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職場

空中老爺:我用在天空的高度,來看這世界上的寬度

作者/宛家禾 日期/2017-04-21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圖片來源/陳德信

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

擔任資深座艙長的Fernando服務20年,江湖走跳的稱號為「空中老爺」,自謙在這領域還是個菜鳥,因為在外籍航空待30、40年的大有人在,空中老爺熱愛他的天空辦公室,年近50歲的他還沒想過退休,熱愛這份工作,在空中跟在地面一樣有許多美麗與不美麗的故事,太有趣了,再做20年也不成問題。

在空中老爺的新書中,多半提到的是在飛機上服務的經歷,但問起印象最深刻的際遇,卻是在一次轉機時發生。

「每次聽有人被詐騙到ATM提款,我都想說天底下怎麼有這麼笨的事情,直到自己遇過才知道,那種感覺是你腦筋很清楚他在講什麼,可是手腳沒有辦法,就是會跟著他走,我不知道那是什麼迷魂方式?」甫出版新書的現役外籍航空資深座艙長空中老爺,述說他在土耳其伊斯坦堡遭遇詐騙的經歷。

這段特別的驚魂記沒有特別寫在書裡,空中老爺特別與大人們分享,那時他剛從北歐看完極光,利用在伊斯坦堡轉機的空檔前往當地走走,不一會兒就有人迎面走向他,「我通常會防備靠近我的人,但他手腳好快,一下便拿走我的手機要幫我照相,我說『不用不用』,他往我的耳後摸了一下,我人就昏了,」他說起當時的情況。

接下來陌生人所做的每一件事,空中老爺都有意識,身體卻是不聽使喚,只能跟著走。

身材壯碩的空中老爺,被幾名彪形大漢推進聲色場所,強迫他喝酒。「我說我不喝,他說你怎麼這樣子,還叫了10瓶啤酒,我說我真的要走,」急著轉機的空中老爺回答。

一陣攪和之後終於得以脫身,行前到櫃台結帳,「帳單嚇死人,10瓶啤酒要台幣7萬塊,」而慫恿他叫酒的陌生人竟推說臨時沒錢,酒店老闆更嚴厲指責空中老爺耍賴,不付酒錢。想儘快回到機場的空中老爺依著他們用錢解決事情,「很奇怪,老闆都知道提款機在哪裡,4個彪形大漢駕著我走到他們街上,路上有警察,可是警察都當作沒有看見。」

他苦笑著說:「我第一次提了3萬塊錢,老闆就在旁邊幫我按continue的鍵」。直到提滿7萬台幣,「老闆說:『你給了很多,我可以再請你一杯啤酒』,我說不必了」。

這段終究從書稿裡刪除的不美好經歷,空中老爺坦言原本也不太想寫,「因為這是不好的經驗,可是我覺得必須讓人家知道,真的就是有這種事,而且我還算幸運,有人因沒付錢而被挖腎,丟在路上」。直到後來,他才知道伊斯坦堡以藉機找單身男子詐騙酒錢聞名於世,甚至有「Istanbul scam」的專有名詞。

工作帶來豁達人生觀

問他為何如此喜歡這份工作,連轉行都不曾想過?他回答:「我的辦公室在天空,我用在天空的高度,來看這世界上的寬度,當你用這個角度看這些事情,很多事情就no big deal,不過就是這樣子」,而他正喜歡這份工作所帶給他的豁達。

他表示,自己的同事來自80幾個國家,每次工作的對象都不同,「我看事情的態度、視野就變得很大,我不敢說有國際觀,但我看得比較遠」。

空中老爺以新聞為例指出,他不會只看國內新聞,「台灣跟世界愈來愈脫節」。極重大的國際事件除外,已經顯少有國際報導,「記者從臉書、爆料公社找新聞,把他們所看到的東西不斷重複講,導致台灣人民能知道的就是這些」。整個社會充斥著抱怨的氛圍,「但我的想法不一樣,我已經不會為一點事情生氣、抱怨、不高興,好過也是要過,不好過也是要過,幹嘛要讓自己難過?」他說。

會為自己的工作生涯設下年限嗎?

空中老爺說,他所服務的航空公司並未設立退休年齡,空服人員只要每年通過考試就可以繼續服務,他想挑戰自己至少再做20年。

「在我們公司待20年叫菜鳥,公司裡最老退休的是82歲,外商航空只要談到年紀、性別、種族都是很嚴重的事,罰金會很可怕,」他說。「我上面還有已經做30年、40年的空服員,年長的媽媽在服務時滿親切的,就像你家隔壁的大嬸」。

我們與空中老爺相約,當他80歲仍在飛時,《大人の社團》會再來訪問他,一定會有一幅很不一樣的人生風景。

(圖片拍攝場地:藝風巷)


小檔案

美籍航空公司現役資深座艙長空中老爺Fernando,從事空服生涯20年,在臉書《空中老爺的日常》分享機艙見聞,因《寶媽咪,飛機沒有博愛座》一文,被台灣媒體不斷傳播而成為網紅,單篇點閱率超過47萬次,最近將工作閱歷集結成冊,出版《空中老爺的日常》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