶蓮在《當愛已成往事》唱的:

「忘了我(工作)就沒有痛,將往事留在風中。」

是時候了,學習跟工作優雅的分手,面對觀眾緩緩的後退,逐漸隱沒在舞台的一角,燈光照不到,觀眾看不到,轉身徐徐步下舞台,也不要事後再和一堆人手牽手出來謝幕,因為這次沒有一堆人,只有自己一人。所以,告別舞台這一場戲,最好的方式是將時間拉長,1年不嫌短,3年不嫌長,讓自己和別人都有一段適應期,不求張揚,不必驚動,更貼切此時此刻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