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麵迎春
圖片來源/廖志峰提供
放大字級

猴年的最後一天到倉庫接書,倉庫的同事休假去了。

今年就在這裡畫下句點,早上剛把新印出來和裝訂好的《拉麵的驚奇之旅》和《淡江詩派的誕生》送進誠品物流,趕上最後的收件時刻,不知流了多少冷汗。書單是在昨天,幾乎是最後的時刻才下來的,下來的時候,書還沒排上機器。印好的紙頁在裝訂廠躺了幾天,沒有收額外的宿費,只是一直排不上機,無法成書。顯然大家都在趕最後一刻。即使在一年的最後幾天,仍然充滿緊張的速度感以及焦慮。

我像最早到允晨報到時的菜鳥編輯一樣,在裝滿書的倉庫裡發呆,不知等會運來的書要放在哪個角落。沒人可問。我或許可以明白這個即將離職的倉庫同事的心情,每天面對著這些書,心裡所充滿的無力感。書終於送到了,送貨的先生問;你是新來的?是,今天剛到。不過,盤點和翻讀著送來的新書,心裡還是充滿著喜悅,這本《拉麵的驚奇之旅》其實也是我的驚奇之旅,編輯之前,我不知一碗拉麵蘊含這麼多歷史文明的密碼,這些最庶民的飲食,和生活中的進展遷徙,息息相關,跨國流動。

原來的書名只是Slurp,很難翻譯,那是吸麵的聲音,我在為中文書名苦惱時,隨手寫下兩個名字,後來聽從試讀者黃哲斌的意見,決定了這個書名,鬆了一口氣,也許是好書名吧。中文書名也獲原作者,劍橋大學歷史系教授顧若鵬博士的同意。這本書還特別邀請李明璁兄寫推薦序,非常感謝兩位朋友的支持。過年期間,書店應該看得到書,雖然要努力找一下。開始翻譯時譯者陳正杰就告訴我這本書從即將來台展店的一蘭拉麵說起,一蘭拉麵?在此之前,我根本不知。我喜麵食卻不是拉麵通,我想內行的讀者一定會讀出更多門道。

對於我的出版風格,朋友總說調子太硬了,那麼試試我的這碗拉麵吧,拉麵總是軟的。當然,如果你軟硬兩不吃,我也沒辦法。我把這本《拉麵的驚奇之旅》當成雞年的賀歲之書,希望各位朋友喜歡。

<本文轉載自允晨文化發行人廖志峰Facebook,授權大人の社團網站刊登>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