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樂/風格

翻轉百歲/王小棣:人生是場赴宴,傳承是我的使命

作者/莊守禾 日期/2017-04-19 文章出處/大人の社團

這篇文章可以用聽的

戲劇後輩口中的「小棣老師」,身為上將之女,但從小就不是個乖順的孩子,一路在戲劇領域深耕,獲得一些江湖地位。然而經歷人生起伏、痛失摯友,64歲的她談起未來,顯得淡然,僅謙虛表示希望自己可以當個「有為者亦若是」的大人,讓年輕的一輩能夠自在相處和學習,把經驗傳承下去。

採訪這一天,剛好是小棣老師《植劇場》其中一個新系列的宣傳期,《植劇場》的「植」,意思就是「培植」,為了培養戲劇產業新血而生的計畫,不只是著重在新演員的培養,從有潛力的新人編劇、新的攝影團隊到年輕的後製團隊,都可以在其中,獲得新舊世代共同創作的經驗與撞擊。

我不是年紀大 只是比較資深

「我並不覺得自己年紀大,只是比較『資深』一點,」小棣老師笑著說。一個產業要進步,人才是很重要的資產,對小棣老師來說,任何領域的新進人員都一樣,要在專業上成長,都需要有資深前輩的陪伴。這個陪伴,不是透過擺架子的方式,這樣年輕人是吸收不了,應該是盡自己的力量、把自己當做榜樣,讓年輕人知道禮貌、倫理,不能什麼都不教、自己也不做,卻一直責罵。

在拍《植劇場》時,小棣老師看到許多資深演員都非常樂意提攜後進,沒戲時,也會陪著新進演員對台詞、傳授演戲的眉角,讓她很感動。感動的並不是現場的互動而已,而是這份身為資深前輩的「身教」,對戲全力以赴的「態度」,可以透過這樣的方式,傳承下去。

關於人生 很幸運的兩件事

「我的人生有兩件很幸運,」王小棣走到大木桌旁,坐下來這麼說,「一是我很早就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印象中五歲的時候,就曾經跟家人說我要當導演!」當然,當時被家人嘲笑了一番,但卻抱持著這個初衷走到了今天,目標明確達成,並樂在其中。

「第二件幸運的事情,是我很早眼中就有別人,」王小棣進一步解釋說:「這裡說的『有別人』,是指很小的時候,我就很會觀察,對什麼事情都充滿好奇,可以同理那個人這麼做是為什麼,又為什麼那個人會選擇那樣做。」這樣的敏感,對於小棣老師運用布局戲劇中的角色,有很大的幫助。

面對未來的不確定因素  40歲就寫遺囑及早安排

當然,隨著年紀漸長,總會有些不得已的狀況出現,如不可抗力的身體變化、生活上需要依賴別人或離世後的安排等,王小棣也會擔心老後的各種不確定性。於是在一定年紀之後,學習更簡單的生活,維持好的飲食和運動習慣,培養獨處的習慣,也會玩些動腦的手機遊戲,並保持一定的工作狀態,與人群互動,也不避諱跟身邊的人談論生死,因為這是很自然的一部份。

「拍戲的工作有時需要遠行,大概40多歲左右,我就開始寫遺囑,主要是怕有個萬一,親友可以知道怎麼安排,寫下來比較有個譜。」小棣老師表示,這份遺囑隨著歲月也修改了好幾次,但每次寫,都讓自己更珍惜每一天、更珍惜身邊的人。

有一種花,早上開花、晚上死掉,在一天之內綻放所有的美麗,就是它的使命;人也一樣,王小棣認為,人生就是一場「赴宴」,把自己準備好,好好對待遇見的人、事、物,發揮自己的天份、完成自己的使命。

「人生,該幹嘛,就好好幹嘛囉!」小棣老師豪爽地說。

★王小棣專訪完整影音,請期待《康健雜誌》五月號


王小棣

1953年生,前陸軍上將王昇之女,臺灣知名電視劇、電影編劇和導演,擅於描寫社會階層人物故事。畢業於文化大學戲劇學系、美國德克薩斯州三一大學劇場碩士,爾後轉學進入舊金山大學主修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