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我知道了

張秋蘭|明華園星字戲劇團團長 為了愛戲曲的年輕人,我們圍爐+紅包

張秋蘭|明華園星字戲劇團團長 為了愛戲曲的年輕人,我們圍爐+紅包
圖片來源/陳德信
放大字級
唸給你聽

從為公公到為年輕學子,明華園星字戲劇團團長張秋蘭年復一年張羅著年夜飯,也繼續著戲曲的傳承。

接近過年的這天上午,明華園創辦人陳明吉么兒陳勝順的妻子、分團星字戲劇團團長張秋蘭,坐在花蓮市城隍廟口的紅茶店內,在媳婦的陪同下,細數著嫁入這個戲班子大家族數十年來的圍爐時光,也侃侃而談她的年夜飯傳承。

講起明華園家族的年夜飯,第一個映入張秋蘭腦海的就是已故大家長陳明吉,所有除夕夜的年節儀式都是以她的公公為中心。

在她的印象中,「我的公公像是老太爺,過年除夕的時候,會端坐在客廳,他只要坐在那裡,自然就有不怒而威的威嚴。」

族長陳明吉不但是明華園精神上的中心,也是陳家第二代兄弟各自向外發展的實質地理中心。張秋蘭的媳婦梁瓊文說,當長輩要搬出去各自發展時,房子都不可以買得離家太遠。

「像我們買房子時,這裡是團本部,以這裡為中心,老五買這裡、老六買這裡,所以買房子是把這個(明華園的)中心團團包圍起來,我們的距離都不能相差1公里,」梁瓊文用手在桌上比劃著親戚屋厝的相對位置。

儘管整個家族成員已經比鄰而居,平時雞犬相聞,每到過年還是會相聚在一起,與坐在廳堂之上的陳明吉一同過年。

「明華園是大男人主義超強的一個家庭,女人在家庭裡永遠就是女人的角色,非常傳統,」張秋蘭說。儘管在家族內有「武則天」的稱號,團務、決策一手包辦,但她在公婆跟前,依舊做著一般媳婦會做的事情。

一如其他的明華園媳婦,張秋蘭不但上得了戲曲的殿堂,能當武生、唱花旦,更是進得了廚房。

公公在世時,除夕一早婆婆就帶著老大與老二的媳婦上市場買菜,其餘眾家媳婦與學戲的學生們「洗碗、揀菜、切菜、殺雞,分工合作,但掌廚的只有一個」。

她說,三嫂喜歡看食譜做菜、老六的媳婦負責很傳統的菜色,「每個媳婦都有每個媳婦的特色,當每一道菜端出來,你就知道是誰煮的。」

三嫂的菜很漂亮,會包鋁箔紙,盤邊擺一些花飾,有時候雞要剝皮,有時候要先烤過,烹煮的流程很多,「擺盤沒有擺好,是不可以上桌的,」張秋蘭說。

她也提到六嫂滷出來的菜色「很香、很好吃」,如滷豬腳就別具風味。

當提到自己的菜色,張秋蘭笑著說自己盡力而為,「但永遠都是那幾樣,一個雞、一個魚、一道青菜,這三種下去變化。」

除了年夜飯一定是媳婦們包辦,家族眾子孫也會在大家長的面前登台演出,「像是老萊子(綵衣娛親)那樣。」她也聊到一大家子過年的趣事,說到公公晚年分不清孫輩的長相,發壓歲錢時,有時會以為是同樣的孫子一直來討紅包,就說「你已經拿過不能再拿了」。孫子們便一一報上名字,讓阿公知道他們是不同的人。

為年輕學子擺桌圍爐

不過,隨著家族的開枝散葉,近幾年的明華園已鮮少有子團齊聚共桌的圍爐機會,取而代之的是分團各自的年夜飯。張秋蘭的年夜飯也從為長輩而做,轉變成為晚輩而做。

明華園現有天、地、玄、黃、日、月、星、辰等8個子團,分別由順字輩的第二代領軍,張秋蘭指出,當家族決定誰要認領哪個字作為代表時,她低調的夫婿、陳家么兒陳勝順期望自己能像天空繁星一樣,微小卻閃閃發光,便提議由自己拿下星字作為子團的招牌。

相較於其他子團,星字戲劇團的團員年紀也比較輕,內外打理團務同時也要粉墨登台的張秋蘭,便肩負起母雞帶小雞的責任。

談起經營劇團的理念,張秋蘭說:「我希望你們把劇團當成你們的家,不是工作完就回到自己的家,工作完還是要待在劇團,要一起生活,不然團體的向心力可能會不夠,也會分散。於是,我很努力地當一個團長,當一個媽媽。」

再者,許多父母也樂意將子女送往劇團。她指出,很多年輕孩子很喜歡傳統戲曲,但是在日常生活中,許多事情父母如何規勸他們都不聽,只會聽戲班子裡團長的話,「他們爸媽就會來跟我說,『我講沒有用,你跟他講才有用。』」

因此,張秋蘭也一肩扛起這些父母的期望。「他們會希望我把這群孩子顧好,劇團讓我們承擔起傳承的責任跟教育的使命感,」她說。

團內的年夜飯為的也是張秋蘭口中的「這群孩子」。從前,會前來學戲的小孩多半家境清寒,但是現在團內孩子的家庭經濟大多在水準之上,只是因著對傳統戲曲的熱愛而來到劇團,過著南來北往巡演、餐風露宿的生活。

張秋蘭表示:「我們大年初一都會演出,以前在東山、關子嶺從初一演到初六,大年初一的一大早就要工作,排戲、上妝,下午就要演出,這些孩子來自全省不一樣的縣市,你說我要怎麼讓他們回去圍爐?」

「人家圍爐時,我們就要在高速公路上過夜、守歲,因為隔天早上人家要拜拜的時候,我們已經要開始工作,」她補充說。

於是,張秋蘭繼續張羅著年夜飯,只是現在圍爐的中心不再是明華園的族長,而是這群以戲班為家的孩子了。

每年除夕夜,劇團會在屏東潮州的大本營,為無法回家的戲班孩子們擺上兩、三桌年菜,張秋蘭也扮演起發紅包的大家長角色。

「我們圍爐時會發個紅包給孩子,小孩子(無論幾歲)在長輩面前就是小孩子,我希望讓他們吃飽飯後有領紅包的喜悅,」她說。

留言